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高釋法鎮壓信仰 周強要回到1999?

2017-01-26|来源: 希望之聲

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25號發布《司法解釋》,再次針對所謂邪教的定義做補充,並宣稱散發傳單等行為可判刑。26號,有中、外律師指出,這是不合法的過度解釋;周強在“向西方亮劍”之後,要將對宗教的迫害撥回到1999年。

從1999年至今,中共各級司法機關,以《刑法》第300條所謂「破壞法律實施罪」對法輪功信仰者定罪;用兩高的司法解釋為依據量刑審判。中共兩高周三最新對外發布《關於辦理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共16條,主要就邪教組織的界定等做出補充解釋和規定,量刑及罰款也有所修改。

北京律師程海指出,這個解釋的法律依據不充分。《刑法》第300條明確的規定是利用會道門、邪教和迷信組織迫害法律實施。

“第一個必須要有組織,它不是針對信仰的(個人),而針對這個組織;這個司法解釋講的主要是個人的行為。所以,這個已經擴大了,把邪教擴大成為主要是製作和散發傳播邪教宣傳品。另外,它實際上是相當於制定了一個新的法律,這不符合法律的規定,顯然是違法的司法解釋。”

同時,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和國防部認定的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法院不應該以邪教來認定;並且,把什麼是邪教宣傳品交給公安機關來認定。

“它把這個事物權給地市級的公安機關,這也是非常爛的、違法的解釋。第一個它無權授權給地市級的辦案的機關自己來認定。因為邪教是很嚴肅的問題,應該由中央一級的國家機關來進行認定。另外,違反刑事訴訟法律所規定的,就是司法鑒定要有專門的司法鑒定機關來進行,所以,這個違法性還是比較厲害的、比較嚴重的。”

律師彭永峰質疑,中國刑法講究犯罪構成四要素,既要有主觀犯罪動機,也要對社會造成客觀危害。但兩高列出應當判刑的行為,根本沒有社會危害。在中共的體制之內,法輪功學員沒有為自己辯護申辯的權力,不得已才以宣傳小冊子等方式來為自己辯護,讓民眾都能知道事實的真相;所有的行為跟違法犯罪的「四要件」都沒有關係。

程海律師並指出,這個解釋也沒有按照刑法的嚴格規定。

“如果自己認識不清楚,應該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法律條文來做解釋,這應該由全國人大常委來做這個認定、做這個解釋。它不應該由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是無權做這個解釋,它是越權解釋了,而且解釋違反原來規定的意思,已經超出了。”

人權律師葉寧分析,最近,在中共最高法院周強院長的帶領下,正在做很多荒腔走板的事情;包括稍前他提出來要向司法獨立亮劍、要抵制西方的司法獨立的思想。所以,最高法院最近有一些很大的異動。一是當今紅二代這股中國最反動的政治勢力、腐敗的既得利益集團比較左,左到大家都覺得快回到第二次文革的地步了。周強以揣摩效法的心理,就左的更厲害。

“所以在這種前提下,1999年關於全國人大通過的取締邪教的法律,其實是在中共統治集團一手操縱下搞出來的,完全符合集體屠殺滅種罪罪行的東西,現在到了周強這個極左、左痞子又變成了一種殺氣。這個殺氣被最高法院一解釋的話,就成了司法解釋;是為下級法院進行鎮壓和撲殺提供法律根據。他這麼搞,這不是要回到1999年去?”

時事評論家橫河指出,中國《憲法》第36條,保障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兩高的《解釋》明顯違憲。「如果應用到法輪功身上去,只能得出一個結論來,在中共的統治下,依法治國就是一句笑話。」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梁欣採訪,莫加樂報導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