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我腦庫里毛時代的腐敗記錄 會令某粉失魂落魄

2017-02-27|来源: 纵览中国

歷史學者高文謙真是歷史眼光,他說,文革后,打倒四人幫,四千老干部開會批毛澤東,被鄧小平阻止,他出于權宜之計,草率地以十一屆六中全會那若干歷史問題的決定,便堵住人們批毛的嘴。留下的禍患與罪責,不亞于他對64天安門的鎮壓。

現在,毛的幽靈重現,薄熙來在重慶的紅歌潮壓下了,去年文革50周年,5月16日前,紅歌又在人民大會堂唱響。毛粉將黨內民主派剩下最后輿論陣地《炎黃春秋》也奪權篡改,變成“烏有春秋”。大有復辟文革再捧毛上神壇之勢。而毛時代“很清明、無腐敗”的謊言,又甚囂塵上,逼老夫不得不來據實一辨了。

毛時代的腐敗,掩蓋在行政手段的計劃調撥里,人們看不見,大批餓死平民時,局級每人供多少雞,處級供多少肉?你知道嗎?到今天有巿場分配了,加上網絡輿論監督曝光腐敗了,對比兩時代表面,才形成錯覺罷了。而克羅奇講的:絕對的權力,絕對腐敗,這黨國從來就堅持的歷史上罕見的絕對權力,打江山時有那時的腐敗形式,坐江山又有更窮奢極欲的演變罷了,即便今天暴發富了,那阿Q性、土豪型,不仍從高官顯爵到鄉官土吏,骨子里,不仍暴露無遺嗎。這里,不妨先從中共腐敗源流說起:

延安時代誅殺的王時味,就是個反腐的出頭鳥

北大出身才子王時味,憑他在延安翻譯馬列著作這種稀缺人才,享受的高級干部小灶待遇,每月工資只比毛澤東少一塊大洋。今天有這種待遇的知識分子,早就滿足了,但王有民主、自由、平等意識與理想主義,終于忍不住在他《野百合花》雜感專欄里,發出最早對延安腐化現象的批評,便有他直問的為何:“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囀玉堂春,舞回金蓮步”。就這16字,慨括了抗日艱困時期,存在的腐敗一面了。如果,王時味了解長征那種逃竄式的奔突,多數時間,毛澤東是睡在擔架上抬著翻山越嶺,還抬死了兩個戰士,(見張戎、哈里代調查史料)就不會驚訝延安的那些丑事了。想一想逃亡的路上,老毛都想得出享受的腐敗,坐了龍廷還能不窮奢極欲嗎?而用陜北信天游民謠改編那首《東方紅》的原版民謠,實是他們革命目的最赤裸裸的宣告。《東方紅》原型中的一段是;

“三八槍,沒蓋蓋,當兵的八路,沒太太,等到打下榆林城,一人一個女學生。”

女學生,就是他們的戰利品,他們說革命解放全人類是假,如阿Q們想的秀才娘子,老毛一伙想的女學生,才是真。而今天他們先富成億萬富翁、特權階級,更使解放人類成為令人惡心的笑話。

當時,延安就涌去不少女學生,與我大姐一同上小學、中學的女生羅瑞先,到延安就分配給了張平化(后來的湖南省委書記)。本來作家丁玲已被毛澤東擄到手,又被另一個有電影明星身份的李云鶴(江青)取代。老毛傾心丁玲時贈的那首《臨江仙.給丁玲同志》:壁上紅旗飄落照,西風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時新。洞中開宴會,招待出牢人。纖筆一支誰與似?三千毛瑟精兵。陣圖開向隴山東。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后來,這闋熱情吹捧文小姐的臨江仙,只供丁玲在北大荒風雪中當右派受苦時,潛作精神安慰了?

但是,從丁玲后來的回憶錄里,仍泄漏出毛澤東腐敗意識的具象:

丁玲說:她與毛在窰洞里,毛問她:你看我這延安像不像偏安小朝廷?丁答:你還沒有三宮六院呢。毛立即叫她寫出延安美女的名字,他來加封。丁答:不敢!若寫了,賀子珍大姐要罵死我。

若將此情節與彭德懷身邊警衛景希珍寫的回憶對證,就更座實了。那是朝鮮戰爭正艱苦時期,彭德懷從前線回來商議軍機,被毛的警衛擋駕,彭老總不顧沖進內室,老毛正擁嬪妃(文工團員)晝寢。彭德懷一頓足罵:無產階級也興三宮六院嗎?

彭德懷哪知在延安的毛澤東就做著這后宮粉黛三千的夢,他這湖南鄉村伢子出身的鄉村邊緣人(余英時教授給他的身份定性)坐了龍廷,效法劉忠敏享受吳三桂愛妾陳圓圓,宋高宗趙光義品嘗后蜀的蜀后花蕊夫人,自認為也是勝利者特權呢!中國的特權階級早就由老毛在床第上醞釀了,不過由鄧江兩朝用悶聲發大財,發酵得更公開更囂張而已。

從山溝進城即打造了腐敗制度

1950年,進城的老共們掀起一個改組運動,即離掉從山溝里帶進城的黃臉婆或小腳婦,按延安時唱信天游打下榆林城的“初心”如今打下京滬杭,他們要娶扎小辮的女學生了。

為扼制這股潮流,曾有反改組運動,還有殺天津書記劉青山張子善,也有意在遏止這種潮流用心,卻無效。于是,周恩來這政務院總理便弄出一個不成文折中辦法,叫可喜新,不必離婚棄舊,可用女秘書、女護士、女傭等,充任江南上床娘姨角色來解決。這個潛規則,當年并未公開,卻是由這方法緩和了攺組離婚潮。只是這些年富了,越演越烈,紙包不住火,就公開化了,甚至那些二奶、小三在美加澳,也誦現,成為世界笑談了,人們便誤會腐敗出在今天,咋天清亷的,能騙80、90后小青年,卻難騙我這耄耋老鬼哩!

就是重慶那唱紅打黑風光一時的薄熙來,把他的出生歷史一揭開,也是個腐敗產品。

薄一波的元配是山西長治名門大戶千金,是薄一波共黨身份暴露后,隱藏在這士紳家被招為婿。雖然薄一波后來飛黃騰達到分管經濟的計委主任,仍受元配夫人治衡,薄與小秘亂搞,孕一個,叫刮掉一個,刮得太多了,元配夫人不忍,叫不刮了,于是才有這薄老三薄熙來降世。

那么,再看看坐了江山的老毛,他在宮廷里的腐敗,彭老總撞上的是偶然,由老毛身邊親信記下的,更是常態了。

筆者從毛澤東的中央警衛團第一任團長張耀祠這段回憶錄記下毛的腐化生活,被刪去仍存盤的百多字,也記下毛的腐敗真象:

“每到月中,毛澤東有個習慣,要查看上個月開支多少。為此,汪東興每月初都做好一本假賬給主席看,為什么呢?汪東興說:這是政治、大政治。如果按主席開支照實上賬單,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如:縫補襯衣袖口、領子的賬單列出六角五分,織補毛料衣褲列出一元五角,是按當時市面上價格報的。但,主席是指定要送上海錦江飯店織補的,要有專人乘專機送上海,再由專機接返。主席要吃武昌魚、錢塘江魚、太湖魚,冬天由專機運載返京,魚按市面價記在給主席的賬單上,交通運費算入中央辦公廳開支。主席抽煙,一包成本要十二元,賬單上按中華牌每包五角六分計。”

就這么一點生活瑣事里,補一件他喜歡穿的睡衣襯衣,要用專機送上海錦江飯店織補,吃錢塘與太湖魚也由專機送,這些亊還是出現在大批餓死人的困難時期,這能說明毛時代是廉潔嗎?

編造的毛澤東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不吃他喜歡的紅燒肉了,以裝飾他體憫民瘼,現在由原宮廷大廚揭露出他的菜單,那時,確無紅燒肉了,卻是西餐系列,根據《毛澤東遺物事典》紅旗出版社1996年11月版披露:在大饑荒期間,毛本人也一度喜歡吃西餐。所以1961年4月26日工作人員會同廚師給毛訂制的一份西餐菜譜中,就有牛羊肉菜十多種,西餐湯十六七種。幾位工作人員會同廚師為毛澤東精心訂制了一份西菜、兩菜湯菜譜。從保存下來的西餐菜譜來看,比較周到的照顧到了毛澤東的飲食喜好。這份菜譜包括七大西菜系列,即魚蝦類、雞類、鴨類、豬肉、羊肉類、牛肉類、湯類。

毛澤東喜歡吃魚蝦,西餐中魚蝦的制作方法也豐富多彩,而且風味獨特。1961年4月制訂的西餐菜譜中包括下列這些異國風味的魚蝦:蒸魚卜丁、鐵扒桂魚、煎、炸、桂魚、軟炸桂魚、烤魚青、莫斯科紅烤魚、吉士百烤魚、烤青菜魚、菠蘭煮魚、鐵扒大蝦、烤蝦圭、蝦面盒、炸大蝦、咖喱大蝦、罐燜大蝦、軟炸大蝦、生菜大蝦等等。清朝老佛爺看到這些菜,也垂涎吧。

毛澤東在享用這些奢華的人間美味時,民眾正吃樹根、草皮,他的糧食出口換軍事技術包括核實驗未停,百噸糧調貴州釀造茅臺酒仍在繼續。湖南在此時為他以超億元造滴水巖行宮仍加緊進行。康熙、乾隆也只承德一座行宮避暑山庒,薩達姆上斷頭臺,清查出他的行宮也只5座,而毛澤東在全國有50座以上行宮,杭州西湖邊的庒園,他還住過幾次,有的就從未駕臨過。他喜歡游泳,中南海原有室外的池子,還為他一人再建室內泳池,兩池都服務他一人,夠極權權欲矣。

中國人受他的罪孽與災難,他死了40年,還在中囯包著腐爛流膿,禍患流傳。

本文舉證的以上毛的腐敗史,足以證明:毛時代無腐敗,可說是輿論壟斷,把人們變成既聾且盲。你看民主社會有輿論監督,美國總統與萊溫斯基的拉練門事件,馬上鬧得滿世界傳播,可是專制極權制,列寧死于梅毒,至今90多年了,中國人還少人知曉,而毛澤東從井崗到延安再到北京的那些腐敗爛事糗亊,被中宣部偉光正主旋律蒙蔽下,就更少人知曉了。這一揭示,對毛粉們應是震聾發瞆,可能要失魂落魄,其實,這還是從毛的秘宮里去看毛時代的腐敗,我記憶里毛時代的檔案記錄,這3千多字文章難盡納入,其官場、文壇及底層包括牢獄腐敗的全景,只待另篇來訴說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