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花筒】精僻 中國人為什么不講理?寫得太好了

2017-01-01|来源: 看中国|标签:万花筒 

一位曾在華留學的德國人雷克其言論在網絡上引發廣泛爭議。雷克說:他不理解中國的微博情緒,自己在微博上好像說什么都會被罵。他還稱觀察到一個現象:“微博的刪帖,大部分是有人舉報。我覺得大家是在相互審查,我很難理解這種現象。如果是有恐怖分子,我們可以舉報。但是如果有不同觀點,就相互舉報,這樣的做法非常糟糕,其后果是,每個人都會習慣性地自己審查自己。然后,該說的話也不敢說了,好像到處都是警察。” 雷克覺得,微博上相互扣帽子,相互謾罵。很多中國人似乎并不講道理,也不聽人講道理。但是如果你要說中國人不講道理,可古代既有三綱五常三從四德,現代又有八榮八恥,怎么會不講道理呢?

1、中國人的不講邏輯
中國人不講道理,大概是我們從小在學校就開始培養的。舉個例子,上學時我們經常聽:一個巴掌拍不響。凡是學生動手打架,老師一般會這樣認定:一個好的也沒有。道理是:好人怎會打架呢?這種邏輯無疑是荒唐的,但是中國人害怕麻煩,不愿意調查研究明辨是非,于是不分青紅皂白各打五十大板,表面看起來似乎很公正,其實卻是混淆是非,是在為不公平保駕護航。但這種邏輯在當下中國卻大有市場,大行其道! 說到中國人的邏輯思維能力,黑格爾說,邏輯在中國就玩不轉了。不要說學生和老師,就算是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有時也讓人感覺既缺乏常識,譬如有人問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國家是根據哪條法律禁止外國記者到敏感地區采訪。我們的新聞發言人卻說出“別拿法律當擋箭牌”這樣的昏話。如此解答記者提問,除了說明其法律意識“單薄”外,確實說明我們還不會講道理。我們有時候把權力當成道理了。 除此之外,中國式還有一種“辯證”式的邏輯,網絡上經常出現一些五毛們,一看到有人贊揚美國,或者有人贊成移民到國外,就喊出了他們自認為最有說服力的論證“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再比如說,專制社會固然是不好的,但是民主社會也不見得都好。既然都有優點都有缺點,那么就沒有好壞之分了。這種思維在中國很普遍,但其實是不分輕重不分主次的攪混水。這種人的嘴上經常掛著: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因而什么都無所謂。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了,都有點數不過來。 不講邏輯讓公共領域的爭論,多自立場開始,以人身攻擊結束,最后演變成雙方的“對罵”。所以方韓之爭,人們大多因為支持而支持,因為反對而反對。當講理講不過,打又不敢打的時候,對不同觀點的批駁最后往往會演變成政治上、道德上的攻擊,以及人身的辱罵。一切似乎永遠無真相無關。

2、有理講不清 中國人不講道理,有時還因為無法講理。
文革期間還有一句經典的臺詞:“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文化大革命”好在哪里不說,但是,反復地強調就是好,于是就好了,這是多么不講道理的事情。在中國,知識卻被當成了障眼法,當成胡說八道的迷彩服。所以,那些占據話語權制高點的專家,競相發表各種令人瞠目結舌的雷語。什么中國的貧富差距還不夠大,貧富差距越大越能刺激經濟發展。什么腐敗對經濟發展有好處。什么中國通貨膨脹主要是輸入式的,都是美元貶值的錯。 很多人還動不動就罵人家是漢奸、賣國賊,恨不得食其肉寢其皮。從深層次的心理來看,這種人是希望借助政治力量幫助自己獲得論辯的勝利,足以稱得上是卑鄙。文革遺風,不減當年。而心理上來看,罵人無疑是一種精神勝利法。罵別人是傻X、白癡,似乎自己就成了先知與天才,精神上便感到了快樂。在語言上搞了別人的媽,那別人就成了他的兒子,他在精神上便勝利了。 更可悲的是,有些人本來講不清道理,卻反而因為這些糊涂話而在電視上大紅大紫。例如,當年芮成鋼竟然把駱家輝輕車簡從坐經濟艙到中國赴任,說成:提示美國人欠中國錢。凡是有點經濟常識的人都知道,購買美債是一種投資行為,中國出口換取的大量外匯不能全部躺在銀行里睡覺,總得有些投資渠道。如果你針對外匯購買美債不滿,你應該向政府外匯管理局進行抗議,而不是向美國駐華大使進行嘲諷。畢竟,不能因為自己購買了國債,就擺出一副黃世仁的模樣,對人連諷帶刺,既顯得沒有修養,也顯得沒有常識。

3、中國人心中只有權威,沒有真理
中國人搞學問,首先問的不是真理,而是問的誰是權威,首先是政治權力的權威,其次是家庭之中親情的權威,再其次是“文化”的權威。在中國,連法律也未必比權力更大,道理更無法與權力相提并論了。中國有句俗話,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于是,權力部門便為各種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隨便找些五花八門的讓人看起來很好笑的借口。什么臨時性強奸,什么躲貓貓等等,這些理由一看就破綻百出,但是我們權力部門竟然毫無顧忌,老實說,這絕不是誤以為民智低下,而是知道,不管找到什么搪塞的理由,民眾也只能無可奈何。 某些政府部門你和他講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講法制;你和他講法制,他和你講政治……權力部門可以隨便為各種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隨便找些五花八門的讓人看起來很好笑的借口。好在這些總算是有個理由的,還有干脆連理由也不給的。之面曾有媒體報導,有交警攔車罰款,司機若問為什么,交警二話不說:加倍!再問,再加倍!甚至有訪民和當地政法書記評理,政法書記說:我上嘴唇是天,下嘴唇是地,我就代表法律。你能說這是一個講道理的國度?

4、中國人缺少反省的智慧
因為不會邏輯思維,我們便成了“什么都懂,什么都會,什么都敢信,什么都敢說”的民族。這種錯誤的邏輯曾把人類帶入戰爭或苦難的深淵,特別是一個國家領袖不講道的時候。比如,希特勒的講話中,90%都是論斷,但講理的過程不到10%!十年文革中亦也是如此: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社會主義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從來也沒人告訴我,社會主義為什么好?為什么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 再比如,當談起中國的近代史的時候,我們總是說我們的屈辱是帝國主義造成的,他們總是欺負我們,他們太兇殘、太貪婪了。每次戰爭失敗,我們總是說人家武器太先進了,我們武器太落后了,而很少去反思自己的錯誤與缺憾。一旦有批評中國的言論,哪怕是自我批評,都會被認為是“唱衰中國”,會引起部分國人的強烈不滿,甚至是謾罵。這不僅僅是政治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國人不善反省,更不喜歡反省,普通人也難以接受不好聽的話。 特別是對于文革的荒唐歲月,我們總是把罪惡歸結于某個領導人的錯誤以及少數人的陰謀,而不去對民族、制度、文化、思想等做更深層次的反省。似乎大家都是無辜的,都是清白的。當時,有那么多的人被批斗、被關押、被打死、被逼瘋、被污辱、被損害、被自殺,還有更多的人告密、整人、殺人、辱人。但幾十年過去了,我們很少聽到有人反省自己曾在文革期間告過密、批過人、整過人、殺過人,雖然很多這樣的人到現在仍活在世上,甚至是活得逍遙自在,是的,他們覺得自己是無辜的、清白的,錯誤都是別人的。 講理就必須站在客觀的角度上,不能因為利益而改變道理。譬如說,我們不能因為愛國,就認為凡是替國家說話的,就是愛國。否則,即使你說的是事實,但是因為可能對國家聲譽造成消極影響,就成了道德的敗類。那樣的話,雨果先生當年憤怒譴責英法聯軍對圓明園的洗劫行為,甚至痛罵自己的同胞是強盜,豈不成了民族的叛徒?道德就是要求人們說實話,如果因為實話損害了國家聲譽,我們就說假話,我們還有資格和理由譴責日本人千方百計掩蓋侵略的行為嗎?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