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祖國就在當下站立之地

2017-02-28|来源: 自由時報

今天是「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的日子。

今天是「二二八事件」七十周年的日子。七十年前的這一天,一場因查緝私菸而起的請願運動,由於遭到行政公署的鎮壓,轉變成為反抗政府行動,之後甚至導致南京增援軍隊來臺進行屠殺;兩年後,國民黨政府進而頒布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令,把臺灣帶入恐怖統治的再次殖民階段。

這段血腥的歷程,特別是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七日的緝菸衝突,到五月十六日清鄉結束,臺灣死傷慘重,一代社會菁英幾被消滅殆盡,存活者,多數亦被剝奪了尊嚴與勇氣;其對整體國民性格、族群關係建構的影響,事實上遠遠超過了歷史的單一座標,成為尚待填充實質內涵的高懸圖騰。

這也是為什麼自一九九五年,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首度代表政府向受難者與國人道歉以來,不論哪個政黨執政,全國每年都舉辦二二八紀念活動,並且持續進行名譽恢復、受害補償、真相調查、檔案公開以及責任追究的努力;對於威權體制的殘餘,各式轉型正義的反省,也在社會眾多角落延伸發想,但是我們總覺得這個共同的門檻尚未真正跨越,認識與信仰依舊非常不足的關鍵所在。

這個門檻,就是充分理解「二二八事件」的本質究竟是什麼。這起浩劫,是蔣介石及其政權在臺灣這塊土地上的定位?是外省人與本省人的衝突?是統治者對被統治者的壓迫?是中國國民黨實為臺灣、臺灣人的外來掠奪者?如果僅僅只有以上這些選項,那麼這麼多年來,大家顯然並不透徹清楚:二二八是一連串歷史教訓中的一個篇章,而這一連串歷史教訓的脈絡,更是一路相承。它們都指向同一件事,漢血統所帶來的祖國觀與依附意識,讓臺灣人從不具備當家做主的鋼鐵意志。

一九四五年十月,國民黨七十軍數千人抵達基隆進行「接收」,不但未有抵抗,反而受到民眾夾道熱烈歡迎的場景,正是鮮明的證據。至於在日治時期,反抗日本殖民運動的領袖蔣渭水,大力支持中國革命,起因竟是「要救臺灣,非先從救祖國著手不可」。若再上溯到一八九五年短暫成立的「臺灣民主國」,唐景崧、劉永福兩任大總統,先後陣前逃亡的終點均是中國,他們當然都守不住臺灣。

臺灣真正具有全面性政府治理的狀態,嚴格而言,是自一八九五年才算開始,至今只有一二二年;在此之前,即使號稱有兩百多年的清治時代,然管理非常鬆散,當時廣大的中央山脈與東部相當區域,根本不在其控制範圍之內。而這有政府的短短一百多年,若扣除被殖民的時間,所剩的有限歲月,要凝結臺灣人民集體一致的國家認同與共有的國民意識,也是晚近到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後才得以逐步開展。

一個由全體住民自己選出來的政府,具備共同的領土與記憶,理當是告別過去如同漂萍命運的重要儀式與型緻;但是這二十多年來,真正了斷祖國遺緒,由臺灣人民自己當家做主的與決心與能力,卻遠比預期還要周折蜿蜒。幾任民選總統任內,政治階層的國家機構與公共政策,對主權獨立、經濟自主的國家生存要件,不斷銹蝕侵擾,應是顯而易見;然,什麼樣的國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府,追根究柢,癥結恐怕出在我們的公民社會,其壯大、啟迪的功能發展,緩速於若干群體返祖與反動的保守拉力所致。

因此,今天我們看待轉型正義的必要性,何止僅僅在去威權、去崇拜、去蔣化,這些針對特定符號與個別芻像的處理?完全執政的新政府若以為在這個層次進行展演,就可以向選民交代,絕對是大錯特錯。

因為,充斥在你我周遭生活空間,不屬於臺灣主體的多重誤導,到處可見,每個現代國民都可以沁骨入髓的自問:有多少臺灣住民真正認知臺灣的真實過往,並且建立了業經辯證、未被擺弄的史觀?我們的教科書,我們的老師,我們的社會,是否已就此形成了普遍共識?

唯有當以上的答案全成為肯定語句,大家才可能確認:祖國,就在當下站立之地,我們,才是決定國家命運的主人,這個信念將堅定不摧。

許銘洲: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一場未療癒的228爭戰

臺裔美國人NGO組織創建的《延伸臺灣觸角》(OutreachforTaiwan)網站,發表一篇「走過228」專文,內容指出,二二八事件(即發生於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接管臺灣的國民黨政權,透過軍事鎮壓臺灣民眾暴動事件的總稱),至今不僅殺人真正元兇未明,連確切的受害人數也成了不清楚的謎團(只籠統概算約成千上萬),在在皆成了臺灣認同過程,追求「和解」與「正義」實現的阻礙。

藉共產黨叛亂名義要求增兵

眾所周知1947年228事件導火線,源自中華民國政府與臺灣住民的文化(文明)、制度強大落差。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並未取得合法統治臺灣權利,只是代表盟軍在二戰太平洋戰爭結束後暫時「暫時接管」臺灣。

2月27日當天,因為一名年長女性林江邁,在臺北天馬茶行(位於延平北路、南京西路交會處,即距離今天的中山捷運站不遠處)販賣私菸,遭專賣局查緝員使用暴力手段取締,史稱「緝菸血案」,導致這位賣菸婦人頭部重傷,另一名旁觀民眾,則遭射殺。其後,民眾群情激憤,到了隔天的2月28日,當局還繼續殺傷數位抗議民眾,當時的臺灣行政公署長官陳儀因應變局方式為,一方面頒布戒嚴法,另一方面又藉故使出拖延政策,並藉由共產黨叛亂名義,要求中國增派部隊赴臺敉平暴動。

32項要求

當時在日本殖民體制下成長的臺灣菁英士紳們,集結起來,並於3月7日聯合發表32項要求(32Demands),主要訴求增加臺灣人的代表席次,並要求政府針對殺害民眾的官員追究責任;提出如此多項訴求目標,顯示中國(可能)已準備對臺施加「鐵腕鎮壓」手段。臺灣人在忍無可忍,怒氣衝天之下,開始攻擊不會講臺灣話或日語的外來族群。國民黨在臺灣的強力鎮壓,引發臺灣人接二連三的失序暴力反擊,以致中國人、部份客家人,甚至原住民社區(Aboriginalcommunities)一度淪為臺灣人洩憤的攻擊對象。

中國軍隊殘暴行刑

3月2日,蔣介石電令駐京滬線之第21軍開赴臺灣「平亂」,這支部隊素以殘暴聞名,這支鎮壓部隊組成,包括有軍部及直屬的營、連,以及第146師頃刻在吳淞上船直開基隆,第145師也在連雲港集結候輪開赴高雄港,皆限期於3月8日前到達,抵臺後即歸陳儀指揮。僅管臺灣的抗暴行動,在規模及強度早就減緩下來,中國21軍幾乎在登陸後立馬對臺灣人開火,導致成千上萬死亡(絕大多數是臺灣人);行刑的手段包括有,絞死、推入河流,以及在犯人集結在卡車上被集體槍決。當時指揮官之一的彭孟緝將軍,就得到「高雄屠夫」的封號。全臺血腥鎮壓與清鄉,導致為數眾多的臺灣菁英及平民百姓罹難。解嚴後,行政院官方調查的罹難人數約有1.8-2.8萬人,這樣的概況數據,仍嫌粗糙。

被出賣的福爾摩沙

228血腥鎮壓事件傳遍全球,包括美國外交官喬治·科爾(GeorgeKerr)在「被出賣的福爾摩沙」(FormosaBetrayed),以及聯合國工程師艾倫·沙克爾頓(AllanShackleton)在「福爾摩沙的召喚」(FormosaCalling)等著作,皆專述臺灣當年經歷的228慘劇。當228大殺戮之際,這2位國際人士皆透過管道向所屬總部呈報;然而,美國、聯合國都沒有採取制止行動。其它國際媒體,例如《紐約時報》(NewYorkTimes)、澳洲《珀斯每日新聞》(TheDailyNewsofPerth)皆有報導228事件。

歷時38年的白色恐怖

僅管軍事戒嚴始於1947年,其正式批準生效之日,則在1949年蔣介石政權帶著200萬流亡黨政軍以及百姓,逃到臺灣強行進駐之後;展開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統治,直到1987年才宣佈解除。為期38年的戒嚴即俗稱為「白色恐怖」,這曾是人類史上最悠久的軍事戒嚴時期,直到2001年才被中東國家敘利亞所超越。估計當時約有14萬人遭監禁,包括3-4千人被迫害處決,一些人士任意遭到濫殺。當時的情治人員往往系統性鎖定某些知識份子,以及反國民黨人士,導致不少臺灣人被迫流亡海外,這類亟待訴說的悲傷故事(harrowingstorytotell),還繼續在海外傳唱開來。另一項不怎麼有趣的事蹟是,目前座落臺北市信義商圈的國際五星級飯店臺北君悅酒店(GrandHyattTaipei),曾是白色恐怖時期,槍決政治犯、思想犯的刑場之一。

228話題禁忌

直到1987年解嚴之前,228一直被視為高度機密的禁忌話題;1995年臺灣前總統李登輝,以受害者身份,首度代表政府針對228公開向全民道歉,並宣佈228為國定假日,以紀念當年的受難者。從李登輝以降的臺灣總統,每年皆例行性進行鞠躬、致歉,並向228受難者家屬頒發受難者無罪證書。228事件報告書,也在1992、2006年等年度多次推出,全臺各地亦舉辦228追思活動,其中臺灣第一場公開紀念228活動,始於1990年的嘉義。228事件五十週年之際的1997年,臺北228紀念館正式創設於新公園(已改名為228紀念公園),該場址曾是228事件早期,民間人士向大眾發佈消息的廣播站。

藝術、小說陸續揭露228塵封面紗

1989年推出的「悲情城市」,是名導候孝賢呈現臺灣228事件,及其社會影響餘波的第一部228電影,並向國際社會揭露228事件的塵封面紗。近幾年來,數部關於228的國際小說、電影,包括有臺裔美國人珍妮佛.高(JenniferChow)的小說「228遺產」(The228Legacy);茱麗.吳(JulieWu)與楊小娜(ShawnaYangRyan)的小說,則聚焦於家庭的228經驗。另外,臺裔美國人刁毓能(WillTiao),則於2009年推出一部電影,名為「被出賣的福爾摩沙」(FormosaBetrayed),其焦點著重描寫白色恐怖,而非228事件。僅管刁毓能的電影,沿用美國外交官科爾的書名「被出賣的福爾摩沙」,其情節卻著墨於江南著作關於陳文成命案的描述,以及描寫林義雄女兒林奐均在1980年代(林宅血案後)的經歷。

228受難者也有琉球人

2007以及2011年的琉球人代表團,亦來臺參加228紀念活動,代表團成員其中幾位家庭近親,曾在228軍事鎮壓下喪命。據估計,約有30位從事貿易的琉球人,在當時的基隆社寮島(即今天的和平島)被殺害。另外,2012年間日本中央大學的教授松野良一(ProfessorRyoichiMatsunoofChuoUniversity)首度發掘,228期間曾就讀過該大學的學生,有17人遭殺害,其中大多數是臺灣人;這些臺灣學生有機會前往日本留學,在當時算是罕見盛事。

228主謀元兇至今成謎

目前228事件的主謀元兇,指向蔣介石、日本殖民政府(Japanesecolonialgovernment),或陳儀等可能的其中之一。僅管2006年《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將元兇指向蔣介石,此一論點並非所有臺灣人都能接受。1995年3月出版的《遠東經濟評論》(FarEasternEconomicReview),一篇名為「過往」(PastTime)專文,也與臺灣的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委託的報告書內容、觀點相符。其內容指出,陳儀一名警衛隊成員,曾目睹一分來自蔣介石的機密電報,要求陳儀「殺光他們,不要走漏風聲。」目前臺灣主流民意(包括受難者家屬在內),也將矛頭指向蔣介石,認為他終究必須承擔228事件的最大責任。另有一類明顯荒謬見解認為,日本殖民政府統治臺灣50年,帶給臺灣不同於中國的「社經體制」(即日本在臺灣種下禍根),因此228衝突事件,日本殖民政府難辭其咎(譯註:此一見解,顯係「倒果為因」、「邏輯錯亂」。)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