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洪博學: 迷路的黨國遺老

2017-03-04|来源: 民報

國民黨中央執事者,對這些行為不但不加制止,還暗中鼓勵,更以五四三的言論,為自己辯護,可見國民黨不甘失去權力,無法體會臺灣多數民意對轉型正義,追求真相的殷殷期盼。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臺灣現在的季節,就是如此,以為冬衣可以收了,卻又來了一場寒流,失去政權的國民黨黨國遺老,更是如此,從多數黨遽然變成少數,在轉型正義潮流衝擊下,斯文者,徘徊街頭,縮食以抗,武勇者,武鬥廟堂,擾亂書展,最是難以將息。

228紀念日當天,這些人一邊保護中正廟,卻又高舉蔣介石最痛恨的中共旗號,相形之下,人格精神如此錯亂,更令人嘆為觀止,也不免令人懷疑,這批人借題發揮,目的不在於228紀念日,也不在於中正廟應否存在,更不在關心國家的存亡,而在藉機作亂臺灣,一則用以試探國民黨主席候選人的政治意識傾向,一面向中國政府邀功而已,稱這批黨國遺老為藍皮紅骨老共先遣隊也無不可。

其實,近代中國因為這場左右戰爭,敵我雙方意識形態的洗腦教育,所遺留禍害,至今未除,臺灣不幸成為國共兩黨鬥爭核心,從二二八屠殺到今天,剛好七十年,這七十年來的政治版圖變化,就可以對眼下迷路的黨國遺老心態,洞察一二了。

中國作家曹建偉在小說;[灰商]中,描述1948年,北平一位販賣煙土起家的孔姓商人,他周旋於國民黨黨政軍之間,可以走私煙土致富,當內戰打到北平,他說:「黨國快玩完了,能撈快撈吧」,不禁讓我們想起,前不久國民黨中評委陳庚金的一席話,孔姓商人撈了最後一筆,等老共進入北平後,查出孔家和國民黨黨國關係匪淺,孔家下場可以預知。

另一種黨國遺老,不一定會見風轉舵,就像中國作家老舍,曾經在小說中形容民國初年,徘徊於酒肆茶樓中,滿清遺老的落寞身影,所謂遺老;就是指1912年,大清帝國崩倒後,沒能跟上民國腳步,改換門庭的滿漢貴族們,還有所謂的八旗貴冑,這些人已經習慣貴族的生活,一夕變成平民,顯然無法適應,但是,身上僚氣未除,遠遠就可以嗅出遺老的味道,頭上頂著瓜皮帽,掩蓋著不願剪掉的長髮,髮下是封建階級主義,一襲長袍馬褂,頸上還掛著紅色朝珠,手上提著鳥籠,畫眉清啼著樂音,緩緩度著方步,走上樓來,手上鳥籠,其實就是最顯著的通關密語,讓大夥兒知道;我過去也是個「爺們」。

失去政治光環加持的滿清遺老,只剩下「砍大山」的娛樂,北方人語「砍大山」是閒談國家是非的意思。根據前輩記者葉曙明所寫的《國會現場》一書中,描寫民國初年,從1912到1928年,國民黨蔣介石突然進行清黨之前,這十幾年間,即便是軍閥割據之處,中國各地卻充滿民主氣息,人民大談國家是非,百無禁忌,不輸於現在臺灣社會擁有的言論自由,倒是,孫中山在南方,發動第二次革命的所謂[武力統一戰爭]後,在列寧式國民黨控制的南方各省,反而比北方社會更肅殺,更不自由,可見,列寧式政黨,絕不是民主自由政黨,這種政黨習慣以反理性,用謊言,洗腦教育人民,所以就變成口號教條式的政黨,也因此,國民黨的黨國來到臺灣,用相同手段,還能活了超過一甲子,沒能來到臺灣的數百萬黨國遺老,被另一個共產黨國,血腥清洗,或關進牛棚再洗一次腦。

國民黨政權到了2016年,一夕崩潰後,造就出更多的黨國遺老爺們,而且經過歷史的轉化,拜臺灣民主言論自由之賜,不管是聚會也好,上街也罷,同溫層的通關密語;從滿清時代手提鳥籠,變成現在高喊不切實際的口號,八德路的中央黨部甚或中正廟,以及各地民眾服務站,很顯然已經是遺老的俱樂部,不只提供相互取暖的所在,也可以砍砍大山,罵罵政府,通關密語就是「一中各表」、「一中同表」、「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國共一家」。現在通關密語多了一句「能撈就撈」,認同這些口號就是自己人,口號內涵其實不重要。

喊口號,是衡量政黨是否民主化的標準,越不民主的政黨,創造的口號也越多,因為舊口號用久失效,必須以新口號再度聚集群眾,或者,尋找新議題,作為抵抗新政權的理由;例如八百壯士俱樂部,打死不退,但是,深入思考,這些口號不但沒有意義,也禁不起科學邏輯分析。

失去政權的國民黨黨國遺老,仍然活躍於政壇,藏於新政府之間,這是世界上少見的例外,多數黨國一體的國家,在崩潰後,隨即會被人民掃進焚化爐,唯獨臺灣,藉由民主化過程,國民黨漂白,成為合法政黨,黨國一體時代的既得利益者,並不以為自己所獲利益屬於不當,包括非法黨產,黨職併公職,或不公平的退撫制度,當初設計者出發點,顯然為了圖利某些階層,卻造成今日臺灣進步的困境,這也是臺灣轉型正義工程,困難進行的主因,因為,法西斯列寧式國民黨,只要依然活著,就是臺灣國家正常化的重大阻礙,包括制憲,正名,所有國家政體的改造,第一道難關就是如何解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勾連的黨國體制,第二道難關才能切開中國和臺灣的連結,臺灣人民知道;只有分開政黨和國家的分際,臺灣才有可能重生,走向正常國家道路。

很可惜,國民黨不願主動切開中國,這與黨內親中分子仍然佔著多數有關,長期的謊言和口號教育,已經使這群黨國遺老,失去理性,就算是反對年金改革的活動,只是路過臺聯黨黨部,也不自主要喊一下反臺獨口號,其實反臺獨和這個活動,一點關係也沒有,可見口號符號的洗腦教育,是如此邪惡。

長期被謊言口號主導的人,如同活在迷宮,就算平常是很善良的人,也會在一夕之間變成魔鬼,只要神經被外界觸動,就會變臉,甚至引發很大的怒火,君不見;今天,出沒於臺北街頭,或各種場合,以五星旗打人者,平常看來也是一派溫雅。

黨國遺老經過洗腦後,所認同的黨國黨國,政黨永遠在國家之上,口中狂念數千次的領袖,國家,榮譽,領袖永遠在國家之前,甚至更進一步把領袖視為神人,這些口號;就是法西斯政黨洗腦的核心價值,一旦人被洗腦,如同毒品上癮,就算蔣家第四代已經公開說,中正廟本來就不應該興建,這些人仍然充耳不聞,還是抗拒轉型正義到底,可見腦袋有夠水泥。

2007年,美國心理學家飛利浦金巴多,出版了[路西法效應],內容研究[好人是如何變魔鬼的],並以監獄中管理者的虐待事件作調查對象,這本書也反射出;德國法西斯納粹黨的洗腦教育,是如何成功地利用從眾心理,把好人變成魔鬼,書名的創意來自聖經故事中的天使路西法,有一天卻變成魔鬼,這也是漢娜鄂蘭在《平凡罪惡》書中,所說的德國納粹時代,統治者如何藉黨國教育,把普通人變成反猶太主義者,國民黨黨國教育,學習納粹法西斯,也在臺灣實施四十年,這種教育是如何把臺獨等同臺毒,又如何把臺獨和二二八等同起來,然後又把臺獨等同反中華民國,等號是最簡單的洗腦教育,這四十年威權黨國教育的惡果,已經如實呈現。

228屠殺至今已經70年了,爭論和對立居然還存在,正好反映出,我們必須更快加緊腳步,因為過去國民黨政府無意誠懇面對,所以時間越久,更使社會距離真相更遠,因為;人不願面對歷史,歷史就主動面對你,每逢二二八,社會就會對立而一團亂,這七十年來,地球依樣轉,但是,德國卻已經完成兩次轉型正義工程,讓納粹罪惡和東德共黨罪惡真相,攤在陽光下,讓人民可以反省檢視,找到重新出發的勇氣,臺灣的慢動作相比德國,令人汗顏,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臺灣進步總是這樣慢。

謊言洗腦加上守舊,是國民黨黨國遺老的特徵,戰後德國心理學家艾立克,佛洛姆在《逃避自由》一書中,剖析人性中害怕獨立,喜歡向群眾聚集,相互取暖的傾向,尤其是喜歡向強者靠攏,聽旗號令,一般黑社會組織或法西斯政黨,就是利用這樣的心理,糾集群眾,以領袖意志為意志,迷惑幫眾或人民,這樣的描述,讓人更進一步理解;黨國遺老失去權力後,會成群結黨,甚至不拒黑黃幫派,糾眾加入,再度做亂臺灣了,國民黨中央執事者,對這些行為不但不加制止,還暗中鼓勵,更以五四三的言論,為自己辯護,可見國民黨不甘失去權力,無法體會臺灣多數民意對轉型正義,追求真相的殷殷期盼,以及清理不當黨產,使政黨競爭走向公平的要求,面對臺灣的進步,幾位國民黨主席候選人卻以撕裂族群,或消費228做回應,以反改革來討好少數黨國遺老,以擁抱獨裁者,做東山再起的謀略,從許多跡象而言,國民黨集結一小群已經洗腦後迷途的黨國遺老,仍然執意站在人民對立面,反對所有建構一個公義臺灣社會的進步工程,如此做法,自絕於人民,還沾沾自許,可以預言;國民黨最後距離太平間,只剩下一步之遙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