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想】杭州,你沒必要這么自卑

2016-08-29|来源: 东方日报

G20,不就是20國的領導人在杭州開個會嘛,杭州乃至全中國,不至于這么隆重地招待吧

杭州人原本應該是見過世面的,不至于被一個G20搞得春心蕩漾,把持不住。但最近的杭州,真的是讓人看不懂了。

在原本游人如鯽的西湖,如今像新西蘭一樣靜謐無人。有人躺在馬路中間的黃線上拍照,發到網上引來驚嘆。靜謐的西湖,固然讓人感覺舒適。但是那些人呢,到哪里去了?杭州人被圈在家里了,外地人進杭州的各種交通工具都被限制了。

各種傳說滿天飛:沿街許多餐館都將歇業,速遞在G20期間進不了杭州,警察獲取巨額補貼……有關方面出來的“辟謠”,反倒基本上證實了上述傳言的部分真實。

那些歇業的餐館、速遞,他們的經濟損失誰來補?是杭州政府,還是中央政府?或者是沒有任何補貼,就讓企業遭受損失?誰有權力讓企業憑白遭受損失?

即便歇業、禁止進城的傳言有夸張成分,那些士兵拿著探雷器滿世界掃描草坪的視頻,是假的嗎?那些一車一車的軍人手持狼牙棒、槍枝在杭州巡邏的照片、視頻也是假的?

大家自然會提到一個問題:搞這么夸張,恐怕不是杭州這個級別決定的。此話我信。上海某些工廠為G20停產應該是真的;距離杭州幾百公里的地方搞限產、限行也是真的;各個高鐵車站,來往杭州的列車劃分了專門的區域進行安檢,并且多次安檢,更無疑是真的,我親眼所見。

G20,不就是20國的領導人在杭州開個會嘛,杭州乃至全中國,不至于這么隆重地招待吧。

各國領導人在華開會,這在古時候就叫萬邦來朝。中國人自古就是好客的,對國際友人往往比對國民好。本地居民還可以跟著國際友人欣賞一下花燈甚么的。古時候的萬邦來朝,主要是打賞國際友人,并不騷擾本地居民。

今天的萬邦來朝與古代的不同,騷擾本國居民只是小事,根本的不同在于精神層面。古代的天朝自以為世界中心,對于國際友邦,分類稱之為夷、狄、戎、蠻甚么的,帶有居高臨下的姿態。今日之天朝,則在日常宣傳中稱之為“西方(反華)勢力”之類的。比如此次G20邦來朝的隊伍中,就有被環球某報、愛國小青年們整天妖魔化的日本、美國,還有近來因為想穿薩德防彈衣而被愛國青年謾罵的南韓。宣傳的時候,反日、反美、反韓;接待的時候,受寵若驚,奉為上賓。轉換如此之快,幾乎是無縫銜接,愛國青年就沒有覺得別扭?

此次的杭州,表面上是對國際友人過于友好。其實,是為了應對上級。小心翼翼地辦完這次萬邦來朝,如果沒有出差錯,就會在官路上有一個機會。每個官員都只對給他官帽的勢力負責。國際友人給不了官帽,所以不是真心伺候國際友人;百姓給不了官帽,所以在給百姓添麻煩的時候,不用顧忌太多。同樣,也不能用“上級要求”來為杭州方面開脫。杭州本身是有積極性的。

對于任何一項政府活動,我都有一個永恒的追問:你們準備花多少錢?你們實際花了多少錢?也就是預算、決算兩個問題。這兩個問題幾乎沒有得到過回答。無論是北京的奧運,還是上海的世博,廣州的亞運、南京的某個忘記名稱的運動會,均無法得到回答。此次杭州G20,網傳費用為1600億元,杭州方面的辟謠是:杭州一年所有的公共開支才1200億元,所以,為G20開支1600億元是謠言。至于G20開支的具體數字,不說。

杭州G20的聲勢浩大,是杭州人的自卑,也是中國人的自卑;而對于經費的隱瞞,則是官員的自負,在納稅人面前的自負。

要想讓中國人放棄自卑,首先官員得放棄自卑,以及那些莫名其妙的自負。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