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709案謝陽家屬 人權律師江天勇失聯

2016-11-24|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大陸人權律師江天勇,近日到長沙看望709被捕律師謝陽的家人,又到長沙第二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情況,但之后乘火車欲返回北京時,突然與外界失聯。江天勇以往曾多次遭當局“黑頭套”綁架、秘密拘留和酷刑。(吳亦桐/潘加晴 報道)

在北京時間周二(22日)凌晨,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對外發布江天勇失蹤消息。之前,江天勇到長沙看望709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并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張重實、藺其磊,以及709案李和平的代理律師馬連順一起,到長沙第二看守所了解律師會見謝陽受阻等情況。

其后,江天勇擬乘坐高鐵返回北京,在他失蹤前最后發給親友的資訊:在11月21日晚間從長沙南站乘高鐵返回北京,正點抵達時間為11月22日早晨6點30分。江天勇其后與外界失聯,電話亦轉到秘書臺,目前江天勇的親友無法與他取得聯系。到記者發稿時,失聯接近40個小時。

本臺聯系到目前旅居美國的金變玲,她向本臺講述江天勇失聯的經過。她認為,丈夫是處于危險的“被失蹤”狀態。

金變玲說:他(江天勇)就是11月21日去長沙看一個朋友,順道去看看709律謝陽律師的家屬陳桂秋,然后又去長沙第二看守所,藺律師也沒有會見成功謝陽。因為北京有事情,當時他就打車到火車站買車票,當時他買了車票后還告訴朋友,車次是多少都給朋友發了資訊,后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消息,按常規的話,不管他在火車上,還是在外面,他都會給我留個資訊說他是安全的,再說,他不可能這么長的時間不上網,所以我能確定他肯定是“被失蹤”了。

金變玲強調,鑒于江天勇在從事人權工作過程中,曾多次遭遇秘密警察的綁架,以及709之后愈來越多的維權律師被強迫失蹤和受到酷刑,她呼吁外界關注江天勇今次失聯。

金變玲說:他(江天勇)前面茉莉花革命時“被失蹤”2個月的期間,回來后就感覺他精神不好,回來后感覺他的記憶都忘了;這次要再次“被失蹤”,這個降壓藥能不能吃到是一個問題;另外他的肋骨曾經被骨折過,我最擔心他的身體,能不能扛過這一次。

吊詭的是,在發現江天勇失聯后,江天勇的社交媒體突然于11月23日早上7時,短暫顯示上網,但6分鐘后消失。以前曾有維權人士遭抓捕后手機被當局控制,繼而盜取社交媒體帳號案例;這種跡象加重了親友的擔憂。

今次與江天勇一起到長沙探訪謝陽家人的律師馬連順認為,不能排除江天勇失蹤與709事件有關,17個月期間,當局使用酷刑、阻止代理律師介入、哄騙家人錄制勸認罪視頻等手段強迫律師認罪,直到今天,709案件還在擴大和蔓延。

馬連順說:老江辦事比較隨和,為人和氣,和誰都沒有私仇,我考慮其他的可能性不會有,那他可能就是和這個事(探訪謝陽)有關系。謝陽被關押這么長時間,而且受到不公正、不合法的待遇,所以他(江天勇)想去看一下、關心一下,這絕對是合法行為。(他們)沒有結束,而且愈來愈不擇手段。

江天勇失蹤后,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緊急趕至鄭州,與馬連順會合后,陪同江天勇在內地的親屬到其戶籍所在地—鄭州公安局桐柏路分局報案人口失蹤,遭警察百搬推脫拒絕,并要求他們到北京報案。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國際特赦等人權組織表示,將密切關注事件進展。

現年45歲的江天勇是大陸知名維權律師,曾代理陳光誠案、高智晟案、陜北油田案、廣州太石村案、艾滋感染者維權案及一系列的宗教迫害案件。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銷律師執照。2011年2月19日,中國茉莉花事件期間,江天勇遭警察秘密綁架,失蹤長達2個月之久,期間遭到酷刑折磨;2012年5月4日,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逃出東師古,在北京朝陽醫院住院期間,江天勇前往探望時遭至少5名國保毆打,導致左耳鼓膜穿孔和聽力受損;2014年3月,江天勇探訪黑龍江建三江黑監獄時,再遭到警察拘留和毆打,8根肋骨骨折。

圖片:現年45歲的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曾代理多起敏感案件觸怒當局,以前多次遭秘密關押和酷刑 (吳亦桐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