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流】中國最小的右派

2017-02-15|来源: 網絡

一天上午,我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電話是從家鄉打來的:“你是鐵流先生嗎?我叫葉明,成都人,向你拜年!……今天我打電話來是想向你提供一個最小右派的信息,你知道不,最小的右派是誰?”

我不假思索回答:“云南昭通的李曰垓,十六歲。”這個信息剛得到,也是云南昆明朋友向我推薦的,他新近向胡錦濤總書記所寫的一封題目叫《關于“反右”歷史欠賬的法理認定和解決》的公開信。這封信寫得真好,文字流暢,用詞嚴謹,有理有據,無懈可擊。他十六歲劃為右派,強行送往監獄改造,花了十多年時間自修完高中到大學的全部課程。二十二年后的1980年“改正”后的他,竟然當上了一個學校的校長。

這就是中國的右派!

他聽后,在電話里輕輕一笑說:“我手里這個右派比他還小四歲……”

“十二歲?”我驚得叫了起來:有誰相信十二歲當右派?我道:“不會吧,十二歲還是個童音未變的小孩,還尿尿呢!”

“真的!十二歲就劃成右派,《龍門陣》上登的還敢假嗎?”朋友語調堅決,不容置疑。

《龍門陣》原是四川省文化局主管的一個通俗刊物,已有三十多年歷史,現劃歸四川出版集團主管并主辦,是個官方刊物。所刊發的文章絕對準確無誤,80年代初我曾在上面發過文章。這下我不能不相信了,忙說:“你能不能把這期《龍門陣》寄給我?”

“寄,明天就寄!”

2009年2月9日下午4點,我終于收到了2009,2(總第230期)的《龍門陣》,在32頁上醒目加黑標題《中國最小的“右派”》,作者叫李可剛。現我一字不改不漏,照錄于后:

反“右”運動初期,各單位號召大鳴大放,給黨員提意見。當時,四川達縣(現已改為四川省達州市通川區)一家帽鞋生產合作社的職工冉某,給縣城關鎮的某領導提了意見,并請人畫了一幅漫畫。冉某因此被劃為“右派”,不久跳大橋自殺身亡。至于漫畫,最后查出是小學5年級學生、年僅12歲的張克錦所畫。

當時,12歲的張克錦對于“大鳴大放”之類,完全不知道是咋回事。張并不認識這位鎮領導,他的家人也與該領導沒有任何瓜葛和恩怨。因他很小就表現出了繪畫天賦,曾獲得過少兒繪畫大獎,有了一些名氣,鄰居冉某就請他幫忙畫了一幅題為《一手遮天的×××》的漫畫,諷刺該領導,這就闖了大禍。不過張克錦畢竟只是個12歲的孩子,“右派分子其名于他似不合適。有關領導經過認真研究,最后確定冠以“右童分子”之名。

張克錦這頂“右童分子”的帽子,一直戴至21年后的1979年,中共中央決定全部摘掉右派分子帽子之時才被摘了下來。當時,張克錦的《平反通知書》由有關方面送交到他原來讀書的那所小學,即現今的達州市通川區第一小學。

當年劃為“右派分子”的人,并沒有都抓進監獄,但張克錦不知為何卻被關了7年。那是1958年4月里的一天,張克錦正在教室里上課,突然看見窗外有人向他招手。他一看,是街道居民委員會分管治保工作的一個阿姨,很熟的。老師看見了,就讓張克錦到教室外面去。

在教室外面,阿姨對張克錦說:“你跟我一起到城關鎮去一下。”

“我在上課,到那里去做啥子?”張克錦不解地問。

阿姨說:“領獎。”

“領啥子獎嘛。”

“領吆麻雀的獎。”

1958年春天,全國人民響應毛主席“除四害”的號召,在全國范圍內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包括消滅麻雀在內的運動。人們在街送巷尾、田間地角各個地方,或拼命揮動竹竿,或使勁敲擊臉盆,聲嘶力竭地吶喊著四處追攆,讓麻雀得不到片刻停歇而累得從空中掉落下來,毀滅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張克錦疑惑地對阿姨說:“那幾天吆麻雀,我只是跟著大人們在山上東奔西跑地跑了一天,連一只麻雀也沒有吆下來!”

阿姨有些生氣地說:“娃娃家哪來那么多的話,叫你去你就跟著一起走嘛!”

張克錦只好閉上嘴巴埋著頭跟阿姨來到城關鎮。一到那里,便見禮堂里人山人海,還沒有等張克錦回過神來,已經被人雙手反剪著推到臺上。一片震耳欲聾的口號聲中,張克錦嚇得大哭起來。

一個12歲的孩子,就這樣被抓進了監獄!當時既沒有向他出示逮捕證,也沒有讓他簽字畫押。正是在監獄之中,張克錦被戴上了“右童分子”的帽子。

張克錦平反落實政策后被安排了工作,退休前為四川省達州市通川區總工會工人文化宮美術專業干部,活得還算不賴。那幺小就被關了7年,出獄后又一直戴著帽子受到常人難以想象的精神折磨,歷盡艱辛,棱角理應磨禿了吧?不!張克錦完全不是那種低頭哈腰、謹小慎微、反應遲鈍、一臉晦氣之人。他長發披肩,打扮入時,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得多。他愛好廣泛,除繪畫書法以外,尤喜讀書集郵,也喜歡與京劇票友們相聚,拉琴吊嗓,自娛自樂。因為讀書較多,常常喜歡評估論今。講話時神采飛揚,口若懸河,乃至于手舞足蹈。他家的住房比較寬敞,還開設了少兒美術書法培訓班,許多朋友都把孩子送到他這里來,利人也利己。

我是張克錦的老熟人。他對我說,當年被劃為“右童分子”,全國“獲此殊榮”的大概只有他一人。我說,真是委屈你了。他卻說,已經過來了,也就無所謂了。歷史只不過和我開了一個玩笑,給了我一個“吉尼斯”金牌!

葉永烈先生所著《反右派始末》一書中,曾說四川雅安的李天德是中國年齡最小的“右派”,時年19歲。但我在四川東北某地的一位朋友,劃“右”時年僅17歲。跟劃“右“時年僅12歲的張克錦比起來,他們只能退居其次了。(完)

讀完此文,我掩卷沉思,在荒唐的年代竟有如此荒唐的事!中國,你人權在哪里?還能這樣荒唐下去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