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金雞報曉 天地迎春(2)

2017-01-29|来源: 大纪元|标签:文史漫谈 鸡年 

作者:皇甫容

聞雞起舞 躍馬爭春

2017年,歷史走進《推背圖》預言的“乾坤再造在角亢”,以及《格庵遺錄》預言的第三個雞年。在華夏先祖等待預言兌現的漫長時間中,匯聚了釋儒道文化精華的神州大地,也曾度過無數個雞年。

雞年話雞,當然少不了雞典,譬如聞雞起舞、鶴立雞群、牝雞司晨、白居易的《贖雞》以及劉伯溫夢解雞聯等,都是眾人耳聞能詳的精彩典故。

聞雞起舞

《晉書》記載,祖逖出身于北地望族,家族世代官居顯赫。祖逖性情豁達,輕財重義,常常散布家中糧谷財帛,周濟四方貧寒之士。他與劉琨共同擔任司州主簿時,每聽到雞鳴之聲,就趕緊叫醒劉琨到庭院練劍習武,待日后四海沸騰,群雄崛起時,以武報國。這就是“聞雞起舞”的由來。

祖逖威德,既能以武衛國,擔任鎮西大將軍,收復失地河南;又能以文布施恩信,善待百姓,禮賢下士。祖逖威名遠揚,以致后趙國主石勒不敢南侵晉國,還派人去修繕祖逖母親的墳塋。祖逖的部將童建反叛歸趙,石勒將其斬殺,向祖逖示好。

明代文人有詩贊道:“嘐嘐夜半荒雞鳴,情知此聲非惡聲。披衣慷慨防劍舞,英氣耿耿摩蒼冥。”

鶴立雞群

嵇紹是“竹林七賢”之一嵇康之子,他體態魁偉,聰睿英俊,非常風流倜儻。嵇紹初次到洛陽時,有人對王戎說:“昨天,我在人海中看到嵇紹,見他昂昂挺然猶如野鶴立在雞群之間。”王戎笑著說:“你還沒有見過他的父親呢!”

晉惠帝時,嵇紹擔任侍中。皇族發生“八王之亂”,司馬冏被長沙王司馬乂誅殺。雙方交兵之時,嵇紹前往宮中護駕,守衛東閣的侍衛手持弓弩,看到嵇紹急奔而來,就端起弓弩準備射他,殿中統兵將領蕭隆見嵇紹儀表正氣凜然,不是凡人氣慨,立刻上前奪下侍衛的弓弩,嵇紹才幸免于難。

當時軍中將士都說要嵇紹來督軍,有他在迎戰殺敵雖死猶生。嵇紹隨晉惠帝出兵迎戰湯陽,不幸戰敗。晉軍百官、侍衛紛紛逃散,只有嵇紹還是儼然端正冠冕,不離惠帝左右。叛軍飛箭如雨,嵇紹就以身為惠帝擋箭,鮮血飛濺到惠帝的御袍上。事后,侍從想為惠帝洗去御袍上的血跡,惠帝哀慟的說:“不要洗,這是嵇侍中的血啊!”

嵇紹正氣于外撒播仁風,于內提振皇室心膂。身雖威武有勇,終以執慈行仁回旋于百官之間。臨危受命,以身護主殉節。因此開領《晉書》忠義首篇。

牝雞司晨 家之窮也

周武王伐紂,在牧野之戰前夕發表誓師詞,即《牧誓》,他說:“牝(音頻)雞無晨。牝雞之晨,唯家之索。”意思是紂王唯婦言是用,導致陰陽反背,天地人倫正常秩序失和,因此朝政蕭條敗落。所以古時有德的宮廷后妃一般不會干預朝政,作為婦德的重要一環。

大唐時期,長孫皇后每次和太宗閑談,一旦涉及天下大事,長孫皇后就閉口不言。她說:“牝雞司晨,家之窮也。”意思是,我怎能隨意干涉朝政,致使皇族衰落呢!

貞觀五年,唐太宗敕命編修的《群書治要》輯錄完成。此書講到自古以來,有著賢淑女德的皇后嬪妃,她們以后妃之德輔助君王,以卓越的修為列入輔國賢臣之列。大唐將女德提升到輔佐王道的高度。

唐太宗因長年征戰,患有風濕痛,多年不愈,長孫皇后侍奉太宗晝夜不離。貞觀八年,長孫皇后舊疾復發,病情嚴重。太子希望通過大赦囚徒,度人修道,為母后祈福。長孫皇后說:“生死有命,非人力所為。”況且大赦囚徒,是社稷大事,皇后不贊成因她一人而亂天下之法。太子不敢上奏,就對房玄齡說起此事。太宗和侍臣聽說后,均為皇后的氣度感慨不已。朝臣上奏請大赦天下,為皇后延福,但最終還是被皇后阻止了。

貞觀十年六月二十一日,皇后崩于立政殿,她在臨死之際,留下三條遺囑傳頌千古:一相信房玄齡;二不要重用外戚;三要求薄葬。長孫皇后生前采集古代女子德行的得失編撰成冊,引以為鑒。宮中女官把《女則》呈給太宗,太宗閱覽后,不禁失聲痛哭:“皇后此書,足以垂范百世!朕自此以后,失去一位良臣輔佐,尤為痛心!”為紀念長孫皇后,唐太宗親撰碑文,刻在昭陵。

贖雞放生 不求回報

白居易既是大唐的著名詩人,也是不離世俗修行的修煉者,他自號“香山居士”。對于世間的一切,他認為都有因果,所以他在遇到磨難,或被貶官時,都表現出不同于常人的淡定,不會過分的憂愁和哀傷。他告訴世人,人的諸多痛苦都是由自己的言行所招致。

在貞觀之治和開元時期兩個盛世期間,許多大唐的朝臣和文士都崇尚修煉,修行有素之人,甚至可以知道自己的前世。白居易就曾在一首詩中說:“據說房太尉前世是個禪僧,而王右丞(詩人王維)前生是一個畫家;我也打坐中入定,觀自己的宿命,看到自己在很多的前世中一直與詩歌有緣。”白居易以他的親身經歷告訴后世,他的詩歌天賦是在許多世中累積而成的。

白居易的詩作語言通俗、淺白流暢,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野叟小童,甚至目不識丁的老婦,都喜歡他的作品。傳說,大唐的藩國新羅宰相托人到唐國以重金去買他的詩。

畫中表現白居易作詩通俗,老嫗可解。明.《南生魯四樂圖》局部(網絡圖片)
明代《南生魯四樂圖》局部。畫中表現白居易作詩通俗,老嫗可解。(網絡圖片)
白居易在《贖雞》中寫到,14只小雞被關在雞籠里,彼此之間互相爭打,打得兩敗俱傷。詩人感嘆到:這些雞一夜之間都沒有吃東西,天一亮就要送到屠夫手中。在生死的須臾之間,這些饑渴難耐的小雞,卻互相爭吞彼此。

他常常羨慕古時的淳厚之道,能把仁信施給魚豚。詩人心生惻隱之心,就買下這些小雞,到雙林園去放生。在打開雞籠的那一刻,他對小雞說:“與爾鏹三百,小惠何足論。莫學銜環雀,崎嶇謾報恩。”意思是,為買下你們,我花掉了三百銀錢,但是這些小恩惠又有什么值得稱道呢?希望你們不要學銜環的黃雀,走上崎嶇漫長的報恩之路。《贖雞》的題外之音,也正是修道有成的詩人,以眼前的景象,警戒世人不要彼此傷害,陷入六道輪回,被這些是非恩怨束縛,最后難以歸真和超脫。

古時的人德行很大,既有文王德及枯骨的故事,也有詩人放生的佳話。當人的心地淳厚時,他的世界是動態童趣的,帶著超脫。

雞年話雞,雞典相伴。誠摯祝愿全球華人室上大吉(雞),躍馬爭春。

圖片來源: 明代沈周的寫生(臺灣故宮)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