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聞】殺死金正男的毒,殺死金正恩的毒

2017-02-28|来源: 看中國

今天,金正男死了,是因為一種奇怪的毒,被噴灑到他的面部,進入他的身體,生命就此結束。

不遠的未來,金正恩也死了,是因為一種更厲害的毒,進入他的思想,讓他從一個幼時愛笑的男孩,變成一個心狠手辣,毫無同情心的人,對內制造自己同胞的苦難,對外挑戰文明世界,在這一切結帳買單的時候,金正恩還有什么出路?

殺死金正男的毒,是一種物質,破壞人的生理,毒發一時,毒殺一人。

殺死金正恩的毒,是一種主義,摧毀人之為人的文化,毀滅正常的價值觀,毒性可以持續數十年,范圍從個人,團體、民族、國家,甚至更廣。其全盛之時,從東歐、蘇聯、到亞洲,覆蓋了小半個世界,這種毒通過侵蝕人的靈魂,奪走太多人的生命。

在金正男事件上,物質上的毒之所以被施放,也是根源于這種主義的毒。

除朝鮮之外,這種主義的毒至今也還在東亞某大國泛濫。課本中被扭曲的歷史,媒體的洗腦,官員的假話,奇奇怪怪的罪名,它用一套變異的人生觀、世界觀,來取代人們正常的思維,扭曲人們的行為。

一個講究尊老愛幼的民族到了老人倒地不敢扶的地步,曾經被無數詩詞贊頌的大好河山到了史無前例毒霾壓城、帶著口罩都不敢自由呼吸的地步,這是諷刺,是扭曲,更是悲傷。

這個一直相信仁、崇尚義的民族,現在陌生人之間,一言不合,甚至一眼不合,就可以拔刀相向,當街斬首,社會的戾氣讓人人自危。

在這片曾經講究信的土地上,如今卻是騙子盛行,出門一不小心就會被騙。受害者被騙自殺事件頻發。前不久新聞報導,就連去參觀聞名國際的西安秦皇陵,也是一路假警察、假公交車、假擺渡車、遠道而來的游客不小心就被騙買了票參觀了假兵馬俑坑,還以為自己看到了真的中華文化。

一位作家寫了當前的互害模式:養鴨養雞養豬的不吃激素飼料催熟的雞鴨豬,種葡萄的不吃對外賣的葡萄,種稻谷的不吃對外賣的大米,種菜的不吃自己賣的菜,賣油的不吃自己賣的油......于是就出現了這樣的結局:你們吃了我們的毒大米,我們吃了他們的激素雞,他們吃了她們的毒葡萄,她們吃了他們的地溝油.....

金正恩的名字中有一個“恩”字,但朝鮮卻一貫刻薄寡恩,被很多國人罵作是白眼狼,中共以幾十萬中國年輕士兵的生命為慘重代價,保住了金日成。但1958年軍隊撤走之后,金日成立即在朝鮮肅清“延安派”,軍隊里和北京有關系的軍官遭到清洗和殺害。1967年,甚至連中國軍隊在朝鮮的陵園都被搗毀了(后來因有求于中國而修復)。現在朝鮮的紀念館里基本看不到中國軍隊入朝的史料,朝鮮教科書也都是描繪金日成指揮朝鮮人民軍神一樣地打敗了美軍,對中國軍隊的作用只是一筆帶過。

而在沾染這種主義的毒之前,曾經奉行中華文化的朝鮮卻深深懂得感恩,比如朝鮮將1392年明洪武帝朱元璋冊封承認稱之為“大造之恩”。明萬歷皇帝出兵幫助朝鮮于1598年擊敗日本侵略,被朝鮮上下稱之為“再造之恩”,戰爭結束后,朝鮮為明朝將士逐一建立祠宇,不僅當時朝鮮人人感恩,其后300年朝鮮君臣士人也無不感恩神宗皇帝。大明亡后,盡管朝鮮被迫臣事于清,朝鮮人卻仍然一直自稱“神宗皇帝再造之國”和“神宗皇帝所活之民”。除了和清朝往來的官方文書,朝鮮官民一律采用“崇禎后”或“永歷后”作紀年。朝鮮年年祭祀大明洪武、萬歷、崇禎三帝,一直到1908年(距明亡已有264年)日本控制朝鮮才停止。

為什么同樣血脈的民族,前后表現卻如此不同?是因為今日的朝鮮,中了侵蝕靈魂的毒。

我們是不幸的,面臨五千年未有之大騙局,一種精心包裝的外來變異主義,用暴力和欺騙,對中華文化從根源上進行著剿殺,我們從幼時起,頭腦中就被系統的灌輸入這種主義的毒,以至于不少人難以看清。

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幸運的,出生在這個有著五千年歷史的國度,中華文化中的那些平凡但又高貴的人物、蕩氣回腸的故事,豐富著我們的內心世界,就象滿天的璀璨明星,哪怕是在一時的黑夜里,也在指引著光明的方向。

我們又是有責任的,世界在看著、在等著,當這種主義的毒被清除后,中國和朝鮮,這兩個偉大國家的真正醒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