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南嘉生: 臺灣在美國海上霸權的關鍵位置

2016-12-22|来源: 極光電子報

兒子問我,「所謂第二次百年戰爭,以法國退出印度為終結。這也是後來英國會對北美加稅、法國支持美國等等問題的重要根源。甚至也是後來法國大革命的遠因。那印度有甚麼重要性?」我想了又想,回答他:當時握有印度,就握有從西歐到印度洋貿易的關鍵位置,也握有與東亞貿易的重要優勢。兒子又問我:那場戰爭所爭取的空間,與中國「一帶一路」的「一路」嚴重重疊。而一路能否成功,關鍵點也在印度?

我同意他這個論點,但也引起我深思「臺灣與南海、東海」衝突問題。

「一路」分兩個重點。麻六甲以東的南海航權,麻六甲以西的印度洋路線。中國恰好是南海路線的起頭點。這個路線的延伸,另一個是南海航線經由臺灣、東海,到韓國、日本的航線。

英國由於全面掌握印度洋路線,並向東佔有新加坡、馬來西亞,並與美國和好。所以英國可以握有印度洋到南海的航運霸權。若加上他與日本和好,例如英日同盟,讓這條連線經由臺灣、東海,可以連到日本、韓國。這麼綿長的海上路線,代表著海權國家對印度洋、太平洋西岸的控制權。這個路線在二次戰後,由美國承繼衰退的英國,支撐海權國家對這個航線的控制權。現在的美國第五艦隊、第七艦隊的防衛線,就是這麼綿長。特別是第七艦隊,乃是從白令海峽到印度全部海岸的廣大轄區。

由上文觀之,中國的「一路」政策就是挑戰封鎖中國的第七艦隊防線。簡言之,就是挑戰英美數百年的海上霸權。

從另一個角度分析。除了所謂中華民國在南海有主權外,臺灣對南海的影響,最主要是掌握日本、韓國由東海航行到南海的重要路徑上。反向來說,就是歐洲、印度洋等國將貨物輸送到日韓的航路上。

從海權來說,麻六甲以西的「一路」是中國與東南亞的貿易。包含延伸的日韓貿易,就做東亞貿易。加上麻六甲以東的「一路」,才算掌握亞洲的海上貿易。

「一路」以東最重要的是東海航線。因為海運成本遠低於陸運,所以東海航權不僅是日韓的航道,也是中國福建以北,包含浙江、江蘇、山東、河北、東北三省等貨物輸往東南亞、「一路」以西最重要的航道。這些中國省分及其延伸的內陸省份,對中國產值的影響,遠遠超過50%。換言之,臺灣在此掐住這個東海通往南海,居重要位置。至少對日韓是這樣。臺灣的重要性,由此可知。

對美國來說,他必須對中國挑戰他的海上霸權,進行回應。延續數十年的釣魚臺事件,就是中國要打破美國的東海防線。過去幾年來的南海衝突,就是中國要衝進英美傳統防線的舉動。而能遙控、權重兩海發展的關鍵點,就是臺灣。

美國政府及其軍方不一定喜歡臺灣,但他們需要為數世紀以來的海權、陸權之爭,必須抑制住中國強大,捍衛其歷史價值;也必須讓歐美所代表的傳統價值,這些都是他們必須努力的重點。保衛住臺灣就可以保障他們的利益。

臺灣的確是美國國際戰略的棋子。但他不是從現在開始。自從東亞海權時代開始,臺灣就扮演這樣的角色。兩蔣掌權的臺灣,也是美國的棋子。更進一步說,新加坡、斯里蘭卡等位處海運關鍵點的小國家都是。這些位置,若是大國的權力中心,就是首都,伊斯坦堡能當將近兩千年的首都,就是這個例子。若是小國,就是大國的棋子與中立國。瑞士、比利時、新加坡、博斯普魯斯海峽。就是這樣。

「一路」就是挑戰美國,挺臺灣就是挑戰「一路」。一個有機會操作東海、南海戰火風雲的臺灣,怎麼不會是棋子?臺灣被當棋子,僅是歷史之必然,不是特殊。

在國際棋局中,博弈佈局是很正常。在拿破崙戰爭之後,做為俄國、普魯士(德國的前身)、法國等勢力交錯對抗的奧匈帝國,成為歐洲勢力均衡的蹺蹺板。奧匈帝國雖然比其他強國為若,但首相梅特涅卻以穿梭外交,左右歐洲國際勢力達三十年之久。中國、蘇聯、美國與日本,都在西太平洋的強權,介入並設計國際局勢是很正常。問題在你怎麼樣玩。史達林扶持中國,就是連中抗美,把中國當棋子在玩。季辛吉的連中抗蘇就是把中國當作棋子在玩。南北韓的3+3(共產勢力那邊的蘇聯、中國與北韓,資本主義世界的美國、日本與南韓)談判,美國也是把日本當小的拉近來。因此,大國也可能被當作棋子在玩。大國如此,小國也可以佈局,只是玩得漂不漂亮而已。永久中立國是一種不佈局的佈局。只要被確立,就在反侵略上佔有正義位置。如瑞士、比利時。希特勒入侵比利時讓英國更有正當性出兵。古巴在西半球的共產黨特性,固然讓美國恨的牙癢癢的,對蘇聯為了這個象徵意義,也給予相當多的補助。

臺灣會被認為是強權的棋子,主要在:1.我們欠缺足以保衛自己安全的機制。2.我們對國際互動的認知,僅在下棋與被下棋的概念中。

國際互動中,很難說誰是棋子?誰不是棋子?問題在你是求人或被人求?臺灣與邦交國的關係就是如此。其實很多邦交國在國際上是小國,其他國根本不在意他們要不要有邦交?但臺灣卻有須要依此證明自己是一個國際認定的國家。同時,中國也認為必須封殺這樣的可能,而使得這些國家成為兩岸互爭的國家。

臺灣要怎樣擺脫這樣的命運?或許瑞士、奧地利是很好的例子。瑞士在維也納會議中被定為永久中立國之後,就一直堅守這個立場。即令後來希特勒崛起,有意向要攻打瑞士。瑞士的日耳曼裔的社會顯達人士,也表示他是瑞士人,若希特勒要攻打瑞士,他將奮力反抗。這讓希特勒放棄攻打瑞士。奧地利人則不一樣。自從德國統一、奧匈帝國崩解之後,許多奧國的菁英,他們留學的地方是德國,很多想法也與德國相一致。甚至他們很多人依舊在神聖羅馬帝國的幻想中,希望藉由德國重振日耳曼人的榮光。這給希特勒有過多的想像。奧國在1930年代末期會舉行公投,表決要不要與德國合併,就是這個氛圍下的產物。

同樣的,臺灣到底要怎麼走?或者他會不會被當作棋子玩?繫乎國民的態度與決心。即令現在中國對臺灣強烈的文攻武嚇,讓國民強烈厭惡。但仍然有許多人還想說在美中衝突中,汲取利益。甚至認為火中取粟,顯見本領。這種情形與論調是藍綠都有。連獨立的國家都可能被玩,還沒有完全獨立的國家,為何老是想要玩別人呢?

臺灣的國際位置很重要,我們如何在國際勢力均衡的邏輯下,取得關鍵立足點,保障臺灣的安全與利益,值得大家深思。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