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亂:全球化大潮遇到回水灣

2017-01-31|来源: VOA|标签:何清涟 全球化大潮 川普 

川普履任之后,政令頻出,諸多重要的話題當中,暫禁以穆斯林為主要人口的七國之人進入美國成為最搶眼球的焦點,由此激活了全球的街頭政治。如果要用一個字來概括目前的世界狀況,只能用一個“亂”字。這“亂”,既顯示了長期主導美歐政局的左派政治之亂,還涉及價值觀與利益的本末關系、全球化理論的貫徹、以及民主政治的本義及路徑等各方面,意味著全球化潮流遇到了回水灣。

本末之亂:價值觀讓位于利益

亂中之最,莫過于中國被西方政經媒三界精英共同推舉為全球化新旗手。這類文章很多,其中寫得最直接的是《紐約時報》1月28日那篇《特朗普時代將為中國帶來機遇》,這篇文章的主旨是:1、中國當世界領導者是時代的選擇;2、中國已經具備承擔世界領導者的能力。結論是:中國領導人已經開始填補特朗普上臺后形成的國際領導真空,中國還準備在環保政策方面發揮領導作用——閻學通寫此文時,北京那濃得化不開的霧霾剛剛散去不久。

中國是全球化的最大凈獲利者,這我早在《中國對全球化的愛與恨》(VOA,2016年11月25日)里談得很清楚,愛由多重因素疊加,比如全球化讓中國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從零資本的資本凈輸入國發展到今天的最大對外投資國、產生了世界上最多的億萬富翁、誕育了一個逾億的中產階級;所謂“恨”,只緣于一點,那就是西方想方設法向中國滲透普世價值,中國政府以前將此稱之為“和平演變”,2005年之后謂之“顏色革命”,一直在努力防范。

為了在中國推廣普世價值,西方沒少花力氣,各種援助項目,大頭給了中國政府,小頭隨著NGO進入中國。以美國為例,香港學者根據美國基金會中心數據庫 的統計,2002年到2009年間,美國基金會對華援助約有4.3億美元(不含港澳臺),其中捐助給學術機構、政府部門、官方NGO的援助占總額的86.01%,而草根NGO獲得的捐助只占5.61%。(《美國基金會對華援助究竟花落誰家?》)但中國政府一直將這些NGO當作顛覆中國政府的工具嚴加防范,缺銀子花時,江澤民實行“拿他們的錢,辦我們自己的事”,胡錦濤第二任期開始防范顏色革命,到習近平時代,中國富了, 不在乎那幾個小錢,出臺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軟硬齊來,讓7000多個由外國資助的NGO在中國無法生存。

中國政府拒斥普世價值,讓西方各國很不爽。現在這一切已經成為過去式了,美國出現了一位主張“讓美國重新偉大”、拒絕花美國銀子結世界各國歡心的“民粹”總統川普。以歐盟為代表的西方世界突然發現,過去被他們視為“全球文明和市場的破壞者”的中國,突然間成了代替美國充當全球化新旗手的最佳之選,先是英美主流大媒體造勢,然后在2017達沃斯會議上正式加冕,北京欣然領受,于是中國“填補了全球化的領導真空”。

首尾之亂:歐美左派撕下了全球化的價值包裝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17年達沃斯論壇上的演講,其實一如既往,均是高大上的空話,比如“把困擾世界的問題簡單歸咎于經濟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實,也無助于問題解決”。相反,“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和資本流動、科技和文明進步、各國人民交往”,但此時因失去美國領導而不知所措的西方精英卻如聞綸音,給予極高肯定,不少媒體廣為征引,并將習的講話與2000年在世界經濟論壇演講過的美國總統克林頓相提并論。

當西方精英們熱情禮贊中國這位全球化新領軍之時,全然忘記了這位新領軍的價值觀與西方相悖,忘記了中國是獨裁者俱樂部的領頭羊、互聯網之敵、新聞自由之敵、最大的人權壓迫者,……最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頂頂名目繁多的荊棘之冠,全是西方政治精英與媒體、NGO這些年奉送給中國的禮物。中國政府在人權、新聞自由方面什么也沒改變,但身份與國際風評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估計習近平坐在中南海的金鑾殿內,得掐掐自己才能肯定這種變化不是夢。

為了讓讀者有個基本概念,得回顧一下20年前開始的全球化的主力推手、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在2000年達沃斯論壇上的發言:“我們必須明確重申,開放市場和基于規則的貿易是我們所知的提高生活水準、減少環境破壞和打造共同繁榮的最佳工具”,中國在“開放市場”方面的劣績,有美國在華商會與歐盟在華商會歷年的調查為證,這些調查記載了歐美在華資本對中國不斷提高外資準入門檻的抱怨;“基于規則的貿易”,有各國在WTO內部對中國發起的數百起訴訟。歐盟仿佛也忘了不久前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就緣于他們認為“中國不遵守市場規則”;至于環境破壞,世界各國當中,中國大概應該列于榜首,水陸空全面污染,中國人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都難。

全球化與殖民化的推動者都是西方國家,經濟上的相同之處是,美英歐等發達國家都為自己在全球尋找新的市場、新的消費者與資源供應方;不同的是因為殖民化名聲不太好,因此多了一層價值包裝:隨著全球化,西方國家將在世界推廣人權、自由、民主等價值理念。這些年來,全球化將世界各國的首都與精英階層連成了一個國際社會的支撐系統,美國國內及歐洲各國中產利益嚴重受損并貧困化,各國政府用來安撫國內不滿情緒并為全球化正名的就是全球化傳播了普世價值,強調縮小了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這種國際扶貧成就。

如今,西方精英們共奉人權紀錄惡劣的中國作為全球化新領軍,等于撕下全球化的普世價值外包裝,露出金融資本集團全球范圍內掠取財富的面目。他們沒有想過這正好是全球化的自殺式行為。只有少數人敢于反潮流。美國著名智庫外交關系協會亞洲項目主任、中國問題專家易明(Elizabeth Economy)指出,許多觀察者很快地對中國自稱世界領導者表示支持,不僅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想做,而且因為美國似乎不愿做,但“無論華盛頓選擇哪條道路,把中國吹捧為全球化旗手將是個錯誤”。

左派當然也忘記這段還未遠去的歷史:20多年前美國帶頭推行全球化時,被全世界左翼罵個狗血淋頭,西方馬克思主義的“依附論”認定這是西方發達國家對貧窮國家的掠奪,世界工廠更是對中國廉價勞工的剝削。如今美國新總統川普放棄領導全球化的同時,歡迎美資回流,與全世界資本一道來“剝削”美國人民,左派們又對西方剝削者依依難舍,恨煞了川普。這種理論的不徹底、機會主義與首尾不能相顧,實在令人無語。

政治格局之亂:街頭怒火VS議會政治

19世紀末期,國際共運中出了一位伯恩施坦,這位修正主義者的始祖及其追隨者主張走議會斗爭道路,和平奪取政權。歐洲的歷史證明了修正主義者的勝利,修正主義的衣缽傳人最后成了歐洲各國形形色色的社會民主黨派,在民主國家無戰事的和平環境里,用高福利許諾成功地奪取了政權,此后,各政黨之間拼的是選票,打的是選舉戰,這種情況被譽為“民主政治的勝利”。

但是,2016美國大選,民主黨既失去了白宮,在參眾兩院也居于少數。這種極為不利的政治格局,讓街頭政治重回美國政治。無論是大選塵埃落定之后,還是在總統就職儀式的當天及次日,以及川普發出暫時禁止穆斯林7國國民進入美國的行政令之后,街頭怒火都成了反對者宣泄不滿的主要方式。奧巴馬總統及民主黨要員公開對這些街頭運動表示支持,有的還親身參與。估計在下輪國會換屆、民主黨試圖奪回議會的兩年當中,街頭怒火將成為美國的政治常態。

一直力反川普的英國《金融時報》對美國的街頭政治不僅叫好,還發表文章為其支招,《對民粹主義最好靜觀其變》宛如一篇街頭政治動員書。作者分析現階段美國政治:選舉贏不了,議會政治贏不了,只有動員世界左派(也包含一切想移民美國而不得的人)在全球發起反對美國總統川普的運動,一點一點地用各種題材與手段消解這位代表民粹主義的美國總統的合法性,最后將其搞垮。

由于今天歐美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的主力均是1968年社會運動的傳人,一律左傾,有理由相信,1968年紅五月將再次來臨。

亂象已成,對全球化無論是支持抑或反對,都得面對以下事實:全球化潮流已經進入回水灣,各種水底下的事物都會被旋渦湍流帶出水面。這一年內,以美國大選為開頭的歷史搏擊,將在歐洲數國展開。一年以后,我們才會知道在經歷了回水灣之后,全球化將沿著既定道路前行,還是以歐美各國人民接受的方式走下去。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