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刺殺金正男行動中的新組織因素
北韓第一家庭的長男金正男被殺事件,世界都在譴責北韓的幽暗政治,猜測此事對中朝關系的影響,以及北京對平壤的控制力還剩下多少。我卻很關注這次刺殺事件中的新行動組織因素:其中一位穆斯林女嫌犯供稱她是被誘導參與惡作劇,不知道是場謀殺。如果此案處理不當,將會引發模仿犯。

女嫌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殺手

截至目前為止,就金正男遇刺一案,馬來西亞警方已逮捕了4名嫌疑人,分別是一名印尼女子、一名馬來西亞男子、一名持越南護照的女子,還有一位在馬來西亞一家藥品公司任資深藥劑師的朝鮮籍嫌犯李鐘哲。其中那名被捕的印尼籍女嫌犯茜蒂·艾莎(SitiAisyah)在案發后一天因穿同一件衣服返回現場被捕。

這是一個共有11人參加的謀殺行動,知道真實意圖的可能只有一、兩個組織者。印度尼西亞警察總長TitoKarnavian說,因涉嫌參與殺害金正男而被捕的那名印尼籍女性茜蒂·艾莎聲稱,她并不知道那是一次謀殺行動,認為自己當時是在拿到報酬的情況下參與電視搞笑活動。她與另一名對金正男發動毒液攻擊的女性此前已經參與過幾次這樣的活動,先讓搞笑對象閉上眼睛,然后向其臉上噴水,最后會為這個活動得到一些報酬,金正男是她們的最后一個目標。茜蒂·艾莎堅稱,她并不知道這是一次刺殺行動。現據印尼警方信息,可能是李鐘哲提供毒藥給同黨,再由后者轉交給女嫌犯行刺金正男。

美聯社記者走訪了茜蒂·艾莎在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西部Tambora區的家鄉,看到了她的家人和鄰居。當地人都對她的被捕感到震驚,形容她是一位禮貌和溫和的年輕母親。曾在2008年到2011年間同當時的丈夫住在家鄉,其前夫的父親TjiaLiangKiong對記者說,他最后一次見到她是1月28日,并表示不能相信媒體的報道,不能相信她是一個犯下謀殺罪行的特工。茜蒂·艾莎的母親Benah通過電話告訴記者,他們的家庭來自普通的鄉村,沒能力幫助她。茜蒂·艾莎的父母親都非常著急,整天只能祈禱,讀《古蘭經》。

茜蒂·艾莎的家人不相信她是兇手,是因為她加入這次行動,完全是通過一種臨時招募形成的組織,招募者用轉了幾道彎的方式將她這位不知情的人利誘進來參與殺人,這種方式在網絡時代及非熟人社會極易成功。由于生活在一個非熟人社會中,對某個熟人或親密者的依賴就成為這種行動的組織要素,比如一并被捕的印尼本地男子莫哈末法立茲是茜蒂·艾莎的男友。

刺殺行動的新組織要素

但金正男被殺案無論查究結果如何,有兩點將成為后來犯罪者的重要借鑒手段,極有可能引發模仿犯罪。

印尼籍女嫌犯茜蒂·艾莎的被捕,使一些分析者認為此案由朝鮮參與這一結論很難令人信服,理由是“兩名女嫌犯的犯罪方法太非傳統和粗心,不符合朝鮮特工的作風”。韓國議員金鐘達(KimJongdae)接受采訪時說:對金正男的襲擊“令人難以置信地馬虎”。

我部分同意這種判斷,這不是專業特工所為。習慣使用專業特工從事特殊行動的西方國家可能難以理解這一點,但生活于中國這種連海外搜集情報、國內監視他人都使用“群眾”的環境中的人,則相對能夠理解這種情況的發生。

從茜蒂·艾莎的供述來看,她真有可能是被臨時招募去從事噴霧“惡作劇”,就算她心里可能知道不止是“惡作劇表演”,但在利誘之下,她會安慰自己:噴霧的后果可能是讓人昏迷,瞬間失去知覺,并未往死亡這一嚴重后果上想。從她第二天公然回到現場的這一舉動來看,很可能是這樣。

讓執行任務者在不知道后果的狀態中卻殺了一個人,這種暗殺行動設計得非常巧妙,但卻讓世界處于極度不安全之中。現在的殺人武器不斷翻新,華盛頓那家間諜博物館里陳列的物品,包括冷戰時代著名的毒傘槍。前蘇聯克格勃(KGB)不止一次使用毒傘槍刺殺異見者與特定目標人物,其中最著名的就是1978年9月保加利亞異見作家馬爾科夫(GeorgiMarkov)被刺殺事件。馬爾科夫在倫敦滑鐵盧橋被人用雨傘戳了一下大腿,當時未在意,四天后中毒逝世。事后證實,克格勃利用雨傘制造無聲手槍,發射致命的蓖麻毒素。這種毒雨傘在冷戰時期是相當先進的刺殺工具,但較之這次刺殺金正男行動中使用的噴霧,實在算是小兒科了。

如今是網絡時代,一個組織、一個政府通過網絡或者廣告招募人員,讓被招募者完成職業特工的刺殺任務,既不露痕跡,又難于防范,且極易得手。關注這種刺殺行動中的新組織因素,提醒世人不要因為一點利誘就成為被人(或者組織)利用的殺人利器,就是金正男刺殺事件給世界留下的經驗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