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 解讀《紅樓夢》中的茶文化

2016-12-18|来源: 看中国|标签:茶文化 传统文化 

作者: 樹紅霞
《紅樓夢》全書寫到茶事273處,有茶名、茶具、茶禮、茶俗、茶水、茶食、茶詩等,可謂滿紙茶香。不難看出,曹雪芹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茶道大家。

曹雪芹筆下的茶敘事,對烘托人物性格、深化小說主旨、增強藝術表現力有哪些作用?

集美大學教授王人恩長期從事紅樓夢的文學研究與文化解讀,“王人恩”及其所著《紅樓夢新探》作為兩個辭條被列入新版《紅樓夢大辭典》。聊起《紅樓夢》與中國茶文化,他有著說不完的話。

深諳茶道

王人恩表示,從柴米油鹽醬醋茶到琴棋書畫詩酒茶,茶與以曹雪芹為代表的文人有不解之緣。曹雪芹家族三代四人(曹振彥、曹寅、曹颙、曹俯)世襲江甯織造近六十年,家族的影響、在江南生活的經歷,為曹雪芹的創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其中,曹寅的《楝亭書目》中,有關茶事的書就有十六種。

曹雪芹熟悉茶的功能與價值,他在小說中多次寫到茶事。能夠比較典型地表現茶文化的小說情節,是《紅樓夢》第四十一回的多處細節,妙玉有句名言:“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騾了。”這話非常精辟,非懂茶道者所能解也。

在王人恩看來,這一回“品茶櫳翠庵”是談茶話茶的經典段落,涉及到選茶、選水、選茶具和選環境。就拿選茶來說,妙玉與賈母之對話,說明所選是貢品“老君眉”,適用剛吃過油膩食物的貴族太太、公子、小姐高貴的身份,又符合飯后用茶的習慣。寶玉認為茶“輕浮無比”,劉姥姥卻覺得“就是淡些,再熬濃些就好了”,這里的輕浮、濃淡都是評茶。

作為茶道大家的曹雪芹,更是把茶與《紅樓夢》中繁華淪落、人物塑造、情節建構等熔于一爐,可以說通過茶寫盡“悲歡情狀”,而不是單單為寫茶而寫茶。

借茶喻人    

賈寶玉最可貴的品質是尊重人。魯迅先生說:“悲涼之霧,遍被華林,然呼吸與領會之者,唯寶玉一人而已!”《紅樓夢》所描寫的污濁的社會不把女人當人,唯有寶玉,才能體察到她們超眾的才華與悲愴的命運。所以,警幻仙子把王者之茶“千紅一窟”獻給他。“千紅一窟”,諧音是“千紅一哭”,表達了作家對女性的深切關懷,用在寶玉身上再合適不過。

林黛玉喝的是龍井茶——可稱清露之茶。第八十二回有這樣的描寫,黛玉微微地一笑,因叫紫鵑:“把我的龍井茶給二爺沏一碗。二爺如今念書了,比不得頭里。”這里有趣的是,寶玉念書了,也可喝這種清茶了,這是尊重讀書人。

同樣,《紅樓夢》中寫到眾女兒喝“普洱茶”與“女兒茶”,其實“女兒茶”是“普洱茶”的一種。曹雪芹用筆之妙就在于,同種茶在怡紅院眾女兒吃來便貴,“女兒茶”給林之孝家的她們吃來,就是“普洱茶”了。

極有意味的是,像《紅樓夢》詩詞中戲名、藥方等都與情節有重大關系一樣,寫茶也不是泛泛之詞。比如,賈母是賈府中某種精神的象征,賈母富貴,即使是出家人妙玉,對她也畢恭畢敬,于是有了“六安茶”與“老君眉”。由賈母對妙玉說的“六安茶”,對已出家但對寶玉仍不能忘情的妙玉來說,可謂微諷于無形。

“食茶”習俗


第四十一回“賈寶玉品茶櫳翠庵 劉老老醉臥怡紅院”的圖片。(網絡圖片)

《紅樓夢》中還寫了“俗”的一面,如茶具類。第四十一回寫道:“只見妙玉親自捧了一個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龍獻壽的小茶盤,里面放一個成窖五彩小茶盅,捧與賈母。”這里寫到茶盤、蓋鐘、蓋碗三種名貴茶具,還寫出了造型、質地及產地。

“俗”的一面又有習俗類,比如漱口茶、茶待客、茶泡飯、茶為媒。比如,漱口茶是一種茶俗,是古人講究口腔衛生的一種較為科學的方法。通過這種描寫,表現了貴族之家的富貴、知書達禮。這些,也表明曹雪芹是“經過、見過”;客來敬茶是賈府的重要規矩,《紅樓夢》中有多處描寫“以茶待客”;第四十九回用茶泡飯,寫出了賈寶玉雖是“富貴閑人”,但實際上他比誰都忙,人稱“無事忙”。

古代文人歌詠茶的詩非常多,如《琵琶行》中就有“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紅樓夢》中也有一些“詠茶”詩詞,如《夏夜即事》《冬夜即事》。

王人恩深有感觸地說:“《紅樓夢》中描寫茶的多而精致,比如寶玉的四大隨從茗煙、鋤藥、掃紅、墨雨,這茗煙實際上就是嫋嫋飄出的茶香。而在雪地煮茶、梅邊品茗,小說活動中襯托出主人的雅潔高致,人物形象獲得升華。有人說,《紅樓夢》是滿紙茶香,我要說的是:紅樓夢里聲嘈切,書香余處泛茶香。”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