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洪博學: 中國,還可以說不嗎?

2016-12-24|来源: 民報

真實的中國社群或中國人民,是否聽口號,聽到厭煩,或者內心真的如樣板宣傳;討厭美國人或臺灣人,外界恐怕也無法以真實民調得知。

即將就任美國總統的川普,針對中國「一中政策」高調嗆聲之後,12月初,40位在美國留學的90後的中國知識分子,對習近平發出一封公開信,要求老共停止迫害人權,落實法治,實施多黨治國,在冰雪和霧霾封鎖的北京城,投下一顆小小的石頭。

一封諫言信,中國洗腦工作鋪天蓋地

針對這封信,中國公安部隨即啟動維穩洗腦部門,製作一段視頻,名為「誰要板倒中國?」,在央視及各大傳媒,黨媒包括網路,強力播放,內容先把近年來風起雲湧的顏色革命,定位為推翻國家安定,禍害人民的運動,把和平演變中國,視為毒蛇猛獸。接著把維權人士,打成企圖板到中國的壞分子,受到西方國家幕後支持的力量,這種文宣工作的進步,顯現老共獨裁政權,洗腦工作,日益精進。

這封留學生的信,是繼劉曉波的08憲章,對中國一黨專政的黨國政體,提出質疑以來,最大的一次知青反動現象。長期以來,被統治者敢向黨領導叫板的下場,眾所皆知,從維權律師到知識份子,尚被關押牢中者,超過十萬人,就算40位發信的人遠在美國,老共當局仍然可以找到留學生的中國家屬算帳。這些人冒著這個風險,向獨裁者進言,初心為了愛國,仍然需要鼓起很大的勇氣,尤其在這一個13億人口的大黑牢中,如果你不願意當電影「屍速列車」中,喝下迷幻藥,被獨裁者集體擺布的行屍走肉,想說真話良心話,需要付出的代價,不是失蹤或死亡,就是牢獄酷刑侍候。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年輕知識份子,多數出生於89六四屠殺以後,在中國嚴禁談論六四的時代,整個世代的知識份子,不是淪為沒有骨頭的奴才,迷惑在權貴市場經濟發展的酒池肉林,不然就是安於洗腦,甘願成為獨裁者的打手,走進集體共犯結構的同一夥,一起加入迫害有良心的維權分子的行列。今天,看到40個人的覺醒,其實是推動中國前進的一大步。

比較中臺兩國,同樣歷經戰後獨裁者的霸凌,蔣毛兩位獨夫統治手段,師出同門,全部是孫文列寧式法西斯教條產物,利用祕密警察監控,暗殺,搞失蹤,洗腦教育,假借司法監獄和勞動改造,兩者唯一不同就是,老蔣為了欺騙西方民主國家陣營,在真實獨裁的表面,還要戴上「自由中國」的招牌面具,耍流氓,不能太過分。歷史學者批評說:「老將獨裁無膽,民主無量」,也算中肯。老毛卻是100%流氓黑道治國,更是倒黑為白,謊言說盡的大文宣家。

所以,歷史學家評價,蔣介石統治臺灣,只能算是威權,老蔣對胡適或傅斯年,這些中國來臺的自由派學者,還能容忍,也因此為臺灣民主自由,留下微弱的火苗。老毛卻是極權霸道,超越古往今來中國王朝任何的帝王,所以老共說:「最有資格繼承孫文遺訓的是共產黨」,此話並沒有說錯,國民黨也不必覺得心酸。

不斷挑戰獨裁者,成就臺灣的民主自由

為何臺灣比中國提早脫困,找到永續發展的民主自由之路,但是,中國還泡在私人王朝式,醬缸中浮沉,原因很多。但是,最大的原因當然是歷史的機運,因為,胡適,殷海光,傅斯年,這些自由主義學者,留下的火種,不斷挑戰獨裁者;再加上臺灣在中美斷交後,內在反省的社會力量,大勢噴發,使獨裁者無法抗拒。

對比中國,中國經過反右運動,文革和六四,從50年到90年,四十年來,相繼兩代時間,對知識份子的鎮壓屠殺,囚禁凌虐,讓讀書人害怕了,大家避談政治,這樣的寒蟬效應,和臺灣228之後,如出一轍,六四的屠殺事件,造成中國有機會政治改革的一瞬間,變成泡沫。當時掌握國家機器的趙紫陽,無法看清局勢,他有機會變成戈巴契夫或葉爾辛,藉由群眾運動推翻老共,成就中國的改革。但是,一念之間失去機會,卻使自己成為國家囚徒,軟禁到死,中國的政治改革胎死腹中。

沒有政治改革,就不會產生言論自由,中國就被一黨,一言堂掌握,13億中國人只能姓「黨」。共產黨是全世界最大的政黨,黨員接近8700萬人,這個控制13億人的政黨,創黨時才50位黨員,1949年建政,達到500萬黨員。改革開放以後成長快速,許多人衝著黨員龐大的福利而來,相對於每月只繳25元黨費,相對報酬率,既快且大。但是,掃貪以來,目前被關進牢籠中的黨員數以百萬計。

以少數統治多數,自有一套「一黨專政」的哲學,靠著謊言和宣傳,老共比國民黨厲害百倍,黑的可以說成白的,這是典型的「皮龍主義」;另一個利器就是高舉民族主義大旗,這是學自德國納粹的洗腦教育,把猶太人先定調為日耳曼復興的死敵,凝聚民族大義,宛若老共定調美國帝國主義為中國偉大復興的敵人,親美國的臺灣,也是共同敵人一樣,有了外部敵人,才有凝聚內部力量的藉口,這是典型的洗腦教育,永遠只是符號標籤轉換,而不是理性思考結果。

就以反臺獨而言,如果你告訴中國人,反臺獨就是要用殺人及發動戰爭手段,改變臺灣2300萬人的民主自由生活方式,你同意嗎?我相信一半以上的中國人,不會同意,所以老共只能說;臺獨是分裂祖國,激發歷史上中國土地被西方分割的仇恨,才能延續共黨一黨專政的利益。尤其是政權不穩定的時候,反獨,反美口號,震天響,使用也更加頻繁。至於,真實的中國社群或中國人民,是否聽口號,聽到厭煩,或者內心真的如樣板宣傳,討厭美國人或臺灣人,外界恐怕也無法以真實民調得知。

1996年,我在中國進行調查採訪工作時,在上海商務書局買了當時最暢銷的書,宋強所寫的《中國可以說不》,接下來,一系列的「可以說不」的書,佔據書局所有角落,包括《中國還是可以說不》、《中國仍然要說不》、《中國為什麼說不》,書名雷同者,族繁不及備載。到了2009年,宋曉軍寫出《中國為何不高興》,把中國民族主義,推到最高峰,這就是被老共強制洗腦後,中國國力崛起,最荒唐的一面,人民被一黨專政洗腦,靈魂精神來不及和肉體一起成長。從這個觀點來看,近日來,中國網軍和黨媒,自己爬自己製造的高牆,到處張貼的瘋狂言論,以及共軍的好戰宣言,就一點也不奇怪了,已經被洗到爛掉的頭顱,你怎能期待它能長出好的主意呢?

盼中國邁向民主,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因此,面對這樣高度民族主義,又仇恨西方的國家,美國對華政策在1971年開始轉向,既然國共兩黨都是獨裁政權,那麼控制99%土地的老共,不是比控制臺灣的國民黨更具有法律代表性嗎?美國學者孟傑慕在《轉向》一書中,批評美國的轉向,是民主國家中,最不民主的密室協商,「聯中制俄」並不可取,懲越戰爭只是短暫報復,甚至後來蘇聯崩解,也非中國之功,而是蘇聯經濟發展受挫。反而在雷根時代,扶持中國國防科技發展,養虎貽患,由美國出資,中國製造,提供武器,經由中亞進入阿富汗,送給反抗軍使用,以對抗蘇聯,結果壯大中國,還培養了賓拉登的蓋達組織,造成911恐怖攻擊,這本書的副標題就是:「從尼克森到克林頓,美中政策揭密」。

書中提起當時美國最重要的公共知識份子巴克萊,批評美國政府「棄臺親中」太幼稚,以為中國會走向民主制度,其實是不切實際幻想,他在《國家評論》中撰文,批評季辛吉等人是「熊貓擁抱者」,對中國道德盲目,忽略了中國是比蘇聯更極權,冷酷的國家,他說:史達林屠殺500萬俄國人,毛澤東卻殺了5000萬中國人,這樣的國家罪惡滔天,必須想盡辦法維持一黨專政,否則日後就要面臨轉型正義的清算,在這種狀況下,他可能民主化嗎?

1989年,六四前夕,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在中國投入數千萬美金之後,被逐出中國,中國政府懷疑索羅斯是美國中情局人員,派到中國企圖顛覆政府,索羅斯離開中國時發表談話說:「中國是一個複雜的文化社會,這樣的土地上,不適合培養民主種子,解決中國問題方法,只有靠中國人自己,外人幫不上忙」。索羅斯是第一位看穿習慣王朝帝治的中國人,很難發展民主制度,因為安於當奴才腳色的中國人,想當主人,還需要時間學習,可惜,六四政改,只是曇花一現,迎接的是無情鎮壓,一直到現在,美國仍然相信,中國會出現像是蘇聯解體時,類似哥巴契夫的領袖腳色,催化中國成為民主國家,可見,那是多麼愚蠢。

中美軍事經濟實力懸殊,老共沒有本錢「說不」

美國兩黨政治的對華政策,過去都曾經犯錯,如今的川普談話,用詞辛辣,可以預期,未來對中政策,會比較強硬,但是,會不會出現髮夾彎,則更令人好奇。美國政客利益至上是傳統通病,過去,克林頓揚言:「只要當選,就會把伊拉克和北京屠夫,全部送上審判臺」,但是,當選後卻迫不及待和江澤民握手,雷根算是反共的強硬派,他也說過:「我很難相信,支持民主自由,和自決權的美國人,會袖手旁觀,放任政府背棄朋友,而這位朋友所犯的罪,就是愛好自由而已」,這位朋友就是臺灣。

美國最新民調顯示,百分之七十的美國人把恐怖份子,伊斯蘭國,中國列為三大外部威脅,俄國已經實現半民主制,又是基督教信仰國家,所以已被排除在外,因此,川普「聯俄制中」政策,將是未來十年的走勢,這也是為什麼面對川普喊話,只聽到老共黨媒氣急敗壞,放狗咬人,狗吠聲連連。但是,中南海卻是一片寧靜,寧靜表示了中國這位巨人,必須謹慎思考下一步,如果連續發動民族大義,甚至運作群眾,高舉反美大旗,像上次反日運動,破壞日商,上街吶喊,最終很可能打傷自己。因此,打擊小小臺商,恐嚇臺灣,是最小的成本付出。

老共知道,他不能強碰美國,不管是軍事或經濟實力,兩國差距太遠,除非老共想要走上蘇聯崩解的老路,自我了結「一黨專制」,否則,一定要走上談判桌,這一次,中國沒有本錢「說不」。川普挑選在就任前,嗆聲中國,這是商人看準機會的性格,川普在自傳《交易的藝術》中說:我經營賭場起家,但是,我從不賭博。

中國崛起,對世界絕對是禍害

中國目前正值四面楚歌,歐盟對中國在WTO歷經15年後的市場準入資格,提出質疑,美,日,英國也拒絕讓中國列入市場經濟國家。前幾日,美國農民才對中國違反貿易規定,提出控告。

從今年八月開始到目前,外企外資已經匯出八百億美元,中國政府為了防止臺商,以及外國企業離開中國,造成大規模失業,以及資金出走潮,上海外匯管理局祭出美元匯出上限500萬美元,打亂了過去外商年終結算,一次匯出的通例,此舉破壞國際金融秩序,嚴重傷害外商對中國的信賴。中國自恃軍武強大,擴張東海,南海領地,到處招搖,鼓舞民族大旗,說穿了,就是轉移國內動盪局勢焦點,目的只是對內部人民,不是對外。知情者知道,美日兩國手上握著30%的中國武器關鍵零組件,這也是中國網路商業小偷,四處犯案的主因,從臺海一路到南海,一但被中國納入內海,對周邊民主陣營國家是巨大災難,美國,日本,韓國,澳紐及中南半島等國,會坐視嗎?

擔任克魯斯投資銀行總裁的譚寶信,在中國經商30年,最理解中國,他在《跛腳的巨人》一書中說:「看見一個非民主國家的中國,對一個小小民主國家臺灣的恐嚇,你就可以確信,中國崛起,對世界絕對是禍害」。

多數人把臺灣視為棋子或籌碼,這是刻意貶低臺灣,臺灣其實是一把利劍,臺灣人民只是「懷劍其罪」而已,對愛好和平的人而言,使用臺灣,臺灣就是和平之劍,對好戰的中國而言,使用臺灣,臺灣就變成戰爭之劍。習老大在黨媒狗吠聲竭之後,如果他腦袋還清楚,他肯定不能說不,歡迎中國,放下武器,回到談判桌上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