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一個紅二代對香港法治的恐怖威脅

2017-02-25|来源: 自由亞洲|标签:七警 

兩年前,在驅散“佔中”的示威者時,有七名警察涉嫌毆打示威者曾健超。十天前,香港的一家區域法院對該案件進行了裁決,七名涉案警察均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其中一人另被裁定“普通襲擊罪”。隨後,法官杜大偉宣布對七名警員的量刑:全部判刑兩年,不可緩刑。這個判決在香港引起了決然不同的反響,一部分人支持有罪裁定和量刑,認為七名警察執法犯法,損害香港聲譽,應該受到法律的懲處。另一部分人認為,警員在驅散佔中示威時,承受巨大壓力,七名警員雖然違法,但是兩年的刑期過重。

在一個法治社會,人們對由陪審團進行的裁決和法官依據法律的量刑有不同意見很常見,被告也正在依據香港現有的法律進行上訴,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會等待和尊重上訴法庭的審理和判決。對於這個案件,最值得注意的反應來自中國大陸。大陸的官方媒體幾乎異口同聲地批評香港法院的判決,指責法院和法官對警察的判決助長了他們口中的“騷亂分子”和“港獨勢力”的氣焰,打擊了執法者的士氣。更有甚者,一位名為蔡小心的大陸紅二代公然在網上發文,用一萬元收買打手去毆打對七位警員作出量刑的英籍“雜種法官”杜大偉。

大陸官方的反應和絕大多數香港市民的反應背道而馳,這一點並不出乎人們的意料。在香港,即使是認為判刑過重的人,絕大部分也認為七名警察的確違反了法律,應該受到制裁,只是認為量刑過重而已。可是在大陸的官媒中,一個純粹的法律問題則變成了一個供炒作的政治問題,變成了一個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的機會。這充分體現了大陸離一個真正的法治社會有多遠,也體現的大陸官方媒體的法治觀念究竟有多差。至於那個煽動對法官進行恐怖主義襲擊的蔡小心,更是表現出了執政黨內一部分“紅二代精英”無法無天的流氓嘴臉。

香港的成就來自於香港社會所享受的高度自由,而這種高度自由背後的保障則是香港的法治,一個獨立於各種黨派之外的,只是根據現有的法律對社會進行規範的司法體系。正是這種自由和法治,在香港缺乏政治民主的條件下,曾經創造了香港的繁榮,而且至今仍然保持了香港的發展。香港的這種繁榮和法治不僅為香港市民帶來了福祉,也為中國大陸的發展提供過不可或缺的幫助。鄧小平在香港主權回歸時提出“一國兩制”的方針,是對香港自由和法治的信任和推崇,但是種種事實表明,現在的大陸領導人正在日益背離這個方針。

近年,來自大陸的對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的侵蝕日益明顯,紅二代蔡小心在那篇煽動對香港法官進行恐怖襲擊的網路文章中,更是代表他背後的那些人公開宣布:“未來將加速收回香港司法權等許可權,不會拘泥於‘五十年不變’。”聯想到近兩年來大陸當局在政治上日益強硬,甚至多次越境執法,蔡小心的言論更應該看作是大陸政府內的強硬派對香港法治發出的赤裸裸的蔑視和威脅。掌了權就變臉,一擴就變臉是當今大陸執政黨被中國近代史證明了的本性,對此香港市民對此絕對不能夠掉以輕心。

香港從來就沒有真正的民主,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香港的法治秩序是在英國殖民時期建立起來的。英國人之所以能夠在香港建立法治,則是以當時的宗主國國內的民主和法治作為保障。香港回歸之後,由於它的母國中國本來就不是一個民主法治的社會,因此香港的法治前景令人堪憂。為了維持香港的自由和繁榮,香港的法治是一道不可或缺的防線。當這道防線遭到來自自己的統治者的踐踏的時候,香港的自衛能力實際上是非常有限的,這正是香港自由和法治的脆弱所在,也是香港市民爭取民主、通過民主制度來保障法治的重要意義所在。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