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祕境高山湖泊─秘魯萬卡亞

2017-02-13|来源: 自由時報

慢速快門下的瀑布群景致跟中國的九寨溝頗為相似。

此行目的地是秘魯中部,安地斯山脈上的千年古城萬卡亞(Huancaya)。距離首都利馬(Lima)大約400公里,由於沒有直達巴士,行車時間大約要15小時。我跟剛認識的秘魯朋友Jose在前一個小鎮維提斯(Vitis)下車,接下來準備步行到萬卡亞,原因是Jose想省約新臺幣10元的過路費。我們剛花了10小時轉了4次車,從大巴、三輪摩托車、小巴到破房車,也只有怪人跟瘋子才會在海拔3500公尺的地方下車步行,忽然覺得我跟Jose應該會成為好朋友,不過我大概快高山癥了。

跟著沙發主人勇闖山城

秘魯的面積有128萬平方公里,約是40個臺灣大,高山佔了30%,南美的古文明印加帝國就是從秘魯高山開始發展,要了解秘魯一定得從山區開始。我從利馬搭著夜車,前往高山萬卡亞區時,就是這麼告訴自己的,因為這是一個完全意外的旅程。

這次的秘魯旅行,我選擇沙發衝浪的方式,在行前已找好免費提供住宿的沙發主,接待我的是住在利馬的Jose。他在市區有獨棟的3層透天公寓,我可以住寬敞的客廳跟舒適的沙發,但東西一放下,Jose就邀我去登山:「那邊有絕美的湖景,我看過照片。」Jose是這麼說的,不過他完全沒有訂任何車票跟住宿,一切見招拆招。

主人都要出門了,客人哪有拒絕之理?24小時之後,我們到達3,500公尺,氣溫零下的萬卡亞,頭痛欲裂的我確定高山癥發作了。我們在高山的古城裡找了一間樸實簡陋的民宿,一樓的通鋪有5張床,只剩中間原本民宿主人在睡的大床,床頭是他家祖先的照片。Jose幫我跟民宿要了專治高山癥的古柯葉泡熱水喝,加上兩片頭痛藥後,他說:「兄弟,這邊的夜景真的超讚,要不要出發了?」走出民房,已是夜裡10點,石階巷弄裡寂靜無聲,走出小鎮避開光亮,高山的銀河星斗躍然眼前。在氣溫零度的冷冽空氣下,只剩溪流的潺潺水聲,卻愈顯寧靜而療癒。

萬卡亞近年被政府劃定為生態保育區,屬於利馬區的Yauyos省,萬卡亞是區內最具規模的山城,是近年新興的旅遊地,以高山湖泊聞名。從小鎮往北走,景色是農田伴著冷冽的卡涅特河RíoCa?ete,還有小瀑布散落其中。

到萬卡亞的交通非常不便,彎曲的山路狹窄難行,多是懸崖山谷路段,頗有危險性。萬卡亞之前會路過維提斯小鎮,即為我們下車步行之處,大約只有幾十戶人家跟一個學校及教堂,鎮上也有民宿,觀光客不多。萬卡亞鎮多為低矮的兩層夯土與石造建築,小鎮有10間以上民宿,規模都不大,多數條件不佳,最好懷抱感恩之心入住。鎮上市集就在小教堂前,一旁還有展示印加帝國的木乃伊博物館(門票約新臺幣100元),也是旅遊包車及小餐館的集中地。

高山祕境賞絕美湖景

在萬卡亞次日,Jose又有驚喜:「其實萬卡亞附近好像還有個小村莊威卡(Vilca),那邊才是真正的湖泊區,早點出發,晚上就可以回到鎮上。」接著我們搭上廣場小巴,往更險峻的山路出發,出了萬卡亞手機也完全無訊號。

到達威卡需3小時(小巴每人約新臺幣200元),在塵土飛揚懸崖路段,司機開得奇快,順著河流往上,可看到高山潟湖LagunadeHuallhua。陽光下碧綠的湖水,偶爾可見小艇航行其中,似乎是當地旅行社業者安排的行程。

到達小鎮,首先迎接我們的是天空中純粹的藍,不帶一點雜質。藍天下則是如階梯狀高低起伏的瀑布群,碧綠水色在陽光照耀下層疊起伏,潺潺水流光影變化萬千。景色如同中國的九寨溝或是克羅埃西亞的12湖區,應屬於喀斯特的石灰巖侵蝕地貌。

當時正逢秘魯的4天連假,有不少人直接從利馬開10幾個小時的車,來湖邊紮營,甚至還帶了充氣橡皮艇滑行湖上,寧靜的小村塞滿不少觀光客。走過湖邊的小橋,會見到村民牽著馬匹讓遊客乘坐,可到湖區或是繞行小鎮,2小時約新臺幣500元。

威卡鎮不大,是個沿山而建的小農村,居民約百來戶,海拔在3,800至4,000公尺之間,沿著石階步行至山腰上約2個小時,可居高臨下眺望威卡,遠方則是海拔6,000公尺的高山。假日的威卡幾乎都是本國觀光客,幸未過度商業化,依然是高山裡的農村模樣。到了傍晚,回程的巴士已無空位,也無便車可搭,Jose提議步行回萬卡亞,想到呼嘯而過的巴士,跟頭痛不斷的高山癥,只能選擇住在村裡的農家民宿。

遊客散盡農村靜謐安逸

之後兩天的三餐都由民宿打理,餐餐充滿鄉土野味,秘魯主食以米飯或玉米泥為主,餐點約在新臺幣100元上下,主餐為烤魚或是烤雞。民宿的傳統烤雞頗值得一試,會用控窯的方式烤,將生肉加上香料用土窯包覆,再起火悶燒,味道不錯。

從鎮外小路往山上走去,可見到整個河流呈現U字型,將威卡鎮包圍,寬廣的河水星羅棋布地散落許多階梯形的小瀑布,不知是野馬還是村民豢養的馬匹總是在湖邊飲水休憩,再往山坡走去,更顯安靜,下方流水聲音漸漸趨緩。

拐過幾道彎路,前方卻也有細微溪水聲,隨著聲響,山谷中的小瀑布出現眼前,卻也出現野生的牛隻在水邊喝水,完全不理會我們的到來,依舊一派悠閒。

次日起來,遊客盡數散去,全鎮只剩我們兩個外人,威卡回復到炊煙升起,雞鳴狗吠的農村景象,前日城市人帶來的喧囂,宛如一場夢境。

回到萬卡亞,我們搭上從利馬自駕來的遊客順風車,分攤了油費便往利馬出發,結束了這2天在威卡鎮手機無訊號的日子。回程的順風車在夜間依舊飛快,我們在半路的魯納瓦納(Lunahuana)過夜,這裡是往山區較大規模的城鎮,海拔600公尺,鎮上最繁榮的地方都在教堂周遭,有許多小餐館,每餐價格約在新臺幣300元上下,味道一般。

魯納瓦納許多經營戶外活動的旅行社,如泛舟、攀巖都相當盛行,不僅有許多度假飯店,附近還有釀造皮斯可(Pisco)的酒莊,倒是非常值得前往。鎮上也有許多商店都販賣皮斯可酒,價格比都市便宜許多。皮斯可是秘魯的國酒,是由葡萄蒸餾釀成的40度以上高濃度烈酒,並無紅、白酒的甜味,一般都做為雞尾酒的基酒使用。我參觀了BodegaelSol酒莊,是經營3代的百年莊園,高超的釀酒技術研發出了多種不同的香氣口感,嗆辣溫潤盡皆有之。

回到利馬,文明的便利生活,讓人喘了口氣,到處施工的城市展現出這裡是南美經濟最繁榮的都會。但我卻想念起數百公里之外的山居時光,以及那晚星空下的潺潺水聲,還有那令人頭痛的高山癥。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