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對納粹黨與共產黨的雙重標準

2016-12-27|来源: 自由亞洲

臺灣新竹市私立光復高級中學的校慶活動,主題為扮演“古今中外歷史人物”,由各個班級民主投票,自行選出扮演的人物;某些班級經過兩輪投票,選出希特拉為扮演人物,根據該班的歷史教師劉習正表示,校方已經要求“沒有殺戮、偶像崇拜或口號呼喊,沒有血腥”,但事件仍然變成了國際事件,德國與以色列都對此表達抗議,引發該中學的校長道歉再“引咎辭職”。

誠然扮演納粹德軍,而沒有把這背后的血腥及殺人如麻的道理解說,是非常的不適宜;可是對華人更為羞恥的,是同日各班級不但扮演了納粹黨,據報導更有扮演英女皇、草船借箭以及中共的紅衛兵。為何如今大家都只說扮演納粹德軍有問題,但扮演中共的紅衛兵卻沒有問題呢?

無論中國與臺灣,很多在血統上屬華人者,長期歌頌國族主義、民族主義甚至種族主義,常說“血濃于水”、“龍的傳人”甚至仍高聲自稱“大家都是中國人”;為何華人只對和自己風馬牛不相及的猶太人被屠殺感到不堪,卻對自己的“同胞”在所謂“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感到麻木不仁呢?為何納粹黨就是禁忌不能扮演,但解放軍與紅衛兵卻不是禁忌,屬于可以扮演?為何只不容扮演希特拉,卻可以扮演同樣殺人如麻,甚至殺人更多的毛澤東以及史大林呢?今年為慶祝中共的國慶,香港甚至有人推出一套新的粵劇《毛澤東》,去歌頌這個魔頭呢?

請問老師如何解釋這個雙重標準呢?是因為中共勢大,而納粹戰敗了嗎?是因為共產黨至今仍然是成功者,而納粹德國已經化為灰了嗎?還是因為德國和以色列這些“洋人”的抗議,在“現實政治”比較強勢,因此要對他們低頭,至于“中國人”,他們如今仍然有如納粹德國統治下的那些人,仍然非常迷戀極權的獨裁統治者,絕容不你對“中國元首”毛澤東,說任何“不敬”的說話嗎?

近年東歐各國,包括波蘭、烏克蘭、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摩爾多瓦、格魯吉亞等國,都分別把共產黨以及共產黨的標志,等同納粹黨與納粹黨的標志作出全面禁止;事實上納粹黨和共產黨都是二十世紀的孿生兄弟,不但同樣殺人如麻,更把這種獨裁政體推廣到其他國家;而中國共產黨如今所謂“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實際上只不過是把共產政權轉化為納粹政權,今日的中國與納粹德國,在體制上實在有太多的相似之處,同樣的獨裁專制,同樣的壓迫國內的少數民族以及反政權的人,同樣的經濟成就,分別只是不再有如“文革時代”或赤柬般,如此公然殺人如麻,以及納粹德國是“經濟、開戰、殺人”,中共是“殺人、赤貧、經濟”再過渡到如今的軍國主義的分別。

當大家不容許“愛納粹德國,不愛納粹黨”,這種所謂“愛國不愛黨”存在,連角色扮演也不可以,那么為何大家可以接受“愛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愛中國共產黨”的這種雙重標準呢?香港有些年年去參加六四集會的愛國人士,卻走去釣魚臺舉五星旗,五星旗上面最大粒那粒代表共產黨的星,這些“愛國不愛黨”的人士,又為何可以故意忽略呢?愛德國,不可以愛“納粹德國”,因此愛中國,同樣不可以愛“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才是“愛國”華人應有的態度。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