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穎】 全球化與民主

2016-11-12|来源: 民報

經濟成長不保證會促進民主化,中國是最好的例證。圖為資本主義的新樂園:上海浦東區。

11月8日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出爐,跌破大家眼鏡,原先不被看好的川普,贏得總統寶座,入主白宮。分析指出,川普拿到的選票數目低於前兩次共和黨候選人的得票數,主因是民主黨支持者不願出來投票。也有人認為美國對女性從政仍舊不友善,卻忘了是否要檢討民主黨內部在初選時做掉桑德斯引起多少支持者的不滿。也有人指出希拉蕊的普選票數比川普多,竟然輸掉選舉,顯示選舉制度需要改變,他們忘了美國是聯邦制,州州平等。

全球化的結果,只有少數人得利

也有人將選舉結果推論是反全球化引發民主退潮。一般西方思維是,經濟成長會促進民主化,所以反全球化會引起經濟衰退,而經濟衰退不利民主發展或維持。首先,經濟成長不保證會促進民主化,雖然有了財富後會要求更多的政治權力來保障私有財產,但改革一定會遇到既得利益階級的阻力,不保證成功。中國的天安門事件,幾年前中東的茉莉花革命都是例子。

經濟衰退不利民主發展或維持的例子很多,如菲律賓的馬可仕、德國的希特勒等,他們都走向獨裁。也有反例如北歐諸國,可見影響民主的除了經濟還有公民社會的文明程度和政府的因應對策。世界反全球化的浪潮方興未艾,原因反而可能是不夠民主引起的,當一個國家經濟成長,但是它的人民,有的不但沒有獲得好處,還可能失去工作,這樣算民主嗎?

最近西方發展的方向,保護主義的興起,可視為普羅大眾對菁英階級的反撲(populistrevoltagainstelites)。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忿怒的選民,不只在美國,而是在幾乎所有民主國家?分配嚴重不均,愈來愈多的人被遺忘、被拋在後面。大部分主流媒體民調的思維是菁英階級的思維,只願相信他們所希望的,不願意面對殘酷的現實。全球化的結果只有極少數的人得利,而非原先承諾或是教科書講的樂園。

1970年代開始的意識型態的轉變,愈來愈盲目地相信市場機制,政府愈小愈好。理由是政府的官僚體系不若市場有效率,於是讓市場自由放任,寄望市場自律、自我規範,終於發生2008年的金融海嘯。自由放任的市場就像自然叢林,是弱肉強食的地方,並非亞當史密斯主張的公開透明、公平競爭的市場機制。政府機制失靈,不善盡監督責任,連帶市場機制也失靈,終招致悲劇發生。

民主制度流於形式,已喪失人本的內涵

政府和人民之間的「社會契約」早已經被埋沒在自由放任的市場,政府和企業早已忘了自己的社會責任,政治菁英的統治也把普羅大眾遺忘並遠遠拋在後面。民主制度生病了,因為貧富差距惡化,而政府卻束手無策,或是不願面對現實,統治菁英不願意承認自己治理失敗,當然也就不思改善。

民主是一種形式,不保證有人本的內涵。「西方如何興起」這個議題被討論了很久,有的說是因為科學的興起,有的歸功於工業革命,有的認為是文藝復興回到人本,也有的講是法治的制度。目前聽到最好的解釋是西方的進步在於:人本的法治,和科學的精神。

經濟成長提供民主發展的物質基礎,但是仍然需要人本內涵的精神基礎。假若沒有中世紀的文藝復興,會有後來的民主制度產生嗎?過分強調物質的經濟成長結果,卻忽略實質的人本內涵,只讓民主制度流於形式,變成行屍走肉、無魂有體的國家框架。最近歐美等先進國家的民主退潮不是全球化引起的,而是它們的民主制度已經喪失人本的內涵,接著帶動反全球化的潮流。

南方朔:全球變天的時代到了!

在哲學社會裡有個重要核心之概念,它就是所謂的「典範」。「典範」是一種規格,一種行之已久的習慣,一種思想和言說的方式。因此在一個「典範」固定的時代,大家的問題意識都差不多,言談的方式也差不多。

但若一個時代變了,那麼問題意識及言說行為也全變了,如果再用舊的想法、舊的表達方式,就大家沒有反應,用新的思想及言說方式來表達,就會有力動人。

民心思變舊典範已逝

最近這幾年,歐美社會過去的典範已告結束,就會開始劇變,於是我們看到,歐洲各國各種左右翼小黨開始崛起,這些小黨以前都被人看不起,現在卻成了新主流。例如英國的獨立黨,法國的「國民陣線」都是例證,它們都反全球化,反對以前的冷戰意識型態,也不再反中俄。這顯示二戰以來的典範已成了過去,反全球化,民族主義再起,整合性的勢力已退潮。所以才會有英國脫歐,英國的蘇格蘭獨立公投等。世界的巨變由歐洲開始,它由民意發動。

但美國是個兩黨制僵化難動的社會,因此美國對新時代的到來遂反應最慢。2012年美國發生「佔領華爾街運動」,那是驚天動地的運動,但也沒有產生任何改變。但歐洲所產生的的變化及佔領華爾街運動所造成的刺激,美國雖然反應遲緩,但因為川普的出現,這次終於進了美國的時間表。川普的大選獲勝,原因不是別的,而是因為川普合乎美國民心的需要。川普點燃了美國巨變的火把。

臺灣的媒體都跟著美國主流媒體起鬨,宣稱川普的支持者乃是藍領白人工人階級,但這只是媒體當權派醜化川普的說法,以前就有人指出過,川普的支持者裡大學高學歷的人乃是主軸,否則他也不可能一路領先贏得大勝。因川普的獲勝,我們正要重估美國的人心改變了。

川普當選美國將全面翻轉

美國在二戰前,就在長春藤盟校出現了孤立主義這種思想浪潮,它主張美國少去惹人,把美國自己搞好才是正統態度,孤立主義乃是美國中產階級的民族主義,也是中產階級美國夢的核心。

但從二戰以來,在過去70年裡,由於美國獨大獨強,美國已發展成美國帝國,為了支配全世界,於是美國在全世界駐軍,到處製造敵人,進行戰力干涉,也為了統合各國經濟,將全世界變成全球化的單一市場。美國的帝國目標是達成了,但其代價則是軍費支出使美國中產階級稅賦加重,而軍事干涉太多,則是美國樹敵太多,受到恐怖攻擊增多,而全球化使美國銀行財團更富,但也加速了美國的產業輸出,使得中產階級日益貧窮化,於是美國中產階級憤怒了,川普所表達的就是中產階級的憤怒,由於川普是為新典範催生,他當然必須反體制,必須憤怒,他講話粗魯,動輒驚世駭俗,這是新趨勢出現時的必然。主流政經媒體勢力一路醜化打擊,他卻愈打愈旺,最後被打出一個總統。

因此川普的當選,預示了美國已到了全部翻轉的新時代,川普的當選絕對是一件好事,主流媒體當然恐慌,我們不必跟著起鬨!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