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欣】霧霾姓黨,中國環保才有希望

2017-03-12|来源: VOA

霧霾籠罩著全國,污穢的空氣令人窒息。盡管中國的黨媒年年說空氣質量有改進,可老百姓的感覺是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冬天霧霾的時間之長,濃度之高,打破了以往的記錄。各地污染指標PM2.5紛紛爆表,石家莊等城市甚至破千,超過美國健康安全標準的30倍。

這次兩會上,環保部長陳吉寧對此回應說,這三年來,空氣改善是實在的顯著的,引起公眾不滿和質疑: 兩個月前(1月6日)陳吉寧還是這么說的,“冬季污染基本沒改善”。陳部長的話怎么變來變去?想起2014年兩會上北京市長王安順拍胸脯立軍令狀,3年治不好霾,“提頭來見”。3年已過,公眾只見霧霾,不見王市長的頭。陳部長這次乖巧得多,他不給公眾一個具體的治理時間表,卻來個空心湯團,保證“中國會比發達國家更快解決空氣污染問題”。陳部長這不是在忽悠大家智商嗎?發達國家從來沒有這么持久這么嚴重這么大面積的空氣污染,你從哪里比起?

中國霧霾為什么一直難以解決?表面上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其實真正的原因在于,霧霾沒有姓黨!里面的道理很簡單。

經濟學和公共管理學上說,空氣污染是政府失靈造成的。通俗地說,空氣是自由流通的,不管是私車主、鋼鐵廠還是燒烤攤,為了私利污染大氣,對你空氣消費者造成了傷害,可你沒法拒絕呼吸。你在北京二環路上呼吸毒氣你不知道誰給你健康加了傷害。作為非專業人士,你甚至不知道你呼吸進去的毒素是什么,有多少,傷害程度有多大。你作為個人不可能自己去限制他們或向他們征討補償。因此,市場機制在這方面是失靈的,不能解決霧霾污染。

市場失靈下,要靠行政權力機構來治理。照理中國政體高度集權,不缺行政執行能力。可問題出在這個黨治體制下,權責利不一致。從“利”來說,受害者是老百姓,但是他們沒有權力來問責。“責任”是在政府身上,網上有問責北京市政府、環保部、甚至國務院的公開信。可這沒用,因為真正的行政權力不在各級政府而在各級黨委和書記手里。中國是共產黨集權的黨治體制,治理霧霾牽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只有黨委和第一書記才有全面的權力和能力去管,而共產黨和第一書記卻不擔當霧霾污染的責任。如果他們不重視或者不治理,老百姓不能對他們問責。如此權責利不一致,就是中國霧霾的癥結所在。用接地氣的話來所,是因為“霧霾沒有姓黨”。

如果黨中央和總書記重視了,其實治理霧霾并不難。不要說三年,就是三個月就大有成效。在大閱兵和APEC期間,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抓,三個星期不就有藍天了嗎?今年冬天霧霾重重,中國百姓翹首以盼習總書記對治理霧霾的莊嚴承諾和有力措施。從元旦等到春節,習總兩次重要講話,其中從回顧到展望,從80年前紅軍長征到當今對外一帶一路,方方面面什么都提到,可就是沒提到當前中國國內老百姓最關心的霧霾治理。可見,黨中央和總書記還沒把治霾放在今年工作的頭等大事上。

遲遲不能解決的霧霾癥結在于共產黨中央不擔當責任,這個原因不少人心知肚明。今年兩會上,著名法學家侯欣一提出提案,要黨中央“設立治理霧霾的專門機構,由國家最高領導人擔任組長,全面統籌與領導治理霧霾工作。盡快拿出治理霧霾的方案,提出階段性的治理目標”,“黨政領導全民動員,利用各種媒體加大對霧霾危害的宣傳和普及,滿足民眾知情權”“公開明確中央政府是治理霧霾的第一責任人。”概括侯欣一的提案,有下面3個關鍵內容:

1、黨中央成立治理空氣污染最高權力小組,習近平總書記任組長,

2、民眾有對空氣污染的知情權。允許媒體報道霧霾和污染問題。

3、建立監督制和問責制。明確習近平總書記為治理霧霾第一責任人。

這些措施,用接地氣的話是,“霧霾要姓黨,媒體要姓人民”。這是中國能否治理好霧霾的關鍵。如果侯先生的提案能夠付諸實施,習總書記能象大閱兵或者APEC時那樣重視治霾,公眾能監督和問責黨中央和習總書記的治霾工作和績效,我們可以保證,不到半年,中國空氣質量必大有改善。

(張欣,美國經濟學教授,前留美經濟學會會長,2017年2月11日)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