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超級白手套肖建華失蹤的一點猜想

中國資本大鱷肖建華在香港失蹤,引發的猜測紛繁,大致不離權斗與反腐這兩條線。說得最多的是讓中國富豪們深感不安,還有人將其與李波被綁架類比,認為有損香港一國兩制的法治;更有外媒認為因肖是加拿大公民,肖被抓間接冒犯加拿大,等等,這些看法只有“讓富豪們深感不安”是真實的,其余都可當一種說法觀之。

我的看法有點不同,鑒于肖建華享有“資本市場超級白手套”之譽,結合兩大背景因素,中國外匯儲備1月跌破3萬億(2.998萬億美元)心理關、外管局2月初出臺新規要求境內基石投資者將境外IPO募集的美元按比例調回國內結匯,這才是肖建華失蹤的“新聞眼”。

“超級白手套”后面都有誰?

與肖建華接近齊名程度的資本大鱷是徐翔,號稱“私募一哥”,其長項是在中國股市翻云覆雨,徐已經栽在2015年中國政府救市行動中了。坊間傳聞徐是一些人的白手套,但只說背景很大,具體是哪些人至今未見公布。但肖建華不同,肖的主戰場在香港股市,手中拽著一大把境內基石投資者的線。而關于肖建華和他的“明天系”王國,早在2013年1月,就由國內《第一財經日報》與《南方周末》相繼做過報道,兩篇報道利用查詢得到的各種資料,展示了“明天系”在短短十幾年時間里,頻繁注冊投資空殼公司,迅速成為參股或控股數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機構的資本帝國,資產總規模近萬億。特別值得 留意的是報道留下的想象空間:太平洋上市黑幕曝光后,多名證券界人士涉案,并牽連副部級官員、國開行副行長王益被“雙規”,另一位資本大佬“涌金系”掌門人魏東跳樓自殺,但太平洋證券的最終控制人肖建華卻成功逃過此劫。報道稱此中原因“一直是一個待解之謎。不過,此次事件之后,肖建華逐漸淡出國內資本市場。”

是誰保護肖建華成功逃過此劫?《紐約時報》2014年6月4日在《被六四改變命運的商人肖建華》一文里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參考資料。該文提到肖建華頻繁利用“殼公司”作為投資工具,掩蓋真正股東身份的投資方式。行內早就猜測肖擁有特權,能夠參與涉及國有資產的交易,并與統治階層的家人共同獲益。肖建華承認,他結識了不少中共高層領導的子女,并與他們“碰巧”一起投資,比如 2006年,肖建華曾為前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代為收購山東魯能電力,以30多億代價鯨吞估值高達700多億的魯能。2009年又出資3.5億,收購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女婿李伯潭名下的一家房產公司。2012年,肖建華還出資收購了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戴相龍的女婿車峰的一家公司。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習近平開展反腐之后,肖建華還接盤了習的姐姐齊橋橋的秦川大地公司股份。

2016年的胡潤百富榜顯示,肖建華坐擁大約40億個人資產。

有了朝中這么多貝勒、貝子與其合作,肖建華被稱為“資本市場的超級白手套”并非虛譽,為一干地位“超級”的朋友征戰資本市場,當然就是“超級白手套”。

也正因為肖建華有這么多有能量的朋友罩著托著,私募一哥徐翔進了局子后,他氣定神閑地降臨香港那著名的四季酒店,一住就是四年。他選擇留在香港“北望樓”繼續北望,而沒有徹底遠遁他的入籍之地加拿大,只有一個原因,即肖建華對他那眾多的“超級朋友”有信心,因為這些朋友幾乎囊括了 三屆中常委的親屬,哪邊都有人能夠說得上話。

如果有讀者不知道四季酒店的名號,可去看《揭秘滯留香港四季酒店的大陸富豪們 從蘇達仁到肖建華》(騰訊財經 ,2014/11/25)

肖建華為什么被帶回北京?

這段純屬個人分析。

有人說肖建華是中共高層新一輪權力斗爭的棋子,這話既對也不完全對。

說這話對,是因為中央政府確實想借助肖建華做成某件緊迫大事;說這話不完全對,是因為這件大事的目的不是反腐與權力斗爭,而是為了解央行外匯金庫美元日少之急。2016年,中國取消對外收購的交易高達700多億美元,但外匯儲備在今年1月還是穿破3萬億之底。因此,國家外匯管理局資本項目管理司司長郭松在接受中國外匯網采訪時,談到2017年中國匯改的核心內容是:境外上市募集資金結束后,上市公司應及時調回資金,并承諾按一定比例的資金結匯。匯改條文分析,請參見拙文《政府呼喚美元回家 何人心驚膽寒?》(VOA,2017年2月1日)。

但是,“要求那些境內基石投資者承諾減持境外上市公司股份后及時調回資金并結匯”,說來容易做卻難,面臨的難處有二:

一、這是動自家人的奶酪,引起的明暗反抗必然激烈。我在《政府呼喚美元回家 何人心驚膽寒》一文中,已經解釋過,所謂中國的境內基石投資者,主要指一些一流的機構投資者、大型企業集團、以及知名富豪或其所屬企業。黨是太陽,這些企業與投資商,當然都是圍繞太陽轉并沾光的大小行星,也是中共統治之“基石”。企業集團是國有的當然好辦,因為GEO們的官位是黨給的,企業資產就是黨的資產,說拿回就能拿回。但一流的投資機構就不一定是“國資”了,其中有不少是紅二紅三的,而且有明有暗,躲在大量“殼公司”后面的遠比明處的要多。想弄清殼公司財富的真正主人是誰,這是一難。

二、自家人也分親疏、勢大勢小,嫡庶有別。黨爸有難處,兒女們不管嫡出庶出,當然都要從外邊拿點美元回來救急。但哪些兒子應該多拿,哪些兒子可以少拿,當爹的雖說不可能一碗水端平,但先得心中有本帳,不能被騙。如何才能做到心中有數,這是二難。

“基石”兒女借助老爸的勢頭賺了不少銀子,但這些銀子卻早就分藏海外各處,比如全世界那40多處離岸金融中心就是海外藏金窟。國際調查記者聯盟的《中國離岸金融解密》與《巴拿馬文件》雖然都曝光了一些離岸公司資料,但未被曝光的更多。欲知朝中事,得問內部人。外管局在呼喊中國基石投資者境外IPO按比例結匯,并不能期望這些基石們乖乖聽話,得先掌握基石們的家底。欲掌握他們的家底,當然只有幫他們搬錢的白手套知道線索了。只有將線索拿到手,讓“基石”們將境外美元按比例拿回境內結匯的新規才能部分落實。

從黨爹的立場來看,過去“基石”們撈錢,完全是借助中國那“家國一體”的利益輸送體制。江胡兩朝,黨一直在當瞇眼貓,放任你等在倉庫里搬糧充實私庫。現在黨要堅守外匯長城,僅僅管住小民們那每年5萬的換匯額度遠遠不夠,方才想起這結匯新招——各位“基石”們要記住,黨爹不是沒收你等的美元資產,是兌換,而且是拿貴為國際五大儲備貨幣之一的人民幣,與你等兌換同為國際儲備貨幣的美元,也算給你們一個為黨盡忠的機會,否則這外匯長城如何守得住?

本文第一節是肖建華明天系金融帝國的媒體曝料,第二段是我的推測:中國政府強力部門出手抓肖建華,其動機不是外界猜測的高層權斗,而是需要找肖建華來幫助盤點“基石”們的境外家產,讓他們“自愿”貢獻部分美元等外匯,幫助黨爹守住外匯長城。但是“基石”們如果不響應黨的號召,為國紓難,最后難免以反腐收場。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