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劍飛】港警判決爭議的“后真相”困境

2017-02-25|来源: 看中国|标签:香港 員警 打人 法官 視頻 

七名警察處置違法分子鬧事,對其中一名違法分子進行了毆打,結果警察被法官判罰入獄。有的人剛聽到這個判決,會替警察叫一聲冤:“判得太重了吧?以后警察是不是不敢向違法者動手了,還怎么違護社會安全?這個城市以后前景不妙。”

這就是最近香港一樁案件判決出來后微信群里的普遍議論。案情相信大家已經熟悉:2014年香港“占中”運動期間,一位“占中分子”曾健超被香港警察抓獲,帶至一處變電站附近,遭到毆打。該案于2月14日在香港法院開庭審理,法官判決警察兩項罪名成立,分別是“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Causinggrievousbodilyharmwithintent)和“普通襲擊”(Commonassault)。

判決一出,輿論大嘩。

我在的一個微信群里,成員基本都有留學經歷,也有不少人覺得這個判決不妥,太重了。至于為什么不妥,由于大家都不了解香港法律的情況,所以也說不出明確道理,各種理由都有。常見的一種看法是,對警察判罰太重,會影響他們未來的工作熱情,香港本來就受困于“占中”事件,以后更不安穩。

有一些法律背景的人解釋說,香港是普通法系,法官可以根據以前案例的判決判罰,自由裁量權過大。還有一種常見的看法,是拿美國警察的執法情況來對比——美國警察執法遇到抵抗可以拔槍射擊,打犯人怎么能判刑呢?后來的新聞報道表明法官是英籍,更有不少人覺得這是英國人故意重判,目的是在香港制造裂痕,分裂香港社會。

幸好,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信息雖然不能完全在中文與英文世界間自由流動,卻也不至于徹底阻塞。很快就有人把法官的判決書從英文翻譯成中文。判決書中,法官詳細解釋了案情和判決理由。(感興趣者可以前往香港法院網站瀏覽該判決。)細讀法官的判決書,法官提到所接納的證據之一是一段視頻。原來,此案最初發生時,警察并不知道毆打過程被視頻錄下。后來視頻發布到互聯網上,香港電視臺TVB也播過。既然上了網,當然無處可藏,于是這段視頻也很快出現在微信群里。

從視頻里可以看到,這七個警察是一起把鬧事者曾健超抬到一處偏僻地方,然后進行分工,有人專門把守放風,有人進行毆打。整個視頻長度不到五分鐘,但已經清楚表明,警察不是在制服鬧事者的過程中對其進行毆打,而是完全制服以后,有意進行毆打,而且警察之間互相掩護,顯然不是無意識行為。即使不是法律專業人士,

我相信看過視頻之后也要質疑,這種情況下警察是否超出了正常執法范圍,涉嫌構成犯罪。如果經法院認定構成犯罪,就必須受到處罰。事實上,這也是大部分微信群友看過視頻之后的反應。視頻被傳到群里以后,很多人就不再爭論警察是不是應該被判刑。

香港的一個朋友說,其實這段警察打人的視頻在香港早就播過,公眾都看過。判決出來后,香港亦有輿論和示威者認為判決過重,但即使香港警察的最高長官盧偉聰也未對判決公開質疑,而是表示“香港是法治之地,司法制度亦有上訴機制”。這個表態不會讓人對香港的安全更加擔憂,反而應該讓人對香港的法治更增加了一點信心。為什么大家看了那段視頻后,很多爭議就結束了呢?

一位朋友說,因為視頻顯而易見,無需爭論。但問題的關鍵是,我們絕大多數人看不到這個視頻。是的,如果我們可以看到YouTube,每個人都看過警察毆打曾健超的視頻,爭論恐怕就會少很多,即使有,也會是更高水平的爭論。我們常犯的錯誤是,在沒有了解事實和真相之前就早早下了判斷。

這是因為,有人不喜歡我們知道太多真相,當然,也很多人根本就懶于去關注事實。這才是我們現在面臨的“后真相時代”的困境。互聯網時代世界是平的,但是事實并非如此。我們每天看到的新聞、信息、評論、分析,在各種過濾器的作用下,其實背后體現著各種意志的操控,只不過在互聯網上這種操控隱藏在技術背后,讓人常常感受不到。

去年美國大選中暴露出來的假消息問題表明,這不只是中文互聯網的問題,而是全球互聯網都存在的陰暗一面。我們每個人天生無知,充滿偏見,后天的一切努力不過是試圖減少無知,消除偏見。很多時候,我們并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個人為制造的偏見世界里,只不過是一個被偏見操控的木偶。希望每個人不做他人的木偶,做自己的主人。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