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郭文貴們的出路

2017-02-12|来源: 看中國|标签:郭文貴 肖建華 

2017年2月12日訊精明如郭、肖者,不難看透,本質上,皇權專制是所有野蠻政治的根脈,而共產專制政治是它的變異種一一更甚的邪惡、冷酷、暴虐。國權私屬是它們的共性。時下中國富人們昏聵的邏輯是,先是官商勾結為姦發財,再進一步作成更高的攀結合股為大姦發大財,以鐵了心俯伏在朝靴下附命於這個兇殘的反人類體制為保身家要訣。如此邏輯是建立在官商永居平安,惡體制永遠不滅的假設裡。而郭文貴、肖建華、劉漢、周永康、郭伯雄等無數官商的悲劇下場證實著,幻想以此種手法來活命保錢是何其的不靠譜。即便階段性的得了平安,運氣足夠好,倚恃了勢焰熏天靠山,但隨著將至的體制崩潰,被清算是在不可避免的預想中。

這個春節裡,郭文貴、肖建華兩個富人的名字膠住了這世間第一看客大國看客們的注意。據悉他們的事件仍在微信圈裡發酵刷屏,人民對流氓權貴間露骨互撕的宮斗戲委實癡情的可以,於無恥權貴及其曾經合股為姦的寵奴子們間的政治八卦和骯髒黑幕意趣盎然。總有迭連不輟的赤身肉搏活劇看,算是這國麻木看客們的獨有」幸運」。

我們與郭文貴們的世界實在是隔膜的可以,或竟是我自己向來的不大留意,像他們斷乎不會留意我們的生滅一樣。

春節前後得了世界上尚有郭文貴、肖建華兩個人的新見識。有錢,是這新見識裡最清晰的部分。

於這金錢作了一切尺度的奇葩國裡,他們曾是傾國嘖嘖稱好、膜拜的模範,這是能定下來的。

在我個人,於郭、肖們信息的全然盲知倒也不算什麼值得在意的失誤。終被留意開來的是郭此前的公開爆料、肖的突然」北上」,以及先前他們殊途而同悲的」逃亡」去國命運。

人世文明生長逶迤延綿了數千年,獨中國與這生長無關。國人總不肯醒著,富人們的昏昧更其乾脆徹底。他們從未得過人的活法,總不肯試著撇清於不義政治的」勾連」,這便決定了他們在此前這國所有的歷史裡得了與不義政治共命運的局面一一有生命卻無生長,無論是他們的見識、德行、還是人性。

中國箴言」富不過三代」哲學地詮釋了這國富人們的運命窠臼,永不改變的是對野蠻叢林政治的委身與依附,便也永成了黑暗政治生滅循環的一部分。

無疑,富人們悲慘的運命規律,是這國黑暗及昏亂政治歷史和文化成績的一部分。縱觀這國歷史,富門階級的命運總體上不在永被他們鄙視的貧窮人民以上。作為一個整體或社會存在,中國富人們於1949年後得了被徹底根絕的命運,其被毀滅的冷血及徹底性人類史上空前絕後而駭人聽聞,幹下這種滅絕人類聲譽罪惡的正是今天暴富權貴們的嫡親父輩。

當下中國最可怕現實是人的不再思想,而這正是共產黨得了的邪惡成績。中國人,旦有了常人的感情和思想,邪惡政治的基礎便灰飛煙滅一一人們會問:當年徹底消滅富人的理由若正當,容今天那些富可埒國的共產黨人存活下去的理由還能正當嗎!當年依著彼時的社會規矩正當生長成的富人們尚該斬草除根,為何偏今天格外醒目地恃強力壓逼饜噬貧弱人民膏血的暴富者們就不該死?

情況是有了些不同,正有越來越多的人清醒起來,這意味著這國富人們的可慮命運又會歷史的臨到。但就具體的個體論,這命運卻不是不得避免,這算是個空前的不同。

肖無疑是被中共黑幫綁架」北上」的,這是鐵的現實,稍有在中共國過活經驗者無不心知肚明,無論此間的手段怎樣的使看客們眼花繚亂,劇情怎樣的跌宕起僕。肖的被綁架及之前彼與郭文貴共同的亡命去國命運,又一次鐵一般地證明著,於中共叢林政治肆虐裡,沒有任何人可作了茍安的例外。劉少奇、張志新們被冷血虐殺的事是久遠了點,賈敬龍、雷洋們的死例雖然鮮活,卻究竟還不是些煊赫的權勢者,但郭的暴料、肖的」失蹤」,讓人看到,暴富如他們者又當怎樣!縱令權勢熏天赫地如」領導同志」周永康、郭伯雄者流,說滅門就滅門,可有過纖毫的拖泥帶水!便是今天腆臉挺肚、不可一世在上掌權者的囂張,不過是仆倒前的周永康耳,體制本質的生命規律不為任何人的意志而改變。於惡貫滿盈的中共匪首們而言,一至邪惡政權崩亡,屆時恐欲有周永康們的命運而不得,究竟誰能逃脫被他們各自決絕要拓通的死途尚在不確定裡。

「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盡公卿骨」

就不義政治的歷史宿命論,中國箴言」多行不義必自斃」是鐵的真理。過往歷史顯明,在這國,不義政治被覆滅了二十幾回,這正是這國富人們運命生滅規律回合。

不義政治是人類社會一切善及美好生長的剋星,這也正是中國富人階級眼界及見識總不生長的所是。不義政治以人性黑暗為存活及生長條件,其與黑暗人性及昏昧見識互為命脈而互予強化。共產專制政治在這方面的意義更加的乾脆而清晰,它以掏空為其服務的骨幹分子的全部人性為條件,予盡喪天良人性者以不含糊的回報。它以無情來成全貪婪人性,而貪婪人性正作了它無情的基礎。正是這種無情的瘋長,終於在一定階段作了為其服務骨幹分子的絞肉器一一當然這是在先絞盡了他們的人性以後的事了。

中國富人們從不見有試著弄清人生命的應有之意,這既是他們向來命運悲慘的全部原因,更是它必有的結果。這決定了他們中絕大多數人的鼠目寸光,猶鼠子般生滅在見識的昏天昧地裡。像鼠子間為食利爭得血濺膏滴事在他們中間不絕於聞,使他們為人類良知及有意義的生活價值仗義勇為則絕見。

心靈決定著一個人有著怎樣的眼界。年前看了四川一些地區貧窮人民的苦難生存現狀讓人黯然神傷,卻見馬雲先生正在為美國人的」一百萬個就業崗位」劬勞。這些身價億萬的富翁們,從不試著思索奔走於貧窮國人中間與他們個人命運關係的意義,總在露骨的媚權間尋得心理的一點可憐安頓,以在權力鼻息下撒歡為榮、為生命的最高意義和出路。雖則他們向來是有精明而無遠見,但於這國裡有著怎樣邪惡的、悖棄人類感情的暴虐政治及怎樣龐大而貧窮不堪的人民之現狀,他們同樣的心知肚明,而向來的麻木不仁是他們鐵了心腸的態度。

郭的爆料視頻我留意了一下,彼算得上精明人是個能有的認定。不客氣的說,他對這個早已墮至人類文明共識以下的無恥政權還顯有著不大能說得出口的幻想。於他,這是有道理的。彼對這個制度的野蠻及腐爛瞭然於心,正是這種瞭然下的手段成就了他」中國特色」的財富身份。他滿嘴胡謅說中國官員多數是好的,壞種只是極少數人,這是彼不可饒恕的狡黠和不義的繼續。於這國當下實情的認識,即便雙目失明亦不過如此一一依然幻想著永續媚權貪攫不義之財的酣夢,這卻也正是他致命的糊塗硬傷一一彼已顯明瞭的、當年要挾貪官髒吏的手段,讓哪個尚未落馬的貪官不駭懼?郭先生如此經歷仍不肯清醒過來另闢蹊徑,鋪就自己好將來的路,使人替彼扼腕。

精明如郭、肖者,不難看透,本質上,皇權專制是所有野蠻政治的根脈,而共產專制政治是它的變異種一一更其的邪惡、冷酷、暴虐。國權私屬是它們的共性,但卻有很大的不同。對於專制制度附庸及投機者而言,皇權制更有可期性及確定性。首先,國權一姓私屬具有實在性,更無異姓輪流坐莊於依附及投機勢力的不確定風險。而共產專制則不然,看看毛麾之後的權力坐莊規律,上臺者必得有超出人理的兇殘人性,不含糊絞殺前朝倚重而夯實自己的貪攫基礎,否則,不是作了胡耀邦、趙紫陽的去向,便是乾脆的傀儡似面癱胡君,這種十年一循環規律直是附庸及投機者的噩夢。

時下中國富人們昏聵的邏輯是,先是官商勾結為姦發財,再進一步作成更高的攀結合股為大姦發大財,以鐵了心俯伏在朝靴下附命於這個兇殘的反人類體制為保身家要訣。如此邏輯是建立在官商永居平安,惡體制永遠不滅的假設裡。而郭文貴、肖建華、劉漢、周永康、郭伯雄等無數官商的悲劇下場證實著,幻想以此種手法來活命保錢是何其的不靠譜,總不在毀滅的概率以下。即便階段性的得了平安,運氣足夠好,倚恃了勢焰熏天靠山,但隨著將至的體制崩潰,被清算是在不可避免的預想中。

郭文貴們眼前倒是有一條光明的出路,真正能保身家平安的就是現在開始的自醒救贖,加入中國光明力量而不是繼續官商勾結和獻媚攀附這個必要崩潰的體系。

2017年後中國富人們將臨的路不是救贖就是被清算!任何人,任何勢力在這樣的價值面前不當存有任何幻想。

肖建華被抓後還再表衷心,這是彼於己致命的侷限。什麼一貫愛黨咧愛國咧,從未參與反政府勢力咧。這樣的顢頇昏昧,即便真得了惡黨侑免,終逃不過人民的清算。我在此再次督促郭文貴、周永康們,是至各自救贖的時候了。救贖之道在於成為反抗中的一員,怯於使力就出錢。辛亥革命富商官員尚知道出錢出力,尚連這點意識都沒有的官商焉得能有好將來。執迷不悟則終將成了子孫後代永遠的負累,留給子孫後代再多的錢也消弭不了這種負累,他們定會為你必將得到的清算所累。俯就正義的勇氣是大智慧、是留給後代最可寶貴的財富。許多仁人志士及其親眷們為了中國的好將來家破人亡,正承受著的生活之艱超乎想像,他們的窘境是人類文明的不名譽,屬每個中國人的恥辱,對他們救助就是對個人命運乃至靈魂的救贖,通過這種救贖讓更多的人成了未來好中國的贊助者,這價值勝過你們此前擁有的一切積累!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