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之美】書法再好,也不能說“漂亮”

2017-03-07|来源: 网络 - 书法思考|标签:书法之美 传统文化 

全民性的書法鑒賞缺失,是當代書壇之痛,以至于魚龍混雜、騙子橫行。所以,提升書法審美水平,至關重要。不管你平常是否練字,是否深入,都得了解書法鑒賞的基本方法、方式、術語、用詞。今天,咱們且站在“實用”角度上,給大家提供些“裝腔指南”。

1
第一眼,站位很重要

看正書(分不清楷魏篆隸,就找不連筆的)要保持2米距離,看行草(就是連筆字)則要距離3米之外。站定后,可伸出右手食指臨摹感受,感觸更為直接。

確實好字,觀賞時,可說此作深悟“中和”之美,如此可引用《書譜》句“志氣和平,不激不厲”就更妙了。

2
見好字,不宜說漂亮

看到一幅好字,如果你非常大聲地說“這字真漂亮!”,收獲大多是嘲笑白眼,是否“好看”不是評價藝術品的核心標準,對于挑剔的、資深的、專業的欣賞者而言,“好看”甚至不是褒義詞,反而有“輕佻”“嘩眾”之意。

一定要評價作品好,要從章法、結體、用筆說全面。夸“章法”,主要評價墨跡和空白的搭配,就說“布局空靈”或“布白生動”“趣象橫生”。可引用名句:“此作真乃疏處可使走馬,密處不使透風,常計白以當黑,奇趣乃出。”記住這是清人鄧石如說的,但稱“完白山人”則更有范兒。

3
不宜評字形,而是論用筆

這是裝腔的高級境界。因書法可“取意忘形、自變其體”,但卻要求“筆筆中鋒、一撇一捺有出處”。“用筆”簡單說就是運筆寫字的抑揚頓挫輕重緩急。用筆“圓熟、精當、渾厚、細膩、方圓結合”,這些說法都足以讓書家對你另眼相看。

4
論楷書,唐楷登峰造極

顏柳歐趙盡人皆知,但談較陌生的作品能提高你范兒。談顏真卿要叫顏魯公,最愛“大小麻姑”《自書告身》;柳體只談《神策軍》;歐體可說《皇甫誕碑》;趙體膽巴碑、三門記都好。如有人較真,你便說:“歸根結底,都以虞世南、褚遂良為宗啊!”全斃。

5
聊草書,走蹊徑

二王、張、懷是常識,眾所周知不新鮮。建議談孫過庭的《書譜》“俊拔剛斷”、米芾行書“充滿韻律感”、黃庭堅書“長戈大戟”…你認為《蘭亭序》固然神品,但卻更愛顏真卿《祭侄文稿》。如非談“二王”,你喜歡右軍(定要這么叫!)《遠宦帖》和獻之《鴨頭丸帖》。

6
談隸書,需謹慎

入門級《史晨》《乙瑛》不足以支撐你裝,如非要談則可嘆“禮器碑陰更可愛。”漢碑種類繁蕪風格各異,往遠扯更安全:“朝侯小子殘碑是隸書美學上的創新”、“好太王碑看似樸拙卻變化萬千”…特別注意:若論今人隸書,你愛王暇舉超過劉炳森!

7
說魏碑,先掂自己分量

敢聊魏碑的通常不外行。張黑女張猛龍鄭文公等名碑都屬于實干派,只要咬定“《始平公造像》雄峻偉茂,乃方筆之極規。我正準備用大白云臨摹之”就可招搖過關。如遇較真,你可以“北碑中的無名碑銘墓志最為可愛,可惜流傳不廣”結束談話。

8
談篆書,先分大小篆

偏長的是小篆,偏方的是大篆。談大篆時言必稱“古籀”,盡顯裝x范兒。大部分大篆書法作品都宗法散氏盤、毛公鼎、大盂鼎、石鼓文,把這老四樣端出來基本能罩住師承來歷。如說起大篆書家,你只說吳缶老(吳昌碩)習石鼓用筆遒勁無人能及即可。

聊小篆的捷徑是談漢篆不理秦篆。漢篆袁安袁敞二碑走寬博一路蔚為大觀,是你最愛。必須主動談起三國孫皓立的《天發神讖碑》。你須說“此碑奇偉,但我臨摹時常混淆楷書筆意納入其中,著實煩惱。”另,如能說“趙之謙之外,齊白老衰年印風一變也受此碑啟發”就更好了!

聊魏碑不聊“二爨”就缺少腔調,說起爨寶子爨龍顏你須說“渾金璞玉,魏晉以還,此兩碑為書家之鼻祖。”“招商銀行”那四個字就是學二爨,賴少其寫的,有人說他是學“揚州八怪”的金農的“漆書”,你要駁斥:“金農也是學二爨!”搞定。

文章來源網絡,作者信息不詳,如有版權問題,請聯絡我們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