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廣投稿】:透視胡石根 要把一生獻給中國的民主轉型 ——論709大抓捕

2016-08-31|来源: 希望之声

【希望之聲2016年08月31日訊】我的好友胡石根,在709大抓捕中入獄,判刑最重。2010年初遇老胡,后多次相聚,我每進京必定見他,他經過山東會到我家住宿,對他逐步有了些深層的認識。

胡石根簡歷

1979年他以高分考進北大中文系,七年后,碩士畢業。1986年到北京語言學院(現改大學)任講師。1992年因紀念“六四”和組織社團被捕,判刑20年,罪名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組織和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坐牢十六年,2008年減刑釋放。2015年709被捕,2016判刑7年半。

2010年,老胡和趙昕等一些朋友,在濟南為我組織慶生聚會,我們初次相識。一般人長期坐牢,會思想呆滯,行動遲緩,但老胡精神狀態極好,反應敏捷,談吐中顯出睿智。

關于紀念“六四”

2011年我陪家人去北京看病,再與老胡相聚,并和他倆人去天安門廣場散步,這次談得比較多。主要談紀念“六四”。這也是以后見面的重要話題。他向我介紹90年代初,曾設計用直升機撒傳單,紀念“六四”,后來這成了判刑20年的“罪證”。但是紀念“六四”在全國薪火相傳,至今沒有中斷。以后倆人的共識是,當前紀念“六四”應采取分散小型的方式,也可以每年“六四”時節,分散去天安門廣場。開始不要太張揚,只要人到心到相聚就好。看來他考慮目前的條件,已經放棄了1992年為紀念“六四”求大、求轟動的想法。

2012年北京聚會

2012年我陪老伴去北京找名醫會診,請老胡代辦掛號。當時我已被嚴密監控,有人建議繞開中共國保,夜里買票去北京。我打電話和老胡商量,他的意見是:直接告知國保,看他們怎么說,結果國保同意我們去北京,但要派倆人“護送”。我告訴老胡,請在旅館訂兩個房間,一個我們住,另一間住國保。當時預約北京名醫很難,要到黑市上買票,這些事情,老胡都做得很漂亮。我們到北京,他同徐文海(醫科大學畢業,因為參與民運,被判刑開除公職),倆人一起接站,送到旅館。幾天看病都是他們陪同,猶如自己的家人。隨去的國保都對他贊嘆不已。

次日晚間,老胡組織了一次歡迎聚會,要我告訴國保。國保同意聚會,但是要派人參加,我們表示歡迎。聚會參加者有多位律師朋友,還有民運人士歐陽小戎、李海、劉荻等,盡管警方有人在座,大家還是各自作了介紹交流了看法。在當時的條件下胡石根能夠組織這樣的聚會是很難得的。后來我才知道,是胡石根在北京組織,策劃了很多種聚會,有的定期,有的隨機。外地異見朋友到北京也經常去找他,他像一塊吸鐵石,吸引了各地的“訪客”,有人沒錢住旅館,就在他家打地鋪。

胡石根善于包容

在我們的朋友中,有人反對上訪,對訪民不尊重,說他們只追求個人利益,不愿與他們合作,胡石根的看法不是這樣。他認為訪民房子被強拆,土地被強征,奮起反對暴政,我們應該支持,訪民在打壓中提高了覺悟,成了大變革的推動力量,我們應該團結他們,我和胡石根的意見是一致的。

關于宗教問題,從交談中我發現胡石根尊重不同信仰。他是基督教家庭教會的長老,但是他亦很尊重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在大家聚會的時候,從沒聽到他有傳教的講話。他尊重不同信仰的人,也尊重沒有宗教信仰的人。

2014年濟南聚會

2014年老胡等人來濟南,參加我的慶生聚會,朋友80人聚集一堂。當時北京氣氛已很緊張,老胡擺脫監控,上午乘高鐵來濟南。整個宴會都受到國保密切監視,我們在樓上,席開9桌,樓下國保擺了兩桌,晚上九點我把老胡送到西站返北京,后面警車緊緊跟隨。宴會中胡石根第一個發言(有視頻),在眾多國保的關注下,他的講話冷靜、沉著,寓意深刻,對大家都起到是鼓舞作用。也讓國保挑不出任何毛病,真是很難得。

透視胡石根

通過幾次交往,我感到胡石根是在中國民主轉型過程中,鍛煉出來的一個很見地的,很有才華的代表人物,正像二十二年前判決書所說的,他是個“組織領導”者。他在1994年被判刑20年,長期的監獄生活,使他有時間冷靜思考很多問題,也使他更加成熟,善于和各種人物相處共事。

2008年出獄后重回北京,在他的周圍聚集了一批民運人士、人權律師、訪民和宗教界人士,他們經常相聚,交流信息,抱團取暖,激發思路,堅定信仰。胡石根不但有思想而且有組織能力,處事非常圓融,靈活機動,能夠團結很多人,善于通過協商解決問題。

采取“認罪”策略,無可厚非

他第一次判刑20年,減刑4年提前出獄。我也坐做過8年牢,對監獄生態有所了解,如果在獄中,堅持不“認罪”,減刑根本是不可能的。

老胡坐牢從92年開始,那段時間社會上的信息來源已經多元化了,他爭取早日出獄,可以接收更多信息,可以保持與社會的接觸,他當時采取靈活的“認罪”方式是可以理解的。

這次老胡被捕,面臨判處重刑,他再次采取些靈活方式,不上訴,承認自己“抹黑公安,抹黑政府,抹黑司法”的“罪行”。這些策略,使他判了7年半徒刑,如果形勢有了重大變化,或者他在獄中再靈活一次,很可能獲得保外就醫或提前釋放,老胡的“認罪”,應該無可厚非。

坐牢后,各人情況不同,采取策略,因人而異,因為反極權坐牢,是光榮的事,判決書也是個畢業證。

應該拋棄中共的“坐牢文化”

多年來在中國形成了一種“坐牢文化”:坐牢要表現出英雄氣概,視死如歸,要向江青(中共前領導人毛澤東的妻子)主編的樣板戲中的李玉和學習,坐牢就要把牢底坐穿。在文革中不少人受到這種文化影響而葬送了生命,我們現在應該反思這種坐牢文化。

這種文化影響了很多人,很多先知先覺者慘遭殺害,有些人在被槍決之前,還切斷喉嚨,防止她走向刑場呼喊“反動”口號。

王酉申是華師大物理系學生,他在毛澤東死后的1977年4月被槍決:判決書上的罪名竟是,“惡毒攻擊偉大領袖”,“吹捧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惡毒攻擊‘反右派斗爭’‘文化大革命’、‘批鄧斗爭’”。他死后四年,1981年被平反昭雪。槍決時不滿32歲。他是很早醒悟的一個青年,如果當時,他講些假話,表示“悔罪”,很可能保住性命。當時上層就有對他判死緩和死刑的爭議。

中共的“坐牢文化”由來已久,1936年,共產黨有61個高級干部包括薄一波,被抓進監獄,為了讓他們出獄,中共高層決定他們可以,寫悔過書,發表“反共啟事”出獄。但毛澤東在“文革”中翻臉,說他們是叛徒,把這些人又關進監獄,在全國開展大批判,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的罪名就是“叛徒、內奸、工賊”。

中共的戰場文化,戰死不投降

在朝鮮戰場上,中共志愿軍有二萬一千人,成了聯合國軍的俘虜,停戰之后,征求這些人的意見,是去臺灣還是回大陸?結果有多數人愿去臺灣,到了臺灣受到熱烈歡迎,沒有任何歧視。而回大陸的少數人則一律開除軍籍、黨籍,按內定“反革命”處理,每有運動,都要批斗一通。后來去臺灣的俘虜回大陸,衣錦還鄉,老戰友相遇,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形成奇觀。

根據中共灌輸的思想,戰士在戰場上只能拼命,寧當烈士不投降。但是,根據普世價值觀,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戰士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投降。美國的軍隊就有規定,戰士如果彈糧絕盡,或者與上級失去了聯絡,是可以投降的,戰爭結束,俘虜依然可以榮歸故里,受到歡迎,這是一種人性化的制度。中共在戰場上的拼命文化和日本軍國主義的武士道精神有類似。

提出國家轉型三大因素意義重大

胡石根提出“公民力量壯大、統治集團內部分裂、國際社會介入”系國家轉型的三大因素,。(摘自709案判決書)

這些內容胡石根當做“罪行”承認下來。認真分析,這不是“罪行”,而是對轉型博弈的戰略分析。

現在中國存在兩股勢力。一是維持現有體制(一黨專政)的體制派,另一派要求變革現有體制,這是推進民主轉型的反體制派,或叫變革派。兩派相爭,決定勝負的就是胡石根提出的國家轉型的三大因素。

公民力量的壯大主要變現在民間的覺醒和民間的聚集,這是推進民主化轉型的基礎,脫離這個基礎的速成論和悲觀論都是不對的。

當局內部的分化(或叫分裂)會啟發民眾,這也是必然趨勢,“黨外有黨,黨內有派”,歷來如此。中共1949年建立政權之后,有過幾次大的分裂,五十年代毛澤東和國防部長彭德懷的分裂,彭等被打成“反黨集團”。六十年代毛澤東和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分裂,劉等被打成“反革命集團”。七十年代初,毛澤東和二號人物林彪之間的分裂。1976年又有打倒江青“反黨集團”的分裂;這次分裂帶來了八十年代的改革開放。1989年又有了鄧小平和趙紫陽、胡耀邦之間的分裂,趙紫陽的“罪名”之一就是“分裂黨”,從歷史上看趙紫陽是正確的,“六四”運動沖擊了舊有體制。

中共歷史上的分裂,使得民眾逐步認識一黨專政的禍害,削弱了統治者的權威,也分化出一部分積極力量。這都會推動社會轉型。

國際社會介入促進中國進步

二十世紀歐美民主國家,對中國的影響和介入更是具有積極的意義。打敗日本軍國主義,沒有美國的介入,何來抗日勝利。

上世紀50年代,民國政府退守臺灣金門馬祖,中共要進攻金門馬祖,國軍死守,共軍企圖在海上切斷國軍的供給。美軍派軍艦介入,為國軍運輸船護航,結果保住了金馬,也保住了民國在臺灣的統治,以后轉型成為發達的民主社會。這是一次美國海軍對中國內戰的介入。發達民主國家對中國的介入必將成為中國轉型的強大助力。

至于意識形態,科學技術方面的介入,意義更是不可低估。

從各方面來看老胡提出民主轉型的三個因素,對推動中國的轉型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可惜的是他只能用認罪的方式通過官方的媒介表達出來。

為了事業不愿成家

關于家庭問題我曾問他,快60歲了,是不是考慮成個家,還給他介紹了一位女士。但他一口回絕,根本沒有意向。現在看來他的想法,也很現實。他知道自己從事的是個很有意義也很危險的事業,他不想給別人帶來痛苦。他自己準備坐牢,如果有了家庭孩子,那么受到傷害的不是他一個人。所以他的選擇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別人負責。

709大抓捕,很多人關了一年多,家人四處奔走打聽,有的拖兒帶女,他們的痛苦可想而知,被關押者何嘗不是壓力山大。去年我與老胡失去聯系,多方打探,誰也不知道他在那里。看來老胡對這種可能出現的狀況已經早有預見。

胡石根是鐵了心,要把一生獻給中國的民主轉型。

2016年8月31日于山東大學電話:13655317356,0531-88365021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