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滿攔江】我們的孩子是如何被教傻的

2016-10-31|来源: 阿波罗

臺灣《旺報》刊文,提及有個江蘇女孩,參加臺灣交換生計劃。她在臺灣呆過一段日子后,迎接臺灣的室友來大陸,帶著室友到處游玩。

可這位臺灣女孩,每到一處,總是要問一些“奇怪的問題”,比如她會問:博物館里寫的“愛國主義基地”是什么意思?又或是:入口的安檢,為何會這么嚴格?

江蘇女孩卻從未想到過這也是問題,被問得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應付一句:也許這就是所謂的“特色”吧,習慣就好啦!

臺灣女孩卻笑嘻嘻地說,有些事情,不能用一句習慣概括全部,這是不負責的行為喔。

江蘇女孩說:正是臺灣女孩這種有些“不講理”的追問,才讓她關注到了很多此前從沒有關注到的細節。臺灣女孩像是一面清晰的鏡子,讓江蘇女孩看清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

但實際上,這根本不是什么細節,而是兩種截然相反的思維方式。這種不同思維方式的形成,源于目的完全不同的教育!

長野中學的歷史課

Fangliyan先生,是位在日華人。近日他陪同一個國內來的教育旅行團,參觀了長野縣中學,并旁聽了歷史課。所歷所見,讓他大為震憾。

長野縣中學的歷史課,講的是日本近代史,是關于日本戰敗后簽訂的兩項條約內容。一個是《舊金山和約》,一個是《日美安全保障條約》。

老師分別將條約的內容向學生作了解釋,然后讓學生們分組進行討論,討論該條約的簽訂是好還是不好。好的話,好在何處;不好的話,又是為什么?

關于《舊金山和約》:學生們討論之后,做了如下回答:

認為簽得好的意見:避免了戰敗后的賠償問題。日本就此重歸了國際社會。

認為簽得不好的意見:留下了至今未解決的北方領土問題。沒有中國和朝鮮這樣的戰爭被害國參加的條約簽訂,是不合理的。

關于《日美安全保障條約》:學生們討論之后的結果是這樣的。

認為簽得好的意見:沒有戰斗力的日本有了美國的保護。不與美國為敵比較好。

認為簽得不好的意見:致使美國的軍隊至今殘留日本。留下了沖繩美軍基地問題。

Fangliyan先生說:日本老師讓中國學生也參加討論,并希望他們發表看法。但據帶隊的中國老師說,中國學生不習慣于這樣的教學,因為中國式的教學還主要以老師講學生聽為主,尤其是像歷史這樣的學科,是已有定性的內容,對此評判是非曲直,在中國的課堂上是不太可能的。

這,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差距。

教育的目標

Fangliyan先生所見到的,是一種啟發性教學,目的是為了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這也是教育的根本目標。

在這個過程中,學生通過對基本資料的識別、辨析、研判,運用邏輯推理,最終得到符合常識的結論的過程。受過這種良好訓練的人,就會掌握有效的思維技能,形成良性的思維習慣,在任何涉及于智力或想像的領域,輕易不會被誤導。

這就是臺灣女孩,來到大陸會問個不停的原因。因為她具有的是獨立思考,掌握了充足的思維技能,一旦發現與常識不符的怪異現象,自然就會流露出訝異。

這也是大陸女孩,無法理解臺灣女孩的問題。因為大陸孩子受到的教育是灌輸式的,不是讓你學會思考,更無法讓你掌握思維技能,你必須要接受某個固化的結論,哪怕你對此結論稍有疑問,都會直接影響到你的分數,甚至影響到你的前程。這沉重的代價,決非是一個孩子能夠承受得起的。

比如說“愛國”這個概念,對于受過正常教育的臺灣女孩來說,你生長于一個國度里,獲得足夠的安全感及財產保障權,你的勞動受到社會承認,你所創造的價值受到社會尊重,你的付出與你的酬報相對來說對等,你身邊人的普遍觀念是愛、尊重與感恩,而不是仇恨、污辱與傷害。你自然而然就會愛惜這個公正的環境,不需要什么人耳提面命,愛國只是你發自內心的充沛情感。這種思維境況下的孩子,突然看到“愛國主義基地”,難免困惑。因為對她來說,一個值得她愛的國家,不需要基地她也會愛。而如果這個國家無法保障她的基本權力,就算是拿基地把她圍起來,她也難以接受。

同樣是愛國這個概念,在大陸卻完全與個人的品德行為無關,你努力工作不是愛國,你奉獻納稅卻被罵為奸商,你潛心學術卻會被罵漢奸,你扶起倒地的老人只會遭到訛詐。相反,毆打老人的講師說他愛國,罵娘的教授說他愛國,愛國不再是全體國民的樸素感情,成為了一些品德可疑人士的特權。最終的結果,愛國成為無良人士的代稱,正常的是非黑白價值判斷,在此完全顛倒。

環境是比課堂更重要的教育。但環境的異常和進一步惡化,讓我們的教育始終停滯在低質量成品灌輸的原始狀態。這時的教育已經不再是教育,而如同標準化的工業流水線,生產出來的是同質產品。而這種工業化教育的產品特點,就是價格低廉,同時對環境造成可怕的污染——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的大學生不值錢的原因!

論及知識儲備,我們的學生只強不弱,但在國際競爭上卻占不到優勢。就是因為我們的教育,回避了最根本的智能開發,回避了思維技能的訓練。

咱們的歷史課

有關獨立思維的教育與訓練,歷史學科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堪稱重中之重。但我們的歷史教育,卻完全固化為不合時宜的教條。說到古代史,凡是加強中央集權就是正面,凡是群體暴力就是農民起義。說到近代史,凡是簽訂條約就是喪權辱國,凡是排外對抗就是愛國主義。這種極端而片面的標簽,與真實的歷史無關。這種教育,決無可能到達智力開發的目的,只會導致極端的厭憎情緒。

日本有《舊金山和約》,有《日美安全保障條約》,學生可以在課堂上,從好壞得失兩個角度,進行理性分析。而我們也有類似的《南京條約》,但我們的學生絕不允許擅作價值判斷,課本早已給你作出了標準解釋。拿起課本,你只需要背下這句話:《南京條約》又稱《江寧條約》,是中國近代史上與外國簽訂的第一個不平等條約,是中國第一個喪權辱國的條約。

如果我們的老師,在課堂上這樣對你說:孩子們,請大家分組討論一下,《南京條約》的簽訂,對中國人來說好處有哪些,壞處有哪些……如果真的有哪個老師斗膽這么說,你會知道后果有多嚴重!

學校也是為你好。

最后的結果是,你的分數是以智力的犧牲為代價。智力萎縮多少,分數就會增加多少,此消彼長,我們得到了高分數低能的廢物。

就這樣,我們遠離了獨立思維的啟迪與開發,遠離了思維技能的掌握,最終失去的,是我們自身的智力,是我們在這個社會上生存能力。

如果有誰認真的看一下《南京條約》的具體條款,定然會讓你大吃一驚!

南京條約

不平等、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共計十三條,第一條是這樣規定的:

嗣后大清大皇帝、大英國君主永存平和,所屬華英人民彼此友睦,各住他國者必受該國保佑身家全安。

中文版本中的“身家全安”,其英文原文是:shall enjoy full security and protection for their persons and property……意思是:人身權和財產權要受到保護,而且這一點要由政府承諾并提供保障。

換句話說,這一條要求于政府必須保障公民的人身權和財產權。其要義是,英國公民在中國,其人身權和財產權要由中方提供保障;同樣,中國公民在英國,英國政府也承諾保障人身權和財產權。

《南京條約》的不平等性,是無庸置疑的——但在第一條中,卻會讓我們發現更多的東西。清帝國時代的民眾人身權及財產權,居然還需要英國人來提醒中國皇帝,甚至要以條款的形式記述下來,這就足以讓我們思考很多。

實際上,說到不平等條約,日美安全保障條約,在性質上與中國的《南京條約》沒區別,同樣是不平等。美國可以在日本建軍事基地,而日本卻不能去美國建,這豈不是喪權辱國?

而日本之所以不由官方欽定性質,卻任由學生們在課堂上肆意討論,理由很簡單,就是日本官方不能籍此剝奪民眾的思考權力。縱然你所定性的結論千對萬對,難道你治下的民眾個個都是大蠢才?不由你事先定性下結論,大家就會統統蠢死不成?

這個問題,可以解答幾日前有人提出的疑問:何以日本以彈丸之地,竟然有22人獲得諾貝爾獎,而中國空自擁有十數億計的龐大智力資源,卻望諾貝爾之門而不得入?(中國自然科學類諾獎得主為零。自然科學類諾獎才是最重要的)。

答案就是:日本教你如何變聰明,這里教你如何更愚蠢!

創造力來自于民眾

日本不給條約定性的理由,說起來也很簡單。

一個國家,必然是由全體國民來建設。國民越聰明,越具有智慧,創造力越強,則國家就會越來越強大,國力就會不斷提升。

沒證據表明政府比百姓更聰明,政府也是由人組成,成員來自于民間百姓。做百姓時就是不明真相低智商,一旦掌握權力就英明神武高瞻遠矚了,這不符合常理。

權力精英或許玩弄權術有一套,但說到創造力,這個必須要依賴于民眾。政府最大的功能就是界定一個公正透明的競爭規則,讓民眾中最優秀的脫穎而出,而政府則在這個過程中,獲取相應的利益份額——這是現代政治文明的常識!

何止日本,獨立思考的啟迪教育,是高等教育的基本目標,凡是正常的國家在這方面都是不遺余力。

南方周末稱:2014年8月,美聯社報道,中國已經取代韓國成為美國海外高中生源的第一大國:2013年,共有31889名中國學生獲得赴美高中F1學生簽證,這幾乎是八年年前的50倍,兩年前的5倍。

美國之外,加拿大、英國、新西蘭等國,也正在成為中國小孩新的目的地。《華爾街日報》刊文稱,過去五年,加拿大多倫多地區的國際中學生突然飆升了40%,其中四分之三來自中國。

這些孩子的家長們,已經不再只限于富人、官員和知識精英,更有普通的工薪階層,中國的下一代教育是否正在另一種體制里突圍?

孩子們為什么逃離?

他們只是不想被強制灌輸成為低質廉價的標準產品,他們要思考,要智慧!

未來屬于掌握了思維技能的孩子

中國已經進入商業社會,競爭壓力越來越大。毫無疑問,掌握了思維技能的孩子,在日后的社會競爭中就會擁有令人羨慕的智力優勢。而以智力萎縮換取分數的孩子,必然會屈于下風。

更殘酷的是,由于我們自身教育所固有的缺陷,兼以國內高校行政化痼疾難除,僵化而落后于時代的思維,導致許多高校仍然采用填鴨式的灌輸教學法,這殘酷的壓制了孩子的自由天性,也讓許多孩子產生了強烈的厭學心理。要想改變這種現狀,就必須把教育還給學校,把智慧還給孩子。

我們的孩子在經過教育流水線的嚴格矯正,定制成低質價廉的標準化產品之后,下一步就全看孩子自己的造化。看孩子是不是還殘留了足夠的自救能力,是不是有意識的嘗試個體突圍。

能否于現實教育的困境中殺出血路,孩子們完全是聽天由命!幾乎得不到任何實質性的幫助。這種孤絕環境下的抗爭,帶給我們無限凄涼的感覺。所以,相比于我們個人的苦逼拼掙,我們更期望社會力量能夠早一些覺醒。群體的自救,才能夠合成更強勁的合力,徹底擺脫教育的困境。

群體的自救,遙未有期。眼下我們只能從自己開始。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