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強】2017 在劫難逃?!

2016-12-17|来源: 看中国|标签:WTO 貿易 美國 亞洲 市場 

2016年12月11日零時,WTO十五年貿易保護期到期,但中國沒有能夠獲得國際一致認可的市場經濟國地位,這預示著未來中國國際貿易將面臨四處碰壁的窘況。而中國若想最終獲得這一地位,除非落實其在2001年入世之初所作出的承諾,或者向WTO提起曠日持久的申訴。這兩種方式,都是習近平的“中國夢”所不能承受之重。

其實,早在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總協定之初,就有很多人認為,WTO是雙刃劍,一方面將會促進中國經濟發展,另一方面也將對中共的政治體制提出挑戰。事實上,能否落實WTO所規定的義務和責任,在中國根本就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這是一個標準的囚徒困境:中共要么放棄其無所不在的統治權力;要么被國際主流社會踢出世界貿易圈之外。中共原本以為通過自身可預期的巨大市場,可以在國際貿易和金融領域為所欲為,自以為自己扣準了歐美經濟體的脈門,卻不成想自己的罩門已經被別人捏在手心里。

十多年來中國盡全國之力吹大的房地產泡沫,早被人一眼看穿;而遭致國際貿易制裁,中國制造業將全面淪陷,最終可能將使中國回到80年代改革開放前的狀態。早在去年的文章中,我就預測今年年底前,人民幣對美元比價將跌破1:7,并以此引發經濟危機。本月15日,美聯儲再次迎來加息,這將進一步加重人民幣的下行壓力。而即將上任的川普,在對中貿易政策上態度強硬,可以預見未來數年內,中美貿易將走上逆行道,而且歐盟和日本的態度也越發強硬。

占據著中國國際貿易總額60%以上的美日歐三大貿易體同時拒絕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再加上美元升值所造成的經濟下行壓力,2017年中國經濟崩潰的可能性日益加大。漸行漸近的亞洲軍備競賽盡管韓國總統樸槿惠日前辭去總統職務,但是日本與韓國正在修復同盟關系。特別是在朝鮮不斷挑釁的情況下,韓國就更需要日本這一亞洲最近的盟友。而作為正在謀求重返亞洲主導地位的日本來說,與韓國修復同盟關系,則是相當重要的一個戰略布局。

美國候任總統川普在競選時,數次強調應該讓其盟友承擔更多的防務責任,這其中就包括支持包括日韓在內的亞洲盟友,自主研發高精尖武器。日前,日本第二次試飛了全新的四代半“心神”戰機。從該機第一次試飛到第二次試飛,僅隔不到半年,可見日本方面是加快了研發速度。日本空軍力量在美國的支持下,已經強過中國,一旦“心神”戰機研發成功開始列裝,將是亞洲第一個部署四代半戰機的國家,其空軍戰斗實力遠在中國之上。日本的軍事研發與工業制造水平早已獨步亞洲,“心神”戰機的研發只是在放棄防衛自制之后的小試牛刀。快速擴充軍備實力,甚至研發真正自主知識產權的航空母艦和核武,對日本來說并不困難。

同樣感受到嚴重地區沖突威脅的,還有韓國和印度。朝鮮的存在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逼迫韓國通過購買一系列包括薩德在內的高端軍事設施,以提升日韓同盟的防御能力。其實,對付朝鮮這種“手持狼牙棒”的義和團,是根本用不上薩德這種高大上的武器裝備的,其真實目的幾乎所有人用腳后跟都能夠想明白。印度作為亞洲第二大國,一直與中國有領土爭端,同時對中國與巴基斯坦的關系耿耿于懷。印度的軍備一向以中國作為假想敵,近年來加快了軍備發展的印度,也將是亞洲未來軍備競賽中,中國的一個重要對手。

分析亞洲地緣政治就不得不提到臺灣。自從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之后,美臺關系便成了熱門話題。日前,川普又提出美臺關系沒必要受制于“一個中國”政策。而日韓同盟要想在亞洲起到足夠分量的作用,拉攏并支持臺灣,也將是一個重要的戰略選擇。中國國門,日漸關閉或徹底打開?經濟的日漸窘迫,使得原先構想的大撒幣模式的凱子外交,越來越難以為繼。而中共要想走出困境,目前似乎只有兩條路可以走。

第一條路,是啟動政治體制改革和經濟改革,大幅縮減國有壟斷,讓權貴集團的黑手從經濟領域撤出來,讓自由經濟釋放活力。同時大規模精簡政府系統,縮減政府開支,全面減稅,并加強社會監督能力,向憲政之路邁出一步。但顯而易見,這對于視權力和利益為禁臠的中共來說,是最不可能的一條路。

第二條路,切割與現代文明社會的聯系,人民幣與美元脫鉤,關閉與國際互聯網接口。大力宣揚紅色意識形態教育,大規模逮捕知識分子,禁絕自由思想。說到底,就是重回閉關鎖國的文革時代。這條路也有幾個問題,其中之一就是中國糧食的對外依存度高,自產糧食和農副產品產量不足以支持國內消費。一旦人民幣貶值,大量進口糧食將越來越困難。重新依靠供給制解決糧食危機,到時候恐怕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另外一個難題就是產能過剩的前提下,大量失業的工人,將成為社會最不安定的一族。隨著經濟的崩塌,大量外資撤走,民營企業紛紛倒閉,國有企業因市場需求銳減而開工不足,大量城市失業人口何去何從?要么像1979年一樣來一場對外戰爭,要么再來一場大規模的“上山下鄉”——強制農民工回鄉?但目前的問題是,農村已不再是穩固的“根據地”。多年的征地拆遷和基層的貪腐,早已將農民往昔封閉自足的鄉村生活打破。農村的剩余勞動力和日益減少的可耕地面積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這矛盾如何解決,恐怕沒有人去想。我常常在文章中提到一個觀點:奴隸社會不可能出現經濟危機,因為連奴隸的生命都不過是經濟本身;奴隸社會最大的敵人是失業,是莊園里出現大量無所事事的準自由人。2016年是變化的前夜,美國、世界、中國莫不如此。而2017年,各種跡象表明,整個世界都將面臨劇烈的變化。2017,已經是在劫難逃!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