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連潮】“通俄門”最終會通向哪里?

2017-03-05|来源: VOA

川普總統執政蜜月隨著其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弗林將軍的被迫辭職而提前結束。然而由所謂“通俄門”事件引發的爭斗還遠未收場,其過程和結果或將影響美國的權力平衡和未來的外交政策。

最近,因被揭在競選期間兩次與俄羅斯駐美大使會晤,司法部長塞申斯不得不表示回避美國執法當局就俄羅斯被控插手2016年美國大選一事的調查,而川普總統前兩天爆出奧巴馬政府競選期間在川普大樓電話上安裝竊聽器的丑聞,更讓“通俄門”成為美國政治和政策之爭的漩渦中心。

點燃“通俄門”火藥桶的是去年大選后作為川普過渡團隊的弗林與俄國駐美大使斯利亞在12月29日(奧巴馬宣布對俄制裁的當天)的一通電話。據稱,弗林與俄大使討論了奧巴馬總統因俄國利用網絡黑客干涉美國大選即將實施的制裁。電話被美情報部門錄音。此事被人向媒體披露,弗林開始一再否認,副總統彭斯也為其公開辯護。后來,弗林承認無意中沒有向彭斯講述全部情況,在各方的壓力下,川普以他失去信任為由要求其辭職。

我不相信陰謀論,也不是川普的粉絲,但認為導致弗林下臺的 “通俄門”事件的確蹊蹺詭秘,值得跟蹤分析。

我認為,從目前披露的事實來看,華盛頓似乎有個民主黨的影子政府,他們與共和黨建制派中反俄勢力結為聯盟,企圖從內部搞垮川普政府,改變川普親俄的外交政策。他們中有人真誠地相信川普上臺是俄國干涉的結果,竊取了本應屬于希拉里?克林頓的總統之職,將給美國民主帶來最大威脅,川普親俄的外交政策也會損害美國根本利益。不過,為維護自己和官僚獨立王國的權力和利益而參與倒弗的也大有人在。

我們知道弗林與俄國大使通話及其內容均屬美國核心機密,知道這一信息都是奧巴馬政府的高級官員,他們有責任保守秘密,任何形式泄露這些秘密都違法美國法律,要受到罰款和監禁的懲罰。

我所看到的資料顯示,早在川普接手白宮之前,一名奧巴馬政府高官就向《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伊格納圖斯透露了弗林29日與俄大使的電話溝通的情況。伊格納圖斯1月12日發文質疑和指責弗林破壞了美國對俄制裁措施。次日,3名未透露姓名的奧巴馬政府高官向路透社泄露更為詳細的機密信息,披露弗林在29日當天和基斯利亞打了5通電話。

令人頗為疑惑的是,奧巴馬交班的前一天(1月19日),他召集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中情局局長布倫南和代理司法部長伊茨、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等人討論所謂的通俄門事件。據稱會議的議題是決定應否警告川普團隊,科米以會影響正在進行的調查為由而不贊成通報。問題是為什么要瞞著第二天就成為總統的川普?川普作為行政首腦有權了解所有信息,包括正在調查的案件。

泄密并未到此為止,川普風光接班第三天,未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再次向《華爾街郵報》通風報信,稱美國反間機構正在調查國家安全顧問與俄羅斯官員之間的通話。白宮的新聞發言人繼續否認弗林電話,直到1月26日,司法部的伊茨正式警示白宮,稱弗林在與俄大使電話問題上的言行不一可能被他國政府要挾。幾天后,川普因伊茨拒絕在聯邦法庭為其入境禁令抗辯而解除了她的職位。2月13日,《華盛頓郵報》立即報道了她警告白宮的高度機密信息。此前《華盛頓郵報》還透露,有9名現任和前任政府官員先后向其泄密。

國會民主黨議員借此機會發難,強烈要求川普解除弗林的職位,并向國會共和黨施加壓力,堅持成立兩黨和獨立委員會立案調查通俄門事件。川普不得已于本月13日將弗林解職。

無獨有偶,政府官員不僅泄露弗林的信息,連川普總統與墨西哥總統和澳大利亞總理的談話全文記錄等其他絕密信息也被他們向媒體公布。

由此可見,無論弗林的做法是否合法,這樣多的政府官員集體向媒體向泄密事件前所未有。他們的泄密行動似乎是有組織、按計劃一步步實施的。不管這些泄密官員的初衷好壞,他們的做法違反了美國法律,背離了政府官員宣誓要盡職捍衛的原則,必須予以追究。

此外,我認為影子政府主導的一系列泄密活動已經造成負面后果,其嚴重程度還有待評估,但至少這些活動可能使得美國在俄國的情報資產受到重創。俄羅斯媒體1月26日報道稱,俄國以叛國罪逮捕了聯邦安全局網絡情報部門信息安全中心主任米哈伊洛夫和另一名雇員,同時被捕的還有一位知名網絡安全專家。美國媒體報道稱俄國政府指控他們三人為美國充當特工,向美國提供了俄國黑客攻擊的信息。

當然,弗林在此事的確有過失。他沒有全面地向副總統以及白宮團隊的其他人通報與俄大使電話的真實內容。川普自己也有責任,因為他知道內情后,仍然替弗林打掩護。不過,這是川普團隊內部協調問題,并不違反法律。

左翼媒體指責弗林破壞了當政政府的外交政策,觸犯了《羅根法》,這是很可笑的。我們知道《羅根法》是兩百多年前聯邦黨人打擊杰弗遜民主共和黨制定的一項法律,早已被人遺忘。1798年,信奉和平主義的貴格教會成員、民主共和黨人喬治?羅根為了終止美國和法國之間的短暫沖突,前往巴黎尋求和平,而當他回美時,發現聯邦黨人已經通過了一項法律將公民以私人身份所做的外交斡旋定為罪行。然而,該法律從1799年制定至今沒有一人因違反此法而被追究過。

美國建國初期,由于歷史的原因,對政治上不同意見的容忍度是比較低的。《羅根法》反映了當時的現實。而時過境遷,20世紀以來對憲法第一和第五修正案中言論自由的解釋和保護,讓這一法律違憲過時。盡管我們并不了解弗林與基斯利亞的電話內容,也不知道誰授權他電話聯系,但是可以肯定,弗林不是純粹的公民,他是以候任總統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身份來活動的。與各國官員聯系是他在過渡期的工作,即使他談到川普政府將重新審視對俄制裁也是正常的,因為他將馬上接手安全工作。新政府完全不必繼續前政府的任何政策。過去里根團隊在競選期間據報曾與伊朗霍梅尼政權接觸,談判釋放美國人質。奧巴馬在其2008年競選期間也曾周游列國,會見各國政要,與他們進行了改變包括“反恐戰爭”在內的布什政策的實質性討論。

弗林與俄國大使電話溝通的直接結果是,俄國沒有像慣常實行對等報復,避免了兩國關系惡化的升級,為川普重新啟動和改善美俄關系奠定了基礎,應當說是件好事。弗林有三十多年的情報生涯,他不是傻瓜,知道可以說什么,不可以說什么。

事實上,作為參議員的塞申斯同樣可以會晤任何外交使節,討論外交政策。況且民主黨國會領袖們也曾多次與俄國領導人會晤。對此,川普總統在其推特多次發文指認。所以,我認為所謂通俄門和尼克松水門事件之間沒有可比性,除非證明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川普和普京合謀干涉和影響選舉,不過從目前情報部門的報告來看,并不存在這樣的證據。相反,如果競選期間奧巴馬政府的確在川普的電話上安裝竊聽器,“通俄門”就可能演變成另一個水門事件。雖然,川普沒有直接提出證據,我以為,他作為總統大概是不便透露情報來源。

我們知道,弗林在奧巴馬政府期間被以管理不善為由被解除了國防情報局局長之職,轉而投入川普競選,贊同川普反華盛頓建制的“排干沼澤”政策,要下重手重組美國情報機構,包括中央情報局和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因而引發情報機構的官僚們的擔憂。另外,美國情報部門和外交政策制定者,以及國會共和黨建制內反俄勢力長期以來將俄國作為美國安全的最大威脅,很難從其慣性思維中跳出來,故而成為民主黨影子政府的同路人,積極參與倒弗活動,以便挫敗川普的親俄政策。

影子政府利用川普新手上路經驗不足,違法泄密,成功倒弗,等于砍掉了川普的得力右膀,又成功地讓司法部長回避對俄調查,不僅保住了自己的既得利益,減緩了美俄改善關系的勢頭,而且進一步增加了民眾對川普執政合法性的質疑,讓國會民主黨在美國的權力游戲中得了重要的一分。

事實上,影子政府對川普政府的反對、抵制和破壞,并不限于情報部門,各個聯邦機構似乎都有其成員積極活動。作為政府官員,你可以不贊同川普的政策及其執政理念,但應合法反對,而不能非法破壞。

毫無疑問,俄國對美國大選的干涉是違反國際法律規則的,侵害了美國民主,必須認真查清;然而,我以為影子政府對美國民主破壞性更大,我們必須對此保持高度警覺。

最后,沒有人能肯定“通俄門”最終會通到何處,但種種事實表明,該事件水落石出之日,就是影子政府受審之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