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談特朗普與中國

2017-03-01|来源: 法广RFI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執政僅一月有余,他開始將已在競選時期就曾引發爭議的一些諾言付諸實踐。這位美國總統無論是在移民政策,還是經濟議題、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張,紛紛引發美國國內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關于中國的言論更令許多關心中國問題的資深政界人士為之愕然。作為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中美關系走向將直接影響全球大局。如何評價一個月來特朗普的所為?中美兩國關系將如何發展?對此,我們采訪了旅美學者程曉農先生。

法廣:特朗普上臺一月有余,美國國內示威浪潮可謂此起彼伏。作為一位體制外的人物,嘴無遮攔的美國新總統依舊不改其一貫作風,我行我素,常常語出驚人,不斷引發非議。請談談,你如何評價特朗普執政一個月以來的種種表現?與體制內的領導人相比,特朗普的行為是否得到廣泛認同?

程曉農:川普的行為是不是得到認同?現在這個問題比較復雜,因為它涉及到了美國多少年來,民間的一種意識形態,就是政治正確。很多人現在是為了自己的意識形態在反川普。他們并不去認真要面對和了解美國本身的問題和世界全球的問題。所以這種反對不見得是一種冷靜的思考,而是一種感性的沖動。另一方面,川普現在其實還在調整當中。所以一個月時間內,所發生的很多它執政過程中的一些動態,本身并不是最終信號,而只是中間信號。

我記得在川普當選以后的那個星期,我提到一句話,我說:川普開始上總統學習班了。我當時這樣說的意思是,美國政界的政治家、或者說政客,在政壇上常年打滾,磨練出了一套玻璃球的能耐,那就是:講話滴水不漏,四面討好,政治上、各個方面挑不出毛病來,讓人聽著確實很舒服。但是這其中有很多是空話、套話。你要把空話、套話都去掉,就會發現:確實里面沒什么內容。像希拉里當年在機場和川普的辯論中,她的發言就是很典型的、這種傳統政治精英的風格。川普是一個公司老板出身,他從來沒有當過政治家。因此,期待著美國總統回歸傳統政治家模式的那種人,會覺得川普不像總統:因為他講話不圓滑,不四面玲瓏的。公司老板的特點是說一不二。我從來沒有聽說哪一個公司老板每講一句話都會征詢一下律師或者下屬意見,(問他們)這句話講得是否合適?那就不是老總了。

因此,公司老板如果講錯了話,習慣性地是讓下屬給他摸稀泥去。川普正好是這樣一種形態的人。因此,他上臺的第一個月,我說他進總統學習班,就是說他可能不僅是第一個月,可能前面若干月,他都得在慢慢地調試。要轉換角色。所以在這段期間內,也許他第一天、或第某天的話會不一致,第一天的想法和第某天的想法也不一致。再有就是他上任之前,他的團隊里沒有多少處理各方面國際事務的專家,他只是通過媒體、通過與某些人見面,了解些信息。上任之后,他有一個正式的行政團隊,現在他的行政團隊開始和他合作,在這個過程中,行政團隊對各種事務的了解,也會影響到川普對各種事務的判斷。這本身,也是總統學習班的過程。也就是說,總統學習班開張以后,從他當選那一天開始到現在,學習班還在辦。

法廣:在中國問題上,美國總統的表現也令人難以捉摸。先是在正式入主白宮之前,與臺灣總統蔡英文進行了電話交流,引發各方猜測;然后是在就任后、先后與20個重要國家的首腦通話之后,才與中國主席習近平進行了溝通。盡管這次通話有些遲,卻依然受到外界廣泛關注。能否從美中領導人的這次電話交流中窺出兩國關系現狀?

程曉農:現在關于習近平和川普那次通話的談論內容,雙方都鉗口不言,所以我們并不知道實際上雙方談了什么。但是我感覺上認為,好像談得并沒有太大的不愉快。如果說有一些跡象來反應中國的姿態,也許能夠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那就是中國也確實在變化之后,采取了一些靠近美國立場的姿態。我記得1月25號,中國商務部、工業和信息部、還有海關總署等五個部門發了一個九號公告,宣布按照聯合國的決議,對北朝鮮核武器所用的各種材料,從冶金材料一直到軟件,施行全面地禁運。這個公告是高調、公開的。從這個姿態可以看出來,實際上中國以前從來沒有禁運過,盡管聯合國決議頒布很久了,但是因為中國不禁運,北朝鮮可以因為中國不禁運而可以從中國獲得所有它要制造核武器的材料。

但是就在習近平和川普談過話之后,中國同意實行制裁了。至于這個制裁是否有效,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是至少中國是向國際社會、向美國,用這個制裁的公告,表明了一些它的立場,就是說它愿意與美國配合。中國能做出配合的姿態說明,習近平和川普的對話本身,應該說是取得了某些共識。但是這些共識是不適合在媒體上公開的。

法廣:與履行其他承諾的做法有些不同的是,特朗普在上臺前,曾在貿易、關稅、南海等諸多問題上表明了對中國的強硬立場,但是上臺后的立場卻并不明朗。如何解讀這一表現?

程曉農:這和我前面講的有關系。川普開始、在上臺前,競選中談得很多關于中國的問題,是他的個人的觀感,并不是所謂的政策話語。他上任之后就會發現,他的觀感和很多現實之間出現距離了。比如關于貨幣操縱國的說法,這個說法其實已經過時了。現在中國政府做的事情,是拼命地抬人民幣,而不是讓人民幣貶值。川普旨在中國的貨幣操縱國指的是中國讓人民幣大幅地貶值,然后擴大在美國市場上的出口。現在中國政府為了保住人民幣的形象、保住外匯儲備,拼命地在扛著人民幣匯率,不讓它貶值太多。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中國現在雖然在試著還在操縱匯率,但是它操縱匯率的方向和川普所希望的方向正好相一致,也就是說,川普不希望人民幣貶值,中國也不希望人民幣貶值,雙方在做同樣的事,中國在做美國想要做的事。所以在這一點上,川普干脆連匯率操縱國的說法都擱一邊了。確實過時了。同樣其他的問題上的各種表態,有很多也是屬于對資訊掌握不能很全面的情況下發的言,所以可以講競選言論當中的很多立場是不必認真對待的。但是競選之后,他現在做的許多事情,實際上是在一步一步調整到比較適當的位置。

法廣:你怎樣預測中美兩國關系未來發展走向?

程曉農:中美兩國今后的關系不會很好,但是我覺得也不會太差。不會很好,(因為)中國的媒體永遠不會放棄反美宣傳。所以中美關系好不起來。如果去看中國的官網,如果再以《環球時報》為閱讀對象,毫無疑問,美國天天就是“惡魔”,中國要崛起的話,非得把美國給滅了不可。但是如果去看看中國的一些具體的做法,就會發現其實中國和美國之間,現在并沒有太多的實質性的、沖突的可能。當然我認為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中國其實現在也就是在媒體上喊喊殺殺,事實上中國軍隊現在正在進行軍隊體制改革。改革期間,軍隊是不能夠參與戰爭的。因為在軍隊體制改革期間,整個體系發生重大變革,我以前談過,就是:中國軍隊已經從蘇聯體制改成美軍體制了。

按照美軍體制,現在中國的軍隊傳統的那種總參謀部、總政治部這兩個部操縱一切的局面,被習近平改革給取消了,改成美國式的軍令和軍政分立的這樣的兩個體系。這種新的體系,從軍委的各個下屬部門一直到基層的連隊,都需要做相應的調試。這個調試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現在中國正在做的是,軍隊大裁減和善后。也就是說,此時此刻,軍營里最大的事不是訓練,不是打仗,而是安排人:哪個師長,付多少錢,他愿意回家去。所以這個時候,中國不會打仗。不打仗,中美之間的關系就比較和緩。我覺得美國已經回到原來的立場了,沒有什么新的變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