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黃奇帆兒子膽肥,巴西揮霍公款20億

2017-03-04|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标签:黃奇帆 巴西 重慶 中紀委 反腐 

2017年2月25日,倍受媒體關注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已被任命為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支持他的嫡系,撰文聲稱他已平安著陸,可以安度晚年;反對他的人聯想白恩培等人的下場,預示其剛進入中紀委“回頭看”的視線,他離秦城監獄越來越近。在筆者看來,黃奇帆的政治結局,不是由一朝一夕完成,而是多年來貪腐和枉法累積而就,雖然,他自己及其家人,已暴露出涉嫌犯罪的狐貍尾巴,但因其用贓款買通中南海的一些江姓“保護傘”,中紀委對其查處的阻力較大,一些重要線索還需要查實,一些干預還要排除,故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最終,他逃不掉被整肅的悲慘下場。

可靠的消息來源稱,除了以前我所披露的,黃奇帆的兒子黃某,曾利用其父的影響力,插手重鋼海外業務,致使重鋼連年虧損之外,近期隨著中紀委巡視組“回頭看”,得到的一些新的證據,疑似黃奇帆的兒子,還巧妙地用足黃奇帆任重慶市領導的權勢,以海外投資為借口,操控重慶糧食集團,在巴西創建所謂的糧食加工企業,不僅吃掉巨額回扣,向海外轉移不義之財,而且,使重慶這家國企分文未得,虧損多達20億元。

2017年2月25日,倍受媒體關注的原重慶市長黃奇帆,已被任命為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支持他的嫡系,撰文聲稱他已平安著陸,可以安度晚年;反對他的人聯想白恩培等人的下場,預示其剛進入中紀委“回頭看”的視線,他離秦城監獄越來越近。在筆者看來,黃奇帆的政治結局,不是由一朝一夕完成,而是多年來貪腐和枉法累積而就,雖然,他自己及其家人,已暴露出涉嫌犯罪的狐貍尾巴,但因其用贓款買通中南海的一些江姓“保護傘”,中紀委對其查處的阻力較大,一些重要線索還需要查實,一些干預還要排除,故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最終,他逃不掉被整肅的悲慘下場。

可靠的消息來源稱,除了以前我所披露的,黃奇帆的兒子黃某,曾利用其父的影響力,插手重鋼海外業務,致使重鋼連年虧損之外,近期隨著中紀委巡視組“回頭看”,得到的一些新的證據,疑似黃奇帆的兒子,還巧妙地用足黃奇帆任重慶市領導的權勢,以海外投資為借口,操控重慶糧食集團,在巴西創建所謂的糧食加工企業,不僅吃掉巨額回扣,向海外轉移不義之財,而且,使重慶這家國企分文未得,虧損多達20億元。

其實,重慶糧食集團在南美巴西投資失敗一事,已不是什么新聞,新華社駐里約熱內廬的記者曾報道,2014年6月,巴西《圣保羅報》刊登一篇文章,題目是《中國在巴伊亞州的20億美元計劃“撂荒”》,其稱,在巴西東北部地區一塊荒蕪的土地上,沒有任何標志顯示,這里將是中國對南美洲最雄心勃勃農業投資計劃的中心。2011年,中國的重慶糧油集團宣布,將在巴伊亞州西部的巴雷拉斯(Barreiras)興建一家大豆碾壓廠、一個大型倉儲區,以及一條鐵路以便將糧食出口至中國。該計劃總共價值20億美元。然而到現在,企業僅平整出了一塊100公頃面積的土地,以便將來某一天,將公司的駐地設在那里。由于計劃仍在等待當中,荒草與荊棘又重新從光潔的土地生長出來。在我看來,這等于聲稱,重慶糧食集團的這筆20億的人民血汗錢打了水漂。

以上由中共官媒操控的輿論,只是轉述這一投資的結果,沒有進一步指出責任在何人,但依據當時的狀況,對一個農業為主,貧困人口云集的直轄市來說,支出20億不是小數目,而且沒有正當的理由,重慶本身就有廣闊的山地,自家的農業都搞不好,何必舍近求遠呢?但時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市長黃奇帆,如魚得水,情投意合,別有打算,薄熙來需要黃奇帆這樣的“老油子”抓業務,以便他集中精力“唱紅打黑”往上爬,也深知黃奇帆貪財,他的兒子在海外做生意,要拉攏他,必得給他一些“大蛋糕”,而黃奇帆也心知肚明:要叫馬兒跑,不能不吃草。雖是“六朝元老”,終有離職的一天,有權不用,過期作廢,黃家父子要狠狠地撈一把。這正是黃奇帆跟著薄熙來拼命干的原因。

于是,黃奇帆先是支持他的嫡系胡君烈,大舉整合了重慶原本分散經營的300多家糧食企業,由多家競爭,為一家獨攬,并定性為“長江上游地區最大的糧食產業化龍頭企業”,而黃奇帆又一手掌控重慶國資委,他指示胡君烈耍盡花招,用支付低廉的價格,欺騙5500名職工,讓他們買斷工齡,實際上要無情地拋掉養人的包袱,以便創造企業減員增效的奇跡,一方面,薄熙來,黃奇帆利用專政工具,打壓進京上訪的糧食集團的下崗職工,逼他們自謀生路;一方面,暗中操控糧食集團的領導,與黃奇帆的兒子勾結,跑巴西,找項目,出國考察,游山玩水,貪腐受賄,他們認為,在海外置業,拿取巴西經紀的回扣,離重慶距離遠,人不知,鬼不覺,而且,名目冠冕堂皇,無怪乎《重慶日報》曾以大篇幅報導此事,其稱,重慶糧食集團在巴西建立了一個集大豆加工,倉儲,物流等基礎建設為一體的大豆全產業鏈食品工業園區,這是海外投資的典范,黃奇帆既得到錢財,又騙取了政績名聲,真是一舉兩得。

2011年11月,重慶糧食集團董事長胡君烈在接受《中國日報》記者采訪時稱,與巴西的農場主一起成立優質大豆基地一直是他們在巴西市場拓展業務的主要戰略,還聲稱一期投資一億美元,先建150萬噸的大豆壓榨廠,二期要建年產20萬噸的大豆精練廠,30萬噸的生物柴油加工廠和大豆卵磷脂加工廠等,總之,要投58億元在巴西種植20萬公頃的大豆,每年產60萬噸,這將是中國在海外最大的食用油基地,但是,至今已投20億,巴西人看到的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土地,胡君烈畫了一個騙人的大餅,香噴噴的,但是虛擬的,只有一個秘密是真的,他沒講,據消息人士稱,買這片土地穿針引線的經紀人是黃奇帆的兒子,按國際慣例,他有2,5%的回扣傭金,20億的傭金是一筆巨款,它進了誰的腰包,胡君烈和黃奇帆的兒子心里知道。

巴西的媒體不了解中國官場和商場的“貓膩”,而胡君烈2013年9月已回重慶退休養老,記者只有這樣說:似乎,巴西臭名昭著的官僚主義、該國經濟的不振,以及對中國對于土地渴望的極度不信任感,可以解釋為什么這塊土地仍然空無一物。巴伊亞州政府表示,重慶糧油的計劃還在前進當中,盡管很慢。該州農業廳發言人阿爾維斯說:“正在履行官僚程序。”他還表示,工廠需要市級政府的批準,如拿到環保許可證。它在當地的子公司、即格林天地公司(UniversoVerde)的代表,在多次接受采訪時拒絕回答問題。有人懷疑,所謂的代表與黃奇帆的兒子關系密切。那么,除了貪腐,薄熙來支持這一荒唐的項目,也許還有更宏大的政治目標,因為當時薄熙來堅信自己能成為一個世界大國的英明領袖,因此,巴西媒體說,泛美對話(Inter-AmericanDialogue)是一家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咨詢公司。該公司負責中國與拉美業務負責人瑪格麗特?米爾斯(MargaretMyers)懷疑,上述項目被延誤可能還有官僚主義之外的原因。據巴西媒體說,重慶糧油不僅僅計劃建立一家糧食綜合加工企業,還包括大規模收購周邊土地的企圖。米爾斯也認為,它的計劃是廣泛的,包括“持有土地”。

2010年,巴西政府對外國人持有土地實施了改革,而這個時間,正值重慶糧油計劃的談判進入到細節。政府官員私下表示,新法律主要就是針對中國。因此。筆者認為,“老狐貍”黃奇帆把薄熙來也耍了,他的兒子和胡烈君,經常去巴西,不可能不知道當地的情況,之所以故意用公款打水漂,是為了自己賺錢。現在,反腐打虎進入深水區,黃奇帆到了關鍵的時刻,他多年吃進肚子里的肥肉該吐出來了。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