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國防部長馮世寬:國防自主 力抗中國文攻武嚇

2017-03-01|来源: 自由時報

國防部長馮世寬。

蔡英文政府推動國機國造、國防自主,國內外不乏不同意見,國防部長馮世寬受訪指出,這是一個晚了十年的計畫,因此他誓言要追回虛耗的十年;而一個願意展現自我防衛決心的臺灣,是維護區域和平最有利的貢獻。針對中共十九大,馮世寬認為,在兩岸政治情勢未解套前,中國的文攻武嚇不會停止。

問:外界對「國機國造」有諸多不同看法,你為什麼對執行這項政策有信心?

馮世寬:這應該要從我進入漢翔公司開始談起,我從來沒想到會到漢翔公司去當董事長。我在擔任參謀本部副總長時,也兼任漢翔公司董事,當時有個案子叫「翔昇案」(IDF性能提升案),漢翔說做不下去了,中科院提出要現況結案,聽過簡報後,我表示不贊成,此案給了七十億,花了七年,案子執行不順利,對國防安全及航太工業發展將造成極大的影響,也恐會有多任國防部長因此遭受彈劾。兩三個月後,因緣際會,當時行政院長蘇貞昌找我到漢翔公司去,他說:「我們沒有人懂這塊,要請你多幫忙」。

二○○六年五月二日我到漢翔上任,五月二十六日到棚廠視察,問起「翔昇案」執行情況如何?他們帶我去看,飛機機翼、機尾就放在型架上。我習慣性地用手一摸,一層灰塵,甚至有了油垢。他們說做不下去,已放了一年多了。我走到機棚門口,很沉痛的說,「今年這飛機沒有飛起來,我就辭職,以示負責」。旁邊除了漢翔的高階幹部,還有IDF的首席試飛官吳康明將軍,他第一個搖頭說:「Sir,千萬不要這樣講」,意思是這是非常難辦的,其他的漢翔主管則不敢講話。我於是說:「我再講一遍,今年十月十日以前,我一定跟漢翔團隊讓這飛機飛起來,如果沒有飛起來,我就辭職,以示負責。」後來,他們來找我,說多困難啊,我說:再困難漢翔團隊也要做。

一九九○年我在擔任駐美武官時,曾隨當時參謀總長空軍一級上將陳燊齡到美軍中央司令部訪問,當時我們抱怨飛機老舊買不到F-16,而美國中央司令部的總司令表示,臺灣不見得一定要買最新的飛機,飛機是個載臺,先進的飛機比的是航電系統,當然牽涉到武器系統能相連接,他還舉例如干擾系統、電子反制系統、或者偵蒐系統,換裝性能較好的雷達,加上攜帶BVR(超視距)飛彈射程能夠打得精準又遠,不一定要新飛機,臺灣的IDF性能提升就可以達成,這件事情一直存在我心中,也是我下決心要完成「翔昇案」的原因。

接著一九九五年飛彈危機後,發生了中共戰機出海,蘇愷-27航程遠又飛得高,能夠掛載更多的武器,但他們的空對空飛彈不如我方,卻開始到海峽中線巡弋,當時我們駐防在馬公的IDF升空應戰。那時候,我們的F-16與幻象2000還在成軍階段,只有IDF是完訓的,他們回報IDF與蘇愷-27相對峙距離接近到目視,其實在視距外早就被我機載雷達鎖定,只等總長下第一擊的命令,就可以把它擊落。我立刻報告前總長湯曜明,他親自到馬公去視導,飛行員向他報告說:「我們的雷達是最新的,與F-16同等級的,早就把共機鎖定了,我們又有視距外飛彈比他們打得遠,有信心把他們擊落,只是沒得到命令。」當時他們只有一個中隊完訓,問他們會不會疲累,他們說:「捍衛領空,我們不會!」令我非常動容。這也是我到漢翔公司當董事長後,認為有這個機會,一定要把IDF性能提升。不論多麼困難,在空軍及當時國防部長李傑協助下,最終漢翔團隊完成了「翔昇案」,之後空軍再以「翔展案」採用,也就是性能提升後的IDF,那是十年前的事了,至今持續服役捍衛著領空。

國機國造竭盡所能達成使命

在漢翔公司任職期間,除了IDF性能的提升,也全面檢討與廠商的履約情形,該打官司的打官司,每次到美國去爭取合約,都像在作戰,第一年我們就轉虧為盈了,不但鼓舞了漢翔公司的士氣,最重要的是也把漢翔的信心找回來。當時不只是重視飛機承製,還投資興建亞洲最大的臺灣先進複合材料中心(TACC),同時拿到了日本三菱區域運輸客機(MRJ)大部份承製工作,並和美國波音公司(Boeing)、塞考斯基直升機公司等都有業務進展。因此臺灣航太工業不僅有客機可做,也延續了戰機的發展,現在要推動新一代高教機自製,因此我才充滿信心。我們非常感謝蔡總統主張國防自主、推動國機國造的政策,讓國軍與國內航太工業同感振奮,漢翔與中科院一定會竭盡所能的達成使命。

問:今年二月七日的啟動儀式後,接下去的具體步驟與期程如何?

馮:二月七日「新式高教機委製協議書及合作備忘錄簽署啟動典禮」當天,蔡總統親自蒞臨致詞,再次強調新政府力推國防自主、國機國造政策的決心。更要求我們完成兩項核心任務:第一個任務是「厚植臺灣的航太工業人才鏈」:中科院已經進用了約九百位專業人士,自去年五二○後,光中科院航空研究所就延攬了超過二百人;第二個任務是「加強產業界的連結」:新政府上任後,中科院科研預算成長二十一%,希望中科院科研成果釋出到民間產業,加強軍民產業連結,促進民間產業的升級與經濟發展,來厚植國家競爭力。

二月七日當天有一百五十多家國內外廠商來參加,在此之前,漢翔也早在推動工業4.0,我們也把所有國防產業的廠商召集起來,需要在國外採購的項目,也完成了擬定草案。另外空軍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政策決定,他們在今年二月再次成立「航發中心」,招募人員到中科院受訓,雙方共同研討如何執行國機國造政策的計畫外,也策劃未來空軍新一代戰機的發展。目前空軍除了履約督導外,還負責期程與細部計畫管理。國機國造團隊設定二○一九年要完成兩架原型機,二○二○年試飛完成,二○二六年完成全數交機,無縫完成高教機換裝,這是我國航太工業一個重要里程碑。

研發新載臺執行不對稱作戰

問:這個計畫可以帶動的經濟效益評估如何?

馮:我們預估前五年帶動的經濟效益約九六○億臺幣,等飛機量產,吸引更多廠商參與,再加上後勤維修在內,以廿年做為期程,保守估計可以超過二千億。這需要凝聚臺灣航太產業的信心一起合作來達成。

問:以高教機為基礎,下一個遠期目標又是什麼?

馮:我在漢翔的第二年,就提出過「國軍軍機十年發展計畫」,可惜的是,當時沒有國防自主的政策。記得當時我們派人到國外去,希望得到新一代戰機必備的條件,譬如可變噴口的發動機、相位陣列雷達、特殊的匿蹤設計或動力系統,我們早就在電腦中模擬成型了。今天把那份計畫拿出來看,有初教機、高教機、新一代戰機,這正是漢翔人講的,晚了十年。

完成高教機後,下一個遠期目標是希望推動初教機自製。我們當然希望能發展新一代戰機,但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研發新的載臺,也非常重要。假設我們的機場被破壞到不能起降,再新的戰機也無濟於事,如果有新載臺,例如UAV、氣球等,上面裝設防空飛彈,與地面連結指揮作戰,都是不錯的不對稱作戰構想,不過這些都需要不斷依據科技發展、敵方動態、我方能力來持續修正執行。

臺灣自我防衛符合美國利益

問:美國方面對於我們這件晚了十年的計畫如何反應?

馮:美外賓來訪時的各種意見,我們都聽到了。我曾告訴他們:臺海七十年沒有戰爭,不是只依賴精密武器,而是國人犧牲奉獻、國軍展現防衛決心換來的。一個願意展現自我防衛決心的臺灣,是維持兩岸和平,更是亞太地區和平穩定最有利的貢獻,這也符合美國亞太政策的國家利益。

我們當然要感謝美國朋友,這麼多年來,提供臺灣有限的防衛武器,讓臺灣可以維繫著亞太和平,但我也說:「我們過去是向你們買魚吃,現在則是希望你們教我們如何釣魚,請支持我們國機國造、潛艦國造」。做為一個國防部長,我也會竭盡所能去完成這項任務。

遼寧號遠訓產生戰略性突破

問:您怎麼看前不久中國的遼寧艦通過?如何評估中共十九大召開前夕的對岸盤算?

馮:國防部評估遼寧號航母編隊,其戰鬥力尚未完成全戰力,未來中共如再增加航母戰鬥群,東海與黃海必定不能滿足其演訓,他們一定需要藉由遠海長訓進行訓練,臺灣海峽是必經的通道,但公海航行是有條件的,通過敏感的地區,不可以有戰機起降的演練,也不可以有下卸、裝載、停頓,而且速度不可以遲滯。中共在出航前發公告宣稱是「遠海長訓」,事實證明他們也沒有違背,既在公海航行,又公告周知,國防部按照正常作業程序予以監控,並在第一時間發佈遼寧號的行進動態,讓國人安心。然而我們仍必須認清,遼寧號航母的遠海長訓,事實上已產生了對西太平洋安全上戰略性的突破,未來發展我們務必重視。

我們確實要關注中共十九大後的政情變化,我個人認為中共的建國初期於一九五二年參加韓戰、一九六二年中印邊界戰爭、一九七九年懲越戰爭等,都是政治意義大於軍事的戰爭,以鼓吹民族主義來團結民心,達成消弭內部分歧的政治目的。

在十九大之後,我們要持續觀察中國內部情勢及其全球戰略的轉變,希望中共認清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國際關係民主化的發展,我樂見中共以全球戰略的思維,定位中國未來的發展,也期待兩岸政治應有新思維來解套,但兩岸政治情勢未解套前,仍可預見中共的文攻武嚇,是不會停止的。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