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G20峰會與中國人民何干?

2016-09-04|来源: 自由亞州|标签:G20 

八月底、九月初,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在中國杭州舉行。這是G20峰會首次在中國舉行,也是習近平上臺以來,承辦最大規模的多國領導人峰會。對習近平本人而言,面子很重要。尤其,浙江省,杭州,是習近平的權力發源地,他不想看到任何閃失,損傷自己的面子,進而損傷自己的權力。

中共舉辦國際盛會,安保措施歷來嚴密,這一回,更是空前嚴密。工廠停工,大中小學推遲開學,網吧停業;包裹不能寄送,玩具飛機遭強令封存,刀具禁售,煤氣罐限購(據傳,有的居民甚至不能生火做飯)。會場周邊居民必須離開自己的家,外地人被勒令離開杭州,本地人則有周邊城市的免費旅游券誘惑,試圖將他們全部“調虎離山”;宗教活動被禁止,餐館等處的維吾爾員工遭解聘、強令返鄉……

不一而舉,怨聲載道。這些苛刻措施,用“擾民”或“嚴重擾民”來形容,已經太輕微,實際上,已經構成妨礙居住與出行自由、群體歧視、種族隔離等嚴重的人權侵害。經由主辦國際峰會,更彰顯這個紅色政權反人權、反人類的惡質本性。

在如此苛嚴的安保措施下舉行國際峰會,真正體現了舉國體制的優勢,那就是,只有這樣的體制,才能做到上下總動員,嚴絲密縫,滴水不漏。對照之下,每逢中國發生天災,或者人禍,或者天災加人禍,諸如沉船、火災、大爆炸、毒奶粉、豆腐渣工程……這種舉國體制,卻功效甚微,甚至毫無功效。原來,舉國體制,只有在保護統治者的時候才生效,在保護人民的時候就失效。

在中國舉辦國際峰會,真的會鬧出大事?其實不見得。癥結在于,當權者心理脆弱,過度脆弱,被世人比喻為“玻璃心”。強國人,玻璃心。哪怕有一點點風吹草動,比如說,路邊有人舉個牌子,他們就覺得心臟受不了,就覺得大丟面子,就覺得遭受心理重創,就會病態地想象,那一塊牌子之后,會有深厚的背景,會有無數人追隨。還是那幾個成語: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葉公好龍,杯弓蛇影。

說到此,究竟是舉國體制的優勢?還是舉國體制的劣勢?令人困惑。既然現行體制如此脆弱,不如就改變體制;既然在現行體制下活得那么累,不如就舉行民主選舉,讓別人去負責,讓別人去擔當。但獨裁者的心病又恰恰在這里:權力絕不讓人。那關乎既得利益。

G20峰會,已經舉行過十屆,曾輪流在不同國家舉行,各國都曾采取嚴密安保措施,但防范的對象,主要是國際恐怖分子,并非針對自己的人民(俄羅斯或除外)。而如中國這等苛刻得過份而極端的安保措施,可謂絕無僅有。就此而言,中國再度創造或打破世界紀錄。

習近平究竟要防范誰?誰是現政權的假想敵?

其一,防范維吾爾人。剛剛發生在鄰國吉爾吉斯斯坦、針對中國大使館的自殺式炸彈攻擊(8月30日),盡管還沒有人出面擔責,盡管北京刻意保持低調,但懷疑對象,應是反叛的維吾爾人。但要說維吾爾人會襲擊G20峰會,這種可能性卻很低。

其二,防范漢人中的不滿者。然而,無論是異見人士、宗教人士、上訪人士,或其他社會不滿人士,都不大可能給G20峰會帶來多大困擾。一般的治安措施,就足以應對。

其實,若出現零星的抗議和示威,而當局可以容忍,反而在國際舞臺上顯示出一個大國政府的自信和氣度,只會得分而不會失分。換言之,這個“大國政府”毫無自信,更毫無氣度。

其三,防范外國勢力。然而,所謂“外國勢力”,除了在中共意識形態宣傳中虛擬的概念,在現實中,根本就是一個子虛烏有的“存在”。

其四,防范黨內政敵。事實上,這才是習近平要嚴加防范的對象,真正的潛在敵。

只有黨內政敵,比如習近平的對立面,遍布全國的江派勢力及其殘余,才可能給習近平政權構成真正威脅。只有他們,才有可能讓習近平后院起火。如去年股市暴跌背后的內鬼作祟。

既然如此,與人民何干?杭州,既然把人民都打發走了,這個G20峰會,又與中國人民何干?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