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文化】四牌樓——解放中路的故事

2017-01-14|来源: 网络 - 微信号 - 叶曙明 历史现场|标签:广州四牌楼 

廣州人很多都聽過四牌樓,當年有一首童謠在坊間傳唱:“一德路,二沙頭,三元里,四牌樓,五仙觀,六榕路,七株榕,八旗二馬路,九曲巷,十甫路。”以數字排列廣州的地名。四牌樓在原歸德門內,因街上依次立著四座牌樓而得名。實際上就是今天的解放中路。

當年由中山六路至大德路一帶,牌坊林立,多達十幾座,并非只有四座。按《白云粵秀二山合志》說,廣州人習慣稱“四牌樓”的,具體是指惠愛坊、忠賢坊、孝友坊、貞烈坊這四座,“以上四坊,今謂之‘四牌樓’,以其坊名其街,由來舊矣。”

四牌樓

惠愛坊是紀念任囂、趙佗、陶侃、韓愈等67位有功德于本地的北方官員;忠賢坊是紀念陳獻章、倫文敘等49位粵籍忠賢;孝友坊是紀念54位粵籍賢良的;貞烈坊是紀念55位粵籍節婦的。四牌樓的內街還有眾多的書院。北段盤福路以南稱大北直街。1930年擴建成馬路,分別稱為中華南、中、北路,路寬16米,是廣州著名的騎樓街。

廣州元宵鬧花燈的傳統,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了,早在南漢時,廣州元宵之夜,六榕寺的花塔便上下燃遍燈燭,與月比光,預祝豐年,稱為“賽月燈會”。六榕寺最初叫寶莊嚴寺,當時離珠江邊不遠,南宋詩人方信孺有一首《凈慧寺千佛塔》的詩寫道:“客船江上東西路,常識嶙峋云外浮。”南漢滅亡時,佛寺被大火焚毀,花塔的元宵燈會也因此中斷了。

其后,珠江岸線不斷向南推移。當年還在大江邊的四牌樓,到了清代,已經是最熱鬧繁華的城內燈市了。每逢春節、元宵,歸德門便人山人海,萬燈放彩。從清代的羊城竹枝詞,把當年火樹銀花鬧元宵的場景,描繪得淋漓酣暢:“魚燈萬顆耀長空,鬧熱元宵處處同。頂馬獅龍人物好,衢歌巷舞盡兒童。”“元宵簫鼓韻和諧,火樹銀花遍六街。更有魚燈終夜出,官清民樂舉頭牌。”魚燈以大良出品最佳,用透明薄紗扎成紅魚、鱸魚、獅子魚、火鯉、石斑等形狀,涂繪顏料,點亮后通體發光,栩栩如生。

佛山燈色,固然享譽省佛陳龍,但廣州的大三星燈、和合二仙燈、百花蓮藕燈、樹頭燈、小三星燈等,也是元宵節廣州大街小巷常見的花燈。廣州民間風俗,農歷年初十到元宵期間要“開燈”。家家戶戶都到歸德門買燈,所有的宗祠大門、神堂正中央和兩旁,都掛起了蓮花燈;灶君、“床頭婆”神位、土地廟也都點起了燈。“開燈”之夜,親朋戚友都歡聚一堂“飲燈酒”。正月十三日這天是“試燈”,即試點元宵燈的意思。正月十四是上元前夕,坊間紛紛搭燈棚,系結花彩,簫鼓齊鳴,舞龍舞獅,預演元宵節目,歸德門、四牌樓一帶的攤販也競售各式紙燈,爭奇斗艷;賣“阿婆燈”的小販也挑著擔子,沿街叫賣。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歸德“燈市”。

有一首羊城竹枝詞,不是直接描寫元宵的燈市街景,而是通過一位少婦的心事,反映出人們對幸福生活的憧憬:“節近元宵樂未休,買燈花到四牌樓。愿郎買得燈花后,照妾青春到白頭。”那些歡聲笑語的時光,那些良宵美景,人也怡怡,市也熙熙,春回大地的無限喜悅,令整個城市也變得鮮活起來。

清嘉慶、道光年間(1817-1826)的兩廣總督阮元,也曾寫詩詠贊歸德門燈市:“海鰲云鳳巧瓏玲,歸德門前列彩屏,市火蠻賓余物力,豐年羊穗復仙靈(前年火災洋市甚損,今年復盛年谷亦豐)。月能徹夜春光滿,人似探花馬未停。見說瀛洲雙客到(時狀元林召棠、探花羅文俊皆歸里),書窗更有萬燈青。”

說起廣州本地的花燈,許多人都會想到素馨燈。素馨花是一種天然植物,潔白如雪,芳香四溢,廣州人把它串起來,繞在燈壁上,美不可言。但愈美麗的東西愈容易消失,花期總是稍縱即逝,用來裝飾燈具,更顯其奢侈與矜貴。屈大均在《廣東新語》中,記述了這種花燈:“繞髻人人艷,穿燈處處光。雕玉縷冰,玲瓏四照。游冶者以導車馬,故楊用修云:粵中素馨燈,天下之至艷者。”素馨花是夏天開花的,所以可做中秋花燈,卻做不了元宵花燈。
旗人最擅長扎燈,歸德門內,光塔路一帶是旗人居住區,燈市那些精美紛呈的花燈,不少都是出自他們之手,甚至很多寺廟都跑到歸德門采購菩提葉燈。廣州人過元宵節,除了家家戶戶都要掛花燈外,還有到廟里請燈的習俗。廟里事前已經掛滿燈,燈上寫上吉祥字句,并標上價錢。香客想請燈,選定后就和廟祝說。元宵節過后第三天,廟祝就邀請請燈的人,一起敲鑼打鼓,把燈送到這戶人家去。因為“燈”與“丁”諧音,據說請了燈的人家,今年就添丁有望了。那一盞盞的燈,仿佛是一縷縷春風,一寸寸陽光,讓人們能夠開心地、快樂地迎接新的一年。

民國時期四牌樓馬路拓建時的情景

歸德門燈市,沒有史書記載它是怎么消亡的。是被戰亂所毀?還是因城市地理環境的變遷,導致它的衰落?不得而知。總之,它不知不覺地淡出了人們的生活。民國年間,四牌樓以賣故衣出名,在幾百米的馬路兩旁,開了六七十家故衣店,占了全市故衣店的91%。來幫襯的大部分是貧窮人家,所以廣州有一句歇后語:“四牌樓貨仔——好極都有限”。
1947年,為了疏通馬路,四牌樓的牌坊分別被移放到越秀山、中山四路原兒童公園和嶺南大學(現中山大學)等處。后來經過文革風暴洗禮,只有中山大學內的乙丑進士牌坊一座,碩果僅存,其他三座均被砸得粉碎,不知去向了。

移到中山大學的乙丑進士牌坊

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解放路進行了擴寬工程,從原來24米擴寬至40米。1998年1月26日解放橋建成通車。隨著解放橋的建成,一德路至沿江路路段開通,解放路變成寬敞了,但極富南方特色的騎樓建筑,也從此消失了。
解放路的改造工程,由北向南推進,商業街在拆遷過程中,幾乎可以說歸了零,一切要從頭做起。到解放橋建成時,解放中路已形成了一個以陶街為中心的二手電器市場。當年那些憑著一雙巧手,做出各種花燈的旗人和他們的后代,卻早已各散東西,像滴滴水珠,融入了廣州茫茫的人海之中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