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居士】南海無戰事:美國不會打 中共不敢打

2017-03-04|来源: 爭鳴雜誌|标签:南海 

今年年初,班農有關中美南海戰爭的表述被媒體爆炒。「南海必有一戰」論緣起於班農在二○一六年三月的言論。他在一次接受採訪中說,「五至十年內,我們會在南中國海打一場戰爭,不是嗎?對此應該沒有懷疑。」這番話是作為競選團隊里的靈魂人物,他為特朗普競選闡述其對中國政策的立場所說。他當時的講話沒有引起很大的關注。

美國會就南海爭端對中共發動戰爭嗎?

班農為特朗普勝選立下了汗馬功勞,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任命他為總統助理以及戰略事務主任。在新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裡,班農在制定國家內政外交政策方面扮演重要角色。特朗普「美國優先」的就職演說就是班農主筆起草的。班農擔任白宮首席戰略顧問之後,他直言未來五到十年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戰的言論又被外媒翻出,並持續發酵。

至於他上述的想法是否已改變,以及他對特朗普今後南海政策的影響如何,尚不清楚。但是,中外媒體卻廣泛報道、猜測、評論。班農的言論令人存疑,有兩個原因,第一,是競選語言還是施政政策大綱。總的來看,在時間點上,那是他為特朗普競選說的話,選戰造勢意味濃厚。勝選之後是否將其作為施政重點,至今沒有明確宣示。

第二,有分析認為,特朗普似乎對班農的看法非常倚重,如果班農對戰爭有預期,戰爭就可能發生。其實,此說不確。班農的這番言論是否已經為特朗普接受並轉化為政策、付諸行動,尚未可知。目前來看,班農的看法在特朗普團隊或不佔主導地位。班農的戰爭思維未必代表特朗普政府未來南海戰略走向。

首先,分析美國國內政治形勢、以及行政與司法之間的矛盾。特朗普就任之後,頒布了很多行政命令,卻被地方、聯邦法官及司法體系否定。這場行政與司法之間的交涉、訴訟,曠日持久,這充分體現了三權分立的優越性。美國的宣戰權屬於國會。雖然共和黨在國會佔多數,但是,軍國大事,兵兇戰危,民選的參議員、眾議員不會輕易讓國家投入戰爭,使得國民受苦受難。

這與中共專制體制截然不同。當年,毛澤東幾個寡頭,不知深淺、不計後果,就貿然介入「朝鮮戰爭」,不僅禍國殃民,而且至今使得北韓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其次,歷來美國就沒有與中國交戰的戰略企圖。即使在中共建政之後,儘管美國歷屆政府痛恨、或厭惡中共獨裁政權,也從未企圖使用武力進行顛覆。美國從未有武裝侵略中國的計劃,倒是中共歷屆領導人,不斷誣稱美國有這種計劃或企圖。即使朝鮮戰爭、越南戰爭最激烈時刻,美國官兵傷亡慘重,美國也沒有以此侵入中國大陸,來奪得全面勝利。

五十至七十年代,華盛頓的對華政策主旨是包圍、遏制,並推動和平演變;此後,一直奉行競爭與合作的原則。其間,一度打算圍堵,但未實行。發動戰爭從未成為美國對華政策的選項,所以,美國怎麼可能在南海大打一場戰爭?

中共實力不敵美國

中共外強中乾,知道自己在軍事方面、尤其是海軍空軍力量對比上,與美國相差懸殊,從未企圖與美國一決雌雄,完全佔領南海。細心的讀者可以發現,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沒有發表通過戰爭解決南海問題的言論。就南海爭端發出戰爭叫囂的,只不過是幾個退役將領和《環球時報》,以及中共豢養的「五毛黨」。

正相反,在南海問題上,中共官方身段相對柔軟。二○一五年十月十七日,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在香山論壇發表講話稱,即使在涉及領土主權的問題上,中國也決不輕言訴諸武力,中方始終通過與直接當事方的友好協商解決分歧爭端。

二○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美艦「拉森號」進入中共人造島礁的十二海浬區域,顯示不承認中共對該海域擁有領土主權的立場。對此,雖然中共官方媒體和外交部官員嘴硬,只不過表面文章而已,並沒有採取任何實質性反制措施。

二○一六年四月上旬,斯坦尼斯號航母戰鬥群在南海巡航;二○一七年二月中旬,卡爾文森號航母戰鬥群在南海巡航。對此,中共的反應軟弱無力,只打嘴炮,沒有採取象樣的反制行動。中共軍艦隻不過跟隨、監視,而沒有採取臨戰姿態或者驅趕措施。

中共危機四伏不敢對美開戰解決南海爭端

中共危機四伏,內外交困,猶如坐在火山口上,隱藏嚴重經濟、政治危機,不知何時就會爆發大動亂。群體維權事件此起彼伏。老百姓痛恨中共貪污腐敗,仇官、仇富。如果中美開戰,他們就會趁機揭竿而起,爭當帶路黨,聚眾造反、掀起革命。在全國一片混亂當中,中共很可能徹底完蛋。

中共為了擺脫危機,有可能發動戰爭轉移國內矛盾。然而,其目標及方式可能是攻打臺灣,或者挑起臺海武裝衝突,而不敢對美開戰。中共如果對美國發動戰爭,其死期就到了。其後果不是被國內人民起義推翻,就是被美國打敗。中共不會冒這個風險。

權貴階層遊說,促使中共對美國在南海退讓。權貴階層認為,中美南海對立、摩擦,危機逐步升級,偶發武裝衝突的危險性不斷增高。他們擔憂中美南海持續對峙,可能引發軍事衝突,進而爆發中美大戰。他們遊說中共對美國在南海退讓或妥協。他們巧舌如簧,建議迴避美國鋒芒,待中國軍事實力發展到與美國大體均衡時,才能攤牌。目前還不得不忍氣吞聲,臥薪嘗膽。

其實,要害問題在於,一旦爆發中美大戰,權貴階層的特權地位就會灰飛煙滅,巨額財產就會化為烏有。高官特別懼怕中美戰爭,一旦中美開戰,他們在美國的情婦、子女就會成為人質,在美國的財產就會被作為敵產被沒收或扣押。所以,他們千方百計防止或阻撓中美戰爭。

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制約中共對美國發動戰爭,即其軍隊驚人腐敗。相當一批將軍買官賣官,與美國打仗,他們不想,也不敢。

「中美南海必有一戰」是戰略預警

筆者認為,班農等美國國家安全及全球戰略高官有關「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戰」的言論,並不意味著美國要對中共在南海發動戰爭,而是發出嚴厲警告。如果中共繼續推行強硬外交政策,在南海仍然進行造島及軍事部署,中美南海戰爭就不可避免。美國對於中共在南海咄咄逼人、得寸進尺已經不能容忍,之所以說五至十年內,這是一種戰略估計及外交聲明。然而,如果中共理解為虛聲恫嚇,那是錯誤認知。假若中共在軍事上大部分或完全控制了南海,那就逼得美國開戰了。

班農有關「中美在南海必有一戰」的言論,可以視作特朗普政府的戰略預警,既對美國,也對中共。對此,中共將會如何應對?戰略研究是中共的短板,中共的戰略研究臭名昭著,毛新宇被稱為傻子將軍,卻任軍事科學院戰爭理論和戰略研究部副部長,在這樣的傻子將軍領導下,共軍能研究出什麼樣的戰爭理論和戰略,就可想而知了。央視特邀所謂的權威軍事戰略專家張召忠被稱為垃圾將軍。他的戰略預測幾乎沒有一次是正確的。

南海戰略僵持慎防擦槍走火

其他負責戰略部門的將軍,不是濫竽充數,就是尸位素餐。中共戰略部門及其負責人,能否理解、把握特朗普政府的戰略預警及信息,是一個很大的問號。筆者真誠希望,中共不要作出戰略誤判。

展望特朗普上臺之後中美南海交鋒,將會呈現一種戰略僵持局面。中共一方面宣稱不會把南海軍事化;另一方面繼續建造島嶼,逐步部署導彈及其他武器裝備,派駐軍隊,這是耍無賴。有些評論稱特朗普政府能夠根治中共的流氓習氣,這是奢望。中共從建黨起,就耍流氓,指望一屆美國政府能夠管住它,怎麼可能?

對於中共繼續在南海填海造島及修建軍事基地,美國奈何不得,總不能出動海軍陸戰隊攻佔中共建造的島礁,把共軍趕下海去,那就真的要爆發中美大戰了。美國所能做的只是每隔幾個月派遣航母戰鬥群或驅逐艦在南海巡航,進入中共人造島礁的十二海浬區域,宣示不承認中共對該島礁及其附近擁有領土主權的立場,並重申南海是公海。

而中共海軍比美國海軍弱小,不敢攻擊在南海巡弋的美國軍艦,只能派遣驅逐艦或護衛艦跟蹤、監視美國軍艦。其實,其潛臺詞是,美艦巡弋能把我怎樣,你就望洋興嘆吧。而中央軍委一再下令海軍特別是南海艦隊要剋制、冷靜、沉著應對,決不打第一槍。這種戰略僵持局面將會在五至十年內持續下去。

中美不會南海大戰,但由於擦槍走火導致中美南海局部戰爭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這需要雙方以政治智慧、外交技巧慎重處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