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育兒】趙小蘭的家教:富養女兒的秘訣,教育是父母給女兒最好的嫁妝

2016-12-01|来源: 网络 微信 - 掌中看世界|标签:赵小兰 家教育儿 

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計劃提名華裔女性趙小蘭為交通部長。

現年63歲的趙小蘭曾在小布什政府時期擔任勞工部長,是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進入內閣的華裔,同時也是內閣中的第一位亞裔婦女。

祖籍中國上海的趙小蘭,出生于中國臺灣,8歲隨父母移居美國,曾在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學習。

她創造了是美國歷史上華裔的多個第一:首位華裔內閣,首位亞裔女性內閣,首位二度入閣的華裔。

因被美國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提名出任運輸部長,“趙小蘭”這個名字再次受到國人關注。

自從15年前,被小布什前總統提名擔任美國勞工部長,成為第一位進入美國內閣的華裔和亞裔婦女后,趙小蘭就一直是位傳奇。

但拋開身上的政治光環不講,趙小蘭更讓人咋舌的是她整個家族的奮斗成果和背后良好的家教——

她的父親趙錫成先生白手起家,創建了美國福茂集團,是杰出的航運企業家;母親朱木蘭女士半生時間都在照顧家庭,卻在53歲時以兩年全勤的紀錄拿到了碩士學位。

趙小蘭和她的5個妹妹全部畢業于常春藤名校,其中4人拿到了哈佛商學院文憑,工作之后,每位都是各自行業的翹楚!

趙小蘭家有六姊妹,個個不讓須眉,學有專長,晉身主流,各有建樹。

6個女兒全都出自美國名校,其中有4個畢業于哈佛大學,小女兒安吉僅用3年時間就以特優成績從這所世界著名大學畢業。

二妹趙小琴是威廉和瑪麗學院的碩士;

三妹趙小美出任過紐約州消費者保護廳廳長;

四妹趙小甫獲得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是一位律師;

五妹趙小亭也是哈佛大學商學院碩士,如今是大學教授;

六妹趙安吉,用3年時間讀完哈佛學士學位,在獲得企業管理碩士后,回到父親的福茂航運公司挑大梁。
  

難怪老布什總統當年接見趙錫成先生一家時曾對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什建議說:應該向趙小蘭的家長學學怎樣管孩子——要知道,芭芭拉女士可是美國著名的賢妻良母。


  

她的父母:可以為孩子自我犧牲,但并沒有忘記自我成長
 

美籍華人作家作家劉墉曾寫過這樣一個故事:

1981年,我念研究所的最后一年,日文課班上突然出現了一位50歲左右的太太。她正襟危坐,擠在一群二三十歲年輕人之間,跟著教授朗讀,實在很有意思。

起初我以為她只是排遣時間的旁聽生,后來看她也緊張兮兮地應付考試,才確定她是正式研究生。

我們稱她為"趙太太"。她從不缺席;筆記又寫得好,所以溜課的人都找她幫忙。
 
時空從1981年的美國倒回到20年的臺灣——1961年7月的一個晚上,一位年輕媽媽帶著三個幼女登上一輛開往高雄的夜車,然后從高雄搭乘貨輪,穿越太平洋,途經巴拿馬運河,經歷了整整37天的海上顛簸,終于抵達了紐約愛利斯島。

對于極少出遠門的母女四人來說,這37天的艱辛不言而喻。

這兩個故事中的女主角都是趙小蘭的母親——朱木蘭女士。

朱木蘭出生于安徽一個很有名望的家庭,父親是德高望重的律師。

她青少年時期曾在南京一所教會學校就讀,但因為戰爭求學被迫中止。

直到51歲那年,6個女兒都長大成人后,閑下來的她終于有了再次走進大學課堂的機會,并在兩年后以全勤記錄拿到了紐約圣約翰大學的學位。

對于母親的努力,趙小蘭女士這樣評價:“我的母親終生都在學習。”

朱木蘭的丈夫、趙小蘭的父親趙錫成先生則是位白手起家的成功商人。

趙錫成出生在上海嘉定一個普通家庭,父親是位小學校長。1946年考入交通大學航政系,1949年12月初到達臺灣,為了尋求發展,1958年去了紐約。

1953年初,朱木蘭女士攜女兒小蘭探訪當時在“慈云”輪上擔任大副的趙錫成。

剛到紐約時,趙錫成跟4名中國學生合租一套房子,因為租金給得少,他只能睡在沙發。

為了生存,他同時打三份工——在紐約招商局代表處有一份待遇微薄的工作,又在“復興航運公司”做兼職,還會擠出時間到餐館打小時工。就算如此忙碌,他還不忘去大學深造。

紐約皇后區一套一室一廳的小公寓是一家人團聚后開始“美國夢”的起點,這套房子的租金占到了趙錫成1/3的收入。

盡管生活非常拮據,但夫妻倆始終堅守“改變命運要從自己做起”的人生準則——他們以身作則,晚餐后絕不在電視機前多花時間,趙錫成會堅持每天回家后給孩子補習英語、講美國文化以及辦公,朱木蘭則會跟著孩子們一起讀書。

每逢周末,夫妻倆會帶著孩子去戶外長知識。

博物館、植物園、中央公園、帝國大廈、自由女神、科尼島……這些都是免費的觀光景點,但卻給了孩子以及剛到美國打拼的趙氏夫婦打開了一扇扇了解美國的窗。

1964年完成大學深造后,趙錫成在紐約創辦了做國際航運和國際貿易業務的福茂集團。一家人的生活條件逐漸有了好轉。

趙小蘭的父母是成千上萬第一代美國華人移民的縮影,他們有過非常艱辛、艱難的打拼歷程。

在育兒觀念上,他們像大多數中國父母那樣,為了下一代能夠過上更好的生活,可以沒日沒夜地工作、不計代價地自我犧牲。
 
但他們又不同于大多數“望子成龍”的中國家長,因為自己處境艱難,于是把人生希望都寄托在下一代身上,逼迫孩子進步,卻忽視了家長自我成長的重要性。

相反,趙小蘭的父母始終堅持終生學習的理念,保持自己和孩子共同進步,所以最終的結果是,他們成就了孩子,也成就了自我。

因為有了這樣積極向上的父母,趙小蘭的童年環境寬松、愉悅,安全感十足。

她的家教:她是被“富養”的女兒,但“富”的不是物質而是精神

趙錫成先生曾說“六個女兒,加上我太太,我們家正好是七仙女”,但這6個小仙女過的可真不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貴女生活。

相反,她們的童年如同著名電影《音樂之聲》中那7個受到上校父親軍事化管理的兄弟姐妹一樣,相當有組織有紀律。

當趙錫成的公司漸漸走上正軌后,一家人的生活條件也隨之有了改善。可盡管請了管家,但朱木蘭卻規定,5個女兒仍然要自己洗衣服、打掃房間。

她的道理很簡單——管家是請來幫助父母的,不是幫助孩子的,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太早就受人伺候,會很難學會獨立。

趙家的居住條件從當年擁擠的一居室變成了擁有2畝花園的大HOUSE,但5個小仙女不僅要打掃自己的房間,每到周末還需要幫助整理花園、草坪,檢查和清理游泳池。

甚至家門前那條長達120英尺車道的柏油路面竟然都是五姐妹在父親指揮下自己鋪成的,吃苦耐勞的動手能力絕不輸給男孩。

 
在朱木蘭女士看來“家園、家園,這個園地是一家人的,所以每個人都有責任管家,才會覺得家是屬于自己的,才會更愛家。”

對外,朱木蘭還定下一條不成文的家規:家中請客、長輩來訪時,孩子們不上桌,但一定要出來見客,并且伺候客人茶水。

所以每當趙家宴客,幾個女兒不但不上桌,還要守在客人身后為大家上菜、斟酒!

對此,朱木蘭的解釋是:“人生并不是讀書便足夠的,招呼客人,可以讓孩子們學到很多待人處事的道理。”

所以當三妹趙小美結婚當晚的家宴上,你會看到,時任美國聯邦政府運輸部副部長的趙小蘭親自給親友盛飯的畫面。

對于父母的管教方式,趙小蘭說,她和妹妹小的時候“不見得喜歡”,但長大成人后想起來“很能領會父親良苦的用心了”。

趙小蘭的記憶里,母親總是那樣從容不迫,為全家準備可口的三餐,家里干干凈凈,被營造出一種舒適溫馨的氛圍。

趙小蘭赴美一年后,入境隨俗,想舉辦一次自己的生日派對。媽媽完全贊成女兒的這個愿望。

于是趙小蘭邀請了許多同學,并和媽媽做了精心準備。

可是那天晚上只來了兩個同學,小女主人公的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母親的心靈感應著女兒的心靈,她不動聲色,照樣舉辦生日派對,照樣切生日蛋糕,照樣唱生日快樂歌。

朱木蘭女士就這樣用自己的言行,向孩子灌輸處變不驚、不卑不亢、自尊自重的生活方式。

家規如山,持續至今。

還有一條家規,女孩子在外面的花費,要拿收據回家報賬。

趙小蘭念大學的學費,曾向政府貸款,暑假時打工賺點生活費。父母常對女兒說:“我們主張儉省,但如果你們要學東西,絕對不省。只是既然要學,就有責任學好。”

這種方式的家教,目前在海內外的華人世界,已很少見,朱木蘭始終肯定它的作用。

對女兒的教育,朱木蘭總結了兩個字,一個是愛,一個是嚴。做到這兩點而不偏離,談何容易。

朱木蘭很注重培養孩子們從小學習做事鍥而不舍的精神。

趙小蘭在臺灣讀小學時,所住的小區停電,朱木蘭為女兒點上蠟燭,像平時一樣看著小蘭完成當天作業才休息。第二天,全班只小蘭一人交得出作業。

甚至是在赴美時,下午從臺北趕車到高雄,上午小蘭照舊背著書包按時到校讀書。

她從小培養每個女兒對家庭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從不直接告訴女兒什么是“是”與“不是”,總是循循善誘加以啟發,讓女兒們自己做出判斷和結論;

也不以封建家長的高壓姿態面對女兒的不同觀點,而是和她們展開民主的辯論,讓各自在辯論中明白事理、辨白是非。

比如在教育小女兒趙安吉上,朱木蘭女士并沒有因為她最小而多開綠燈。

安吉四年級時不愿像姐姐們那樣學習鋼琴而迷上法國號,于是向父母提出請求。

朱木蘭嚴肅地提出“不能半途而廢,一旦開始至少堅持一年”的要求之后滿足了她的請求。

但是對于當時才10歲的小女孩來說,這個同她一般高的金屬樂器顯然是一個龐然大物,搬動起來都很不容易,更別說吹響它了。

面對這一切問題,朱木蘭都要求女兒自己想辦法解決。迫于當初的承諾,小女孩欲罷不能,只能每星期獨自搬到學校參加3次訓練,這種“小人背大號”的滑稽局面直到熬滿當初約定的一年時間才結束。

朱木蘭正是以這種獨特的教育方式讓女兒學到珍貴的哲理。

教育子女概括為兩個字,一個是愛,一個是嚴

對女兒愛而不嬌,嚴而不苛。

既注重傳統中國“忠孝節義”的儒家思想的教育和中國固有文化與價值觀念的培養,也注重通過西方民主的溝通方式和孩子們獲得共識,使孩子遵守與父母間的協議和共識,漸趨智慧和成熟。

她們的父親趙錫成說:“我這個做爸爸的一天到晚在外面忙,女兒管得好,都是媽咪的功勞。”

她們的母親將六個女兒都培養成才,一生以先生、孩子為自己的事業。

她常說:“我們給女兒的嫁妝不是金錢,而是教育。”

不僅有良好的行為教養,趙錫成和朱木蘭還給女兒們從小灌輸量入為主、不做金錢奴隸的金錢觀。

趙家雖然日漸富裕,可女兒們在外的花費不論大小都要拿收據回家報賬,因為父母希望她們把錢花在當用的地方。

盡管推崇節儉養孩子,但在培養女兒這件事上可是一點不含糊,每年暑假和圣誕都是趙家全家例行遠游的日子。

屆時,朱木蘭會“大放手”,制定整套出游計劃、到買機票、訂旅館等等事無巨細都由女兒們“當家做主”,朱木蘭和趙錫成則全然聽從女兒們安排。

趙小蘭如今彈得一手好琴,高爾夫球、騎馬、溜冰這些所謂的貴族運動都不在話下,這全靠母親不計成本的培養。在朱木蘭看來,雖然推崇儉省,但孩子想學的東西絕對不能省,但她又有規定——“如果孩子如果決定要學,就有責任要學好。”

她的蛻變秘訣:對這個世界永遠保持好奇心

從剛到美國時一個單詞都不會的華裔小女孩到哈佛商學院碩士,從第二代美國移民到第一位進入美國內閣的華裔,趙小蘭這一路蛻變的最大秘訣就是——永遠保持好奇心。

這顆好奇心從她剛到美國3個月后就開始“工作”了。

到美國3個月后的一天,趙小蘭正跟妹妹們在餐桌前做功課,突然門鈴響了,但那時趙家在美國沒有朋友、沒有鄰居,他們很好奇誰會摁門鈴?

結果一開門,一群小魔鬼小精靈裝扮的孩子嘴里碎碎念糖就搗蛋"。趙家人以為是強盜打劫,很害怕,于是把糖果、面包一切能吃的東西都給了他們。

后來才知道,那天是美國萬圣節……
 

這個經歷讓趙小蘭有了探索美國文化的好奇心,于是第二年,她和妹妹們成了那一片最成功的“小搗蛋”,要到了最多的糖果,交到了很多新朋友。

與好奇心有關的故事一直伴隨著趙小蘭,也讓她走上了一條非凡之路。

1979年從哈佛大學商學院獲得碩士學位后,趙小蘭首先進軍的是銀行業,并在隨后的幾年中脫穎而出擔任了舊金山美國商業銀行國際金融副總裁。

父親希望趙小蘭能繼承家業,從事海運商務,但因為在銀行當職員時就對美國聯邦政府感到好奇,于是1983年,趙小蘭向白宮遞交了一份"實習生"申請表。沒想到竟成為1983年度13名"白宮實習生"中惟一的一位華裔。

在那個年代,對于許多亞裔來說,謀得一份穩定的高收入工作已屬不易,將一生的事業投入美國政壇主流顯然是一種冒險,然而,趙小蘭最終還是選擇放棄高薪、開始冒險,因為她對美國政府在做什么很是好奇。

她從里根總統的內閣里充當一名職位很低的職員做起,有了與內閣成員和其他政府高級官員共事的機會,從而初步體驗到這個世界有多大,“它每天都在向我打開一扇新的大門,我每天也都在學習新的東西。”

趙家一家6個女兒,即便身處美國這樣的自由社會,趙小蘭和妹妹們也免不了被周圍的人潑涼水,“他們說我和妹妹會讓我的父母花掉一大筆嫁妝錢。”

這種“刺激”讓趙小蘭和妹妹們總是激勵自己:“把自己當女勇士看待,就像花木蘭那樣,讓我們的父母以我們為榮。”

姐妹們成功的背后,除了良好的家教和自身努力外,那顆始終在線的好奇心也發揮著重要作用。

“我很幸運有一對開通的父母,他們鼓勵我做任何我想做的嘗試,鼓勵我去探索世界,開拓視野,從而真正找到世界的真相。”

趙小蘭概括母親對自己的言傳身教——

“母親讓我們愛惜自己,尊重自己,保持尊嚴。讓我們保持自己的價值觀。知道要為更美好的事物奮斗。

因此,面對男孩子或者其它什么人,我們都不會示弱。我們要自重,言行得體,不做讓自己感到難堪的事情。

母親讓我們清楚地懂得,我們來自一個有教養的家庭,要儀態端莊,舉止正確。”

沿襲中國傳統,取中西方教育之精華

趙小蘭出任美國勞工部長職位后,對母親說的一席話令人回味:“媽媽,也許現在別人對我的看法不一樣,但我覺得沒有什么不同,我還是原來的我。相反,我認為還有許多優秀的人才,只不過是我運氣比較好而已。”

當了部長,趙小蘭認為自己還是原來的趙小蘭,這就是母親的影響。

朱木蘭取中西方科學教育之精華,在中西文化和人生交叉的坐標中選擇最佳點,中西合璧,因材施教。

言傳身教,身體力行,50歲上大學拿學位

朱木蘭性格溫和,但又有主見。

50歲那年,女兒們都已長大成人,朱木蘭決心要上大學拿學位。她說:“跟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坐在一個個教室,到同一個飯廳去吃飯,那種返老還童的感覺,真好!”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她選的是紐約圣約翰大學亞洲研究所的碩士班,期限兩年。兩年的時間,朱木蘭像個年輕的學生,從沒有誤過一堂課,甚至從未遲到過。

有一次紐約大風雪,朱木蘭仍然從紐約上州威徹斯特郡家中開車到紐約市內的大學上學,最后發現課堂中只有教授和她兩個人。

小女兒趙安吉看見媽媽常常在晚上學習,努力應付考試,勸媽媽不要太辛苦,考不好沒關系。朱木蘭馬上對女兒說:“那不是我的個性,要讀書就要深解,做事求學都要認真。”

認真,可以說是趙家全家的個性。趙錫成認真,朱木蘭認真,才有趙小蘭和她五個妹妹的認真。

趙氏家族這一個性的熏陶,是趙小蘭及其妹妹們走向成功之路的重要精神因素。

朱木蘭怎樣看待她50歲那年開始的就讀生涯呢?

“那兩年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女兒們都能照顧自己了,我完成了最大的讀書心愿,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朱木蘭不贊成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古訓。

在這一點上,她卻認同女子要獨立自強的開放理念,鼓勵女兒們“要與人爭,更要與自己爭,爭平等,爭獨立,不放棄,不退讓。男人能做的事,女士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

相夫有道,伉儷情深

朱木蘭晚年罹患淋巴癌7年,在這長達7年的時間里,丈夫趙錫成對妻子照顧得細致入微,常常在清晨下樓親自熱一杯牛奶,端到妻子的床前。

每次去醫院,趙錫成總是提著沉重的公務包,里面裝的都是病例。

看完病回家之后,他將藥分別裝好,并按時間及先后順序制成表格,每吃完一種就在表上劃去,免得弄錯。每天20多種大小藥,他計時計量,讓妻子服用。

他為妻子的病情所作的記錄,厚到可以寫一本書。

每晚忙完工作,他一定先到床前去看望妻子。而朱木蘭明知丈夫在床前注視著自己,卻總是裝作熟睡的樣子,既是不想讓丈夫擔心,更是不愿耽誤丈夫的睡眠時間。

這段浪漫曲折、美麗動人的愛情佳話還要追溯到60多年前。

就在女兒被提名為勞工部長的那個令人興奮的時刻,朱木蘭卻被確認身患癌癥。但是這位堅毅而從容面對人生的母親,卻樂觀豁達地說:“一個家庭,總會有人生病的。你們都有事業,都很忙,若必須如此,還是我來生病更為合適。”

2007年8月2日,朱木蘭因病在紐約去世。布什總統在唁函中稱贊她“是一位非凡的女性和心中充滿深愛的母親。她的精神和寬容給孩子們和知道她的人樹立了一個很好的榜樣。”

這正如趙小蘭對父母的評價:“他們為整個家庭營造出了一個充滿愛心和安全感的環境,所以盡管生活很艱難,我們也從未喪失我們的樂觀態度,我們從沒有想過會永遠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我們總是相信明天會更好,而且最終我們會戰勝困境。”

了解到趙家的教育理念后,劉墉曾這樣評價:“我相信,沒有那樣成功的家庭教育,很難有趙小蘭今天的成就。

最起碼,趙小蘭今天立身華府高層,那種不亢不卑、帶有適度的矜持與華裔尊榮的氣質,必然來自她那特殊的家庭教育。”

我們總說“女兒要富養”,趙小蘭的家教鮮活說明了“富養”的正確打開方式——趙家的“富養”不在于多么昂貴的物質,而在于精神層面的培養——他們讓女兒從小培養了良好的自律精神、高尚的道德品質、開眼看世界的機會,這些才是對女兒最寶貴、最持久的愛。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