【唐詩宋詞】李白〈月下獨酌〉詩賞析

2017-03-12|来源: |标签:唐诗宋词 李白 月下独酌 

作者:莊敬
李白〈月下獨酌〉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
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

【注解】
獨酌:一個人喝酒。
解:會,懂。
將:偕、和。
須:應 該。及春:趁著春宵良辰之時。
無情:忘情,忘卻世情。
相期:相約。邈(讀秒):高遠。 云漢:銀河。

【簡析】
詩人李白有遠大的抱負,一直懷才不遇,政治理想不能實現,心情孤寂苦悶。但他面對黑暗的社會現實,不沉淪,不合污,一直追求自由,向往光明,在他的詩歌中多有歌頌太陽、吟詠明月之作。這首詩是把明月引為知己,對月抒懷。

詩的開始即用“一壺酒”、“無相親”的“獨酌”,直接抒發了孤獨寂寥的苦悶感情。詩人內心的孤寂之感,無法排遣,于是以奇特的想像,把明月作為知己,相邀共飲,還把自己的身影,看作有情有知的伙伴,對飲交歡。但是“明月不解飲,影徒隨我身。”這就更加突出了詩人的孤寂之感。清人孫洙說:“題本獨酌,詩偏幻出三人。月影伴說,反復推勘,愈形其獨。”(《唐詩三百首》卷一)詩人因為世少知音,不得不以明月、身影為伴,并且對月高歌,聯影起舞,以驅遣內心的苦悶。進而還要和明月、身影,永遠結成忘情好友,相約在那邈遠的上天仙境,會見遨游。這充分地表現了詩人對污濁現實的不滿,向往光明和自由的強烈愿望。

全詩構思新奇,想像獨特,動中顯靜,情切意濃,感人至深。

【諸家評匯】
沈歸愚:脫口而出,純乎天籟,此種詩,人不易學。(《唐詩別裁》)

愛新覺羅.弘歷:千古奇趣,從眼前得之,爾時情景,雖復潦倒,終不勝其曠達。陶潛云“揮杯勸孤影”,李白詩意本此。(《唐宋詩醇》)

(清)孫洙:題本《獨酌》,詩偏幻出三人。月影伴說,反復推勘,愈形其獨。(《 唐詩三百首》)

(宋)劉須溪:(“對影成三人”句)古無此奇。(末句)凡情俗態終以此安得不為改觀 。(《唐詩品匯》引)

鐘惺:從無奈何中,卻想出佳境、佳事、佳言。又云:(五、六句)似嘲月,實喜之,妙!妙!“無情游”三字近道。(《唐詩歸》)

譚元春:妙在實作三人算。(五、六句)要知實實有情,如此伴侶,反不寂寞。(《唐 詩歸》)

章像德:先出月,后出影,以“月影”二字交互疊見,此連珠體。天上之月,杯中之 影,獨酌之人,映成三人也。從寂靜中做得如此熱鬧,真仙筆也。(《唐詩三百首注 疏》)

李家瑞:李詩“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東坡喜其造句之工,屢用之。予讀《南史沈慶之傳》,慶之謂人曰:“我每履田園,有人時與馬成三,無人則與馬成二。”李白詩殆本此。然慶語不及李詩之妙耳。(《停云閣詩話》)

【今譯】
花叢中間擺放一壺美酒,
自斟自飲沒有一個相親。
舉起酒杯邀請天上明月,
加上自己身影合成三人。
可惜明月不懂飲酒樂趣,
影子也徒然伴隨我的身。
暫且將明月、身影為伴侶,
及時行樂,趁著春宵良辰。
我歌唱時,月亮好像徘徊,
我起舞時,影子搖擺零亂。
清醒之時,我們一同交歡,
酒醉以后,便是各自分散。
愿意永遠結成忘情好友,
將來在茫茫的星河相見。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