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不比不知道—評中共之美國人權紀錄

2017-03-12|来源: 大紀元|标签:美國的人權 中共的人權 

3月9日,中共國務院發布《2016年美國的人權紀錄》,洋洋萬言,共有六個部分:“生命人身權利受到嚴重侵犯”、“政治權利遭到踐踏”、“中低收入群體生活狀況堪憂”、“婦女兒童老年人權利缺乏應有保障”……一個個小標題悲涼驚悚,乍猛一看,還以為正在閱讀“中國人權紀錄”呢!

中共國務院自1998年開始,每年在美國國務院《國別人權報告》發布的次日或數日後,發布一份《美國的人權紀錄》,批評美國的人權情況。這是因為美方的《人權報告》總會提到中共治下的人權惡行。對此,中共反應迅速,利用美國的數據資料,以事實和“文革”式語言回擊,而且堅持了近20年。那麼,中共為何不能以此速度和堅決來應對國內民眾的呼聲,處理每年六百萬份的上訪材料呢?

眾所周知,中共製造出美國人權紀錄,旨在報復美國。但是,這份“紀錄”起到的作用卻是自打耳光,自曝其丑。

首先,對比兩份人權報告的性質。自由亞洲電臺的報道說:“美國國務院的人權報告是根據美國國會的要求而做的,內容涵蓋世界各國。而中國國務院每年只報錶針對美國的人權報告,有關資料大多來自美國媒體。”

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東亞高級分析員莎拉?庫克對《美國之音》說,中共的數據大多來自美國學者、總部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和人權組織,這些美國機構可以自由的批評美國政府,中共可以使用它們的實體數據,但同樣的機構在中國卻沒有自由這樣做。

再看中共慣用的“雙重標準”。中共把《2016美國的人權紀錄》刊登在黨媒報章上,中國人,美國人,世界各地的讀者都可以閱讀並下載。然而,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16國別人權報告》,特別是其中關於中國的部分,中共並未在任何媒體發表,加上網路封鎖,大陸民眾無法自由獲取相關信息。此外,若有任何中國百姓傳播美國的“人權報告”,則有可能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這種不公平的遊戲規則,中共要如何解釋?

中共的邏輯總是令世界錯愕。面對美國的批評,中方選擇不對國內的具體事件回應、解釋或者據實反駁,例如,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件,濫用酷刑,西藏和新疆的宗教自由等,而是拋開自己的問題不談,反而理直氣壯的挖出對方的社會問題,意思是:你憑什麼說我?

3月9日央視新聞的標題令人忍俊不禁:“中國發布《2016美國的人權紀錄》用事實批駁美國人權狀況”。央視怎麼不敢寫:用中國的事實批駁美國對中國的人權指責?

有關美國的社會問題,美國政府並不掩飾,而且美國國內的媒體歷來對爭議性的事件和人物(無論其職位高低)緊追不放,將其置於評論中心,供各方討論。不僅美國民眾大膽指點,國外人士也可各抒己見,根本不會出現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深夜被警察帶走、“被失蹤”,家屬被威脅株連的危險。

第三,美國,這個被中共批得淋漓盡致的西方國家,幾十年如一日的吸引著大批來自中國的移民。首先奔向“新大陸”的便是中共各級官員和他們的家屬。這些人財力雄厚,一擲千金,以現款購房購車,讓美國人開眼。而且,擁有美國護照也是小菜一碟。其次是龐大的中國留學生隊伍,以及大量科技專業人才。再有就是受迫害一族,包括中共計劃生育政策的受害者,宗教信仰受迫害人士等。他們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以難民身份定居。深入探究各色中國移民的背景,即可窺見中國社會的諸多不公。美國,為何成為千千萬萬中國人的夢想地?

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對新唐人電視臺表示,不管多麼嚴厲的法制社會,都會出現這樣那樣的社會問題,不能把中國的制度問題,和美國的社會問題相提並論。而收集人權紀錄本身,應該出於維護和改善世界人權狀況,而不是一種報復性的發泄行為。他說:“中國的人權問題,根本是制度的問題。首先這個政府,這個執政黨,本身就是一個黑社會式的組織,對民眾進行國家恐怖主義的統治,它和在美國發生的一些社會問題不一樣。”

說一千道一萬,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事實說話。本文僅關注此項:“生命人身權利受到嚴重侵犯”。一起來看看,誰的生命和人身權利受到了嚴重侵犯?

2016年12月,中國公民孫毅抵達美國,終獲自由!在自己的祖國,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孫毅多次被抓捕、關押,經歷了地獄般的苦難,就是因為他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不放棄“真善忍”。孫毅用電腦繪製了多幅酷刑演示圖,揭露中共勞教所的罪惡。他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就像一座大勞教所。”

3月3日,陳建剛律師發表聲明說:“本人不會自殺,如果本人出現意外,請相信,絕對是他殺”。他還表示,他希望看到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在中國得到確立。“我要看到我的孩子獲得自由,健康成長。”今年1月,陳建剛曝光了謝陽律師遭受酷刑的細節。湖南長沙第二看守所的警察對謝陽說:“我們整死你像整死一隻螞蟻一樣”。而後,中共安排失蹤一百天的江天勇律師出鏡,對外宣布,謝陽律師遭受酷刑是江天勇編造的。

3月3日,BBC記者JohnSudworth在湖南採訪村民時受到暴力攻擊,相機被砸壞,之後,他的車又被20多名男子包圍。在警察的威脅下,他被迫簽署了“認罪書”,承認自己試圖進行“非法採訪”。

3月7日,寧夏省銀川市金鳳區豐登鎮聯豐村十三組村民王國祥及其鄰居的房子遭遇暴力強拆。王國祥被逼往自己身上澆汽油,還用刀砍傷自己的手,他的驚人之舉暫時嚇退了百餘人的強拆隊。王國祥的兒子告訴記者,像他們底層的平民百姓只有任命,不拆也得拆,拆也得拆。房子被強拆後的村民們陷入無地、無家的境地,上訪無人過問,只有打壓,已走投無路。

3月7日下午,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準備出門辦事情,結果圍上來一群國保和居委會監控人員。李文足說:“國保不讓去,居委會的人,其中有一個老人,仗著是老人,說特別難聽的話。”旁邊有一個小夥子還說“你信不信我弄死你”。3月1日起,由於“兩會”的關係,李文足即被軟禁,北京市石景山區國保和小區居委會工作人員24小時對她輪班監控。國保宋凱甚至給她扣上了“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

3月10日,大陸自由作家廖祖笙發表聲明,再次揭露中共政法委對他一家的迫害。廖祖笙曾經立過軍功,其愛子於2006年慘遭殺害。多年來,他為子討公道,“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受盡折磨與迫害,顛沛流離。

廖祖笙的一條聲明是:“我曾有的電子郵箱已全部被禁用,我的推特被禁用,我的谷歌博客被刪除,我的電話顯見遭到定向屏蔽,我家已遭受過槍擊……危險在向我不斷逼近,被滅口甚至被滅門的可能性已經存在,我一家三口在種種迫害中,時常無法免於恐懼。我已多次書面並口頭向泰寧政法委、泰寧公安局強烈要求辦理出國護照,若處境會進一步惡化,我也必會繼續強烈要求暫避他國。”

對於中共批評美國人權,網友評議:“中共的臉皮實在是太厚了,或者沒有臉了。它被他人指責對無辜平民犯罪,它不是去調查一下是不是這樣,如果是,那就是改正它;而是氣兇兇的反說別人也是這樣的犯罪,大家一樣犯罪一樣壞,因而心安理得,從來不考慮被它殘害的受害者的感受的苦難,從來不認為應該對自己的罪行負責,應該停止對大陸中國人犯罪。”“中共這個鬼真是壞透了啊。惡鬼啊。”

網民張先生說,“中共就是只會欺負炎黃子孫,別的都干不動。我們民眾只有堅持才有希望,只是我看不到希望。”

民眾對於政府的信任和擁戴,不取決於哪一個國家的“人權報告”。希望,也不存在於哪一份文件之中。實實在在的、親身感受得到的尊重、和平、安定、滿足,這就是希望。

中共無論使用何種招數,端出多少資料數據,也無法掩蓋其侵犯人權的惡行。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