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從馬云王健林不參加兩會說起

2017-03-09|来源: 大纪元

每年兩會是中共拉攏各界精英當代表充門面的好機會。一些敏感人物參加不了兩會就被認為出事了。所以趙本山蒙面也要參加兩會,少林方丈釋永信去年沒參加惹一身質疑,今年當啞巴也要參加。不過中國的首富王健林、第二富豪馬云這些年都不參加兩會,為什么?

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百度董事長李彥宏、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等等,他們每年都在兩會被媒體追逐,豪氣干云地提出一番高論,既博民眾眼球,又配合上級演戲的需要。馬云、王健林為何不見出場呢?影響力不如他們嗎?非也。

王健林號稱全球華人首富,馬云緊追其后,二人在中國身價數一數二,具有國際知名度。剛公布的《2017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王健林以2050億人民幣的財富再奪華人首富稱號,馬云以2000億屈居華人富豪第二名。二人都超越老牌華人首富李嘉誠。

不過二人現今既不是人大代表也不是政協委員,當然與兩會無緣了。至于個中原因,從2015年開始,每年都有大陸媒體在評析。大致認為,王健林是“個性倔強”所致,馬云是立志不進政壇使然。

據大陸媒體報導,2011年兩會期間,王健林認真地提出了有關奢侈品關稅的提案,即降低奢侈品進口稅,把中國人海外購物的這部分需求引回國內,這樣可以擴大內需增加就業,但遭到有關方面的否定。提案覆文下發時,當事人需要附上對回復的反饋,分為“相當滿意、基本滿意、不滿意、很不滿意”,王健林毫不猶豫地就選了“很不滿意”。

第二年,他舊案重提,將去年的提案又交了上去。最后還是沒有落實。王健林曾表達過失望。第三年,他就不再參加兩會了。大概王健林看出來了,當局只要他們做花瓶,首富于是不愿意陪著當擺設了。

至于馬云,他在多個場合表示不想當紅頂商人,自己“一不政協、二不人大、三不黨代表”,與政府“只談戀愛不結婚”。言下之意,他不想卷入政壇。

2012年10月26日,馬云在“金融博物館書院讀書會”上說,“到今天為止我越來越明白,人一輩子要明白錢和權兩個東西是絕對不要碰在一起,當了官永遠不要想有錢,你第一天立志當官就忘掉錢這個東西。你第一天做生意當商人,千萬別想權,這兩個東西碰在一起就是炸藥和雷管碰在一起,必然要爆炸。”

同年10月,馬云在接受《時尚先生》專訪時被問到民營企業家的安全感,他說:“有人想戴紅帽子,但我一不政協,二不人大,三不黨代表。到今天為止(我都認為),當政治家可以報國,藝術家可以報國,企業家也可以報國,而且作用不比任何人差。我不需要安全感,因為我沒(做讓我)不安全的事情。”

2015年初,馬云在冬季達沃斯論壇上繼續重申自己的立場:“要跟政府戀愛,但不要跟政府結婚”,而且“如果政府找到我,讓我做事,我會說不。但我會推薦他們去找可能會感興趣的朋友。”

馬云能夠有上述表述,可以說是有智慧的人。一兩年前,中國富豪榜一直被戲稱為“殺豬榜”,往往上榜的富翁來年就會出事,因為賄賂、貪污和其它不當的經濟行為而受罰。2016胡潤百富榜上名列第四的“大黑馬”、前海人壽董事長姚振華,今年2月24日就被保監會撤銷任職資格并禁入保險業10年。

依靠中共的政治關系而發財,很可能站錯隊而遭到清洗,或成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如李友和郭文貴倚仗背后政治勢力而大戰,兩敗俱傷,一個入獄一個逃亡海外。尤其周永康、薄熙來權傾一時的時候,還以“打黑”為名搶奪民營企業家的資產。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中共政治是當今世界上最黑暗的政治。實踐證明,許多為中共賣命者都不得善終。上至國家主席、十大元帥、下至各界精英、黎民百姓,大紀元最近推出的“共產黨百年真相”專題中,列舉了不少生動的例子。

共產黨經過權衡計算,籠絡富商進入人大、政協,一方面妝點門面壯大隊伍,一方面與之結盟成為利益共生者。但在需要的時候,他們會借助政治運動,毫不猶豫地進行“共產”。

馬云的言論可以看出他內心對中共政治的拒絕。當今中國大量的資金外逃,說明了很多人內心是明白的:中共狼窟里的榮耀不值得留戀,與狼共舞,朝不保夕。

所以,不參加兩會,是首富們的明智選擇。遠離中共是明哲保身的善舉。哪怕兩會代表,雖然不能像你們的親屬一樣移民海外,但是從內心拒絕中共,從內心脫離中共,也是保護身家性命的關鍵。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