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中國政局翻轉 現強烈信號

2017-02-13|来源: 看中国

中共國安部原部長馬建去年底被開除黨籍,之后與其密切的富豪郭文貴在海外發聲為其開脫辯護。了解中共權斗黑幕資深媒體人姜維平為此撰文,借遭馬建等人打壓的商人謝建升當年出逃海外,披露不少大陸官商界黑幕。他并指謝建升據說將回國,是強烈政治信號。

香港《前哨》雜志2017年2月號刊發了姜維平撰寫的《馬建被雙開,謝建升回國》一文。

文章稱,中共中紀委去年12月30日宣布國家安全部原副部長馬建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此前,海外有媒體稱,曾舉報馬建和張越的民企老板謝建升將回國,這是捆在一起的兩枚輿論界的重磅炸彈,一些冤假錯案將獲得平反,更多蒙冤的類似謝建升的民企老板將回家。

中共國安部職能錯亂

文章認為,在周永康擔任“政法王”的年代,國安部職能錯亂。現在披露的馬建黑幕,如果不是一個民企老板不屈不撓地披露,長達幾年的窮追猛打,誰能想象,堂堂的一個國安部的副部長,竟能墮落成徇私枉法的腐敗分子,馬建原為國安部長許永躍的秘書,助理,也就是說,是他的心腹和紅人,他手里掌握著至高無上的權力,而又缺乏監督和制約,他才有條件肆意妄為。

文章指,馬建等貪官們把安全部當成內斗斂財的工具,其貪得無厭,膽大包天令人嘆為觀止,他想掠奪民族證券的股份,就能操控法院,把首都機場集團的董事長張志忠,以受賄罪判刑12年;他想吞掉東方企業集團的財產,就能指使承德市公安局的哥們,把張宏偉暴打一頓,逼其低價轉讓股份;他想巧取豪奪北大方正的股份,就可以找到把柄,網絡罪名,把李友投入看守所;他想侵占河南省焦作凱萊大酒店的錢財,就能以“監獄撈人”為交換條件,把謝建升的數億資產據為己有,并把焦作市公安局的副局長王紹政關入監獄,等等。

姜維平說,這一切,都是馬建與張越,孟會青,郭文貴等人,組成的徇私枉法,貪污受賄集團精心策劃的,其狂妄,野蠻,霸道,專橫,貪婪都令人發指。由于海外報導的一部分還被國內官媒屏蔽,故很多人對馬建還有一種神秘感,不知內情,因此,隨著案情的進一步審理,應當多披露一些,還廣大讀者以知情權,以利改變以往國安部工作無人監督的局面。

馬建被查不是孤立事件

姜維平認為,馬建被查不是孤立的政治事件,許永躍就曾下令國安部處級干部高輝等馬仔抓人,還有其他平級,下級的官員,其它省市的國安系統,都有類似情況。

他還舉例親身經歷,見證了薄熙來當政時,大連市國安局的墮落和變質,薄熙來把他家的廚師,司機車輝(又名車克民),培養成為國安局領導,由于局長要經過市人大把關,舉手表決,而市委書記于學詳比較正直,堅決不同意,他鼓動人大代表杯葛,結果小學沒畢業的“文盲”車克民落選,薄熙來大怒,任命他為國安局黨委書記,又選一個聽話的“馬屁精”,“老特務”萬國濤為局長,而誰都知道,車是實權派,萬是跟班的,于是,薄熙來下令監聽于學詳等人的電話,利用安全局反間諜的進口設備,監控,跟蹤,恐嚇,抓捕,整肅黨內政敵和批評薄谷夫婦,聯手貪腐的人士,制造多起冤假錯案,把數以百計的良民投入監獄。

其中從2000年12月4日,到2006年1月3日,他們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只辦成一個案子,就是姜維平自己的“文字獄”,他們千方百計地搜集證據,要把他打成間諜,結果一無所獲。

文章說,國安部人員權勢太大,不僅身居高位的馬建可以呼風喚雨,而且,安排在基層的車克民也是如此,他領導下的特工人員王富選,彭東輝,鄭義強,藺剛等人都曾徇私枉法,不可一世。原本特務身份是要保密的,但這伙人都身份公開,天天混跡社交場所,吃喝玩樂,狐假虎威。其之所以如此猖狂,就是因為許永躍自1998年至2003年,其擔任國安部長多年,貪污受賄,包養情婦,支持下屬徇私枉法,到處斂財,不僅阻擾聶樹斌案平反,而且還包庇和縱容馬建等人橫行霸道。他以陳云秘書的資歷,搞圈子政治,攏絡了一批人馬,另立山頭,根本沒把王歧山放在眼里,18大之后不收手,一點也不奇怪。

馬建羈押在大連是現世報

姜維平說,前不久,有大連老鄉從國內來訪告訴我,馬建,高輝等人,就羈押在大連看守所,有朋友在酒桌上調侃說,監禁馬建的那間牢房,就是當年筆者住過的,有時他心情壓力大,哀聲嘆氣的,吃不下飯,睡不好覺,管教就說,你給許部長當助手,風光一時,抓捕“打薄專業戶”的姜記者,就是你們簽得字,薄熙來沒少給你們好處吧,你沒想到風水輪流轉,現在,人家姜記者自由了,你卻進來了,這是報應啊,你還愁啥?慢慢地熬吧,不判死刑,你就撿條命,我想,這些情節未必都準確,但他關在大連則是真的,難道這僅僅是一種巧和嗎?

姜維平認為,據香港《南華早報》稱,馬建擁有長達30年的國安部門工作經驗,但2006年升任副部長,專門負責反間諜業務運作,接任部長的呼聲甚高。他認為馬作為江西人的馬建之所以牛逼,是因為其與曾慶紅關系密切,但如今,曾自身難保,也顧不了他,這位85屆西南政法學院學生,還是精通法律的,畢業后不久就進入了國家安全系統,曾負責國安部第十局,應當干點正事,卻墮落成貪官污吏,可惜可嘆。

謝建升回國是一個強烈信號

姜維平文章稱,幾乎與馬建被“雙開”的同時,海外媒體披露說,謝建生將結束流亡生涯回國,他被撤消了通緝令,自然從加拿大回去是早晚的事。

但姜維平認為,這個案子非同尋常,它不僅涉及商場和官場的結合點敏感問題,而且,給其它遭到黑打追逃的民企老板帶來希望的曙光,2014年底,被列為經濟犯罪嫌疑人的謝建升得知,郭文貴用金錢操控張越,馬建等人,抓捕了焦作公安局副局長王紹政,接著馬上就要拘留他,立即采取精巧的反偵察的手段,流亡海外。

據稱,謝建升舉報郭文貴侵吞他的億萬財產,焦作公安局立案,由王紹政任專案組長,本該抓捕涉嫌詐騙的郭文貴,但他買通馬建,張越等人,先下手為強,已密謀圍獵謝,有人給他透露消息,他立即在2014年夏秋之交的某一天黎明時分,把手機打開放在辦公室,讓心腹把車開到酒店后門,他先抵達車站,悄悄改乘高鐵遠去廣州,再由那里的好友駕車開到珠海,又乘船到達澳門,接著,取出身上的護照和綠卡,乘飛機抵達溫哥華,又輾轉定居多倫多。

姜維平說,假如謝建升被郭所操控的人馬抓捕,另一種故事將像張志忠案一樣,在官媒上渲染,張越,馬建,孟會青等人徇私枉法的真相將永遠掩埋,可惜只差一步,中國政局的場景翻轉,江派人馬倒臺,曾慶紅勢力走弱,給謝建升創造了機會,他善于利用海外媒體,揭露案情的來龍去脈,逼得中共高層不得不面對馬建案和張越案,風聞事情敗露的北京地產大亨郭文貴腳底抹油,也逃往海外,但他選擇在美國,而張越,馬建卻抱著萬貫家產,成了中紀委案板上的肥肉,據說,張越在落馬前,曾通過關系向謝示好,郭文貴也愿意拿錢擺平,但均被性格倔強的謝建升嚴詞拒絕。

姜維平最后說,希望謝建生的還鄉,成為一個強烈的政治信號:當局不僅多抓貪官,而且還要糾正酷吏制造的冤案,使一些蒙受不白之冤的好人回國安居樂業。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