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東漢音樂家父女的故事

2016-08-08|来源: 明慧网|标签:文史漫谈 蔡邕 蔡文姬 

文: 整理者:李新

蔡邕和蔡文姬是東漢歷史上有名的父女,是東漢音樂家。曹操在友人蔡邕死后,營救他的女兒——蔡文姬回歸漢朝,被傳為美談。

使刺客不忍刺殺好人的東漢音樂家蔡邕

蔡文姬的父親——蔡邕,字伯喈。很孝順,他的母常病了三年,蔡邕衣不解帶的伺候母親。蔡邕與叔父、堂弟同住,經歷三代不分家產,鄉里的人認為他有高義。

蔡邕十分博學,對文章、數術、天文感興趣,精通音律。桓帝時,朝廷聽說蔡邕擅長彈琴,于是,召蔡邕入京。蔡邕經常向皇帝直言進諫,得罪了人。又加上“陽球”(人名)與蔡邕的叔父——蔡質有矛盾。于是,蔡邕、和叔父蔡質被下獄,被判處死刑。

然而,世上還是好人多。中常侍(太監)呂強(人名)憐憫蔡邕無罪,向靈帝求情。蔡邕被免除死刑,連同家屬一起被流放北方。

“陽球”派人追殺蔡邕,刺客感動于蔡邕的高義,都放棄了刺殺。“陽球”又賄賂監管者對蔡邕加以毒害,被賄賂的人反而把實情告訴蔡邕、提醒他小心,故而蔡邕每次都能得以幸免。

蔡邕與盧植、韓說等人編撰、修補《后漢記》,突然遭遇被流放,沒來得及寫成。后來,蔡邕被赦免回鄉。蔡邕將要離開流放地——五原郡。五原太守王智為他餞行。喝酒喝醉了,王智起來跳舞,蔡邕沒有起來陪著跳舞。王智很生氣,秘密地誣告蔡邕。蔡邕考慮到不能免禍,于是亡命天涯,在吳地呆了十二年。

吳地有人焚燒桐木,蔡邕聽到桐木在火中燒裂的聲音,知道是良木,因而請求把那塊桐木制作成琴,琴聲果然美妙。那架琴的尾部被燒焦了,故而人們稱它為“焦尾琴”。

當初,蔡邕在陳留的時候,鄰里有人請蔡邕去喝酒赴宴。有客人在屏風后面彈琴。蔡邕到了門口,試著悄悄地聽,說:“唉!用音樂吸引我來,卻有殺心。可以赴此宴嗎?”于是,返回了。看門人告訴主人:“蔡先生來過了,到了門后,卻回去了。”主人于是親自追上蔡邕問他緣故。蔡邕把實情告訴主人。人們沒有不佩服蔡邕擅長鑒賞音樂的。

彈琴的人說:“我剛才彈弦時,見到螳螂將要捕蟬,蟬將要飛去而未飛,螳螂因此向前卻又停頓。我心里緊張,惟恐螳螂失手。這難道是殺心從琴聲中泄露出來了嗎?”

蔡邕莞然而笑說:“正是這樣。”

中平六年,董卓掌了權,仰慕蔡邕的學問,任用了蔡邕。

等到董卓被王允誅殺,蔡邕嘆息。王允大怒,把蔡邕下獄治罪。蔡邕請求接受“在臉上刺字、砍斷腳”的刑罰而換取免死,來繼續編輯《漢史》。士大夫大多憐憫、營救他。然而,王允不同意。蔡邕于是死于獄中。王允非常后悔。

后來曹操掌了權,看到蔡邕死后無人祭祀他,憐憫他,才把蔡邕的女兒從匈奴贖了回來。

蔡邕雖然經歷了很多魔難,然而“焦尾琴”的故事卻流傳下來。

(《后漢書 卷六十下 蔡邕列傳第五十下》)

歷經挫折 仍勉勵自己做好的蔡文姬

蔡琰,字文姬,是蔡邕的女兒。她博學有才辯,又精通音律。她的第一個丈夫——衛仲道去世了,她沒有兒子,就回到娘家。興平年間,天下戰亂,蔡文姬被胡人的騎兵劫持,落于南匈奴左賢王的地盤內,在匈奴十二年,生了二個兒子。曹操素來與蔡邕交好,痛心蔡邕死后沒有后代來祭祀他,于是派遣使者,用金璧贖回了蔡文姬,給她找了第二任丈夫——董祀來照顧她。

董祀擔任“屯田都尉”的職務,犯了法,論罪當死。蔡文姬拜訪曹操求情。

當時,公卿名士及遠方使者、驛站的人,坐滿廳堂。蔡文姬進來,蓬頭光腳而行,叩頭請罪,聲音言辭清楚,有辯論的才能,面露心酸悲哀。眾人都動容。曹操說:“誠然實在同情你,然而公文、判決書已經發下去了,怎么辦?”蔡文姬說:“明公您的馬廄里的戰馬有上萬匹,像虎一樣的士兵排成林,何必惋惜(董祀)損壞的馬足,而不救濟垂死的(董祀的)人命呢?”

曹操被她的言論感動,就追回了判董祀死罪的文書。當時天寒,曹操賜給蔡文姬頭巾、鞋襪。曹操因而問:“聽說夫人您的先父有很多文籍,您仍能記起嗎?”蔡文姬說:“昔日亡父賜給我的書稿有四千多卷,我遭遇流離失所和涂炭,現在一無所存。現在我所能背誦、記憶的,才四百多篇罷了。”曹操說:“現在應當派十個小吏到夫人那兒記寫下來。”蔡文姬說:“我聽說男女有別,禮儀上授受不親(就不用派小吏了)。乞求您給我紙筆,我唯有按照您的命令如實地默寫下來。”

于是,蔡文姬把記憶中的文籍默寫下來,上交給了丞相曹操,文字沒有遺漏和錯誤之處。因為曹操注重發展文化事業,又因為有蔡文姬提供的文稿,東漢末年的文化事業得到發展。

后來,蔡文姬傷感于亂離的身世,追憶往事感懷、悲憤,作詩二章。以下引用的是蔡文姬詩的部分內容:

邊荒與華異,人俗少義理。處所多霜雪,胡風春夏起。翩翩吹我衣,肅肅入我耳。
感時念父母,哀嘆無窮已。有客從外來,聞之常歡喜。迎問其消息,輒復非鄉里,
邂逅徼時愿,骨肉來迎己。己得自解免,當復棄兒子。天屬綴人心,念別無會期。
存亡永乖隔,不忍與之辭。兒前抱我頸,問母欲何之。“人言母當去,豈復有還時。
阿母常仁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顧思!”見此崩五內,恍惚生狂癡。
號泣手撫摩,當發復回疑。兼有同時輩,相送告離別。慕我獨得歸,哀叫聲摧裂。
馬為立踟躕,車為不轉轍。觀者皆歔欷,行路亦鳴咽。去去割情戀,遄征日遐邁。
悠悠三千里,何時復交會?

既至家人盡,又復無中外。城郭為山林,庭宇生荊艾。白骨不知誰,從橫莫覆蓋。
出門無人聲,豺狼號且吠。煢煢對孤景,怛咤糜肝肺。登高遠眺望,魂神忽飛逝。
奄若壽命盡,旁人相寬大。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厲。

沙漠壅兮塵冥冥,有草木兮春不榮。人似禽兮食臭腥,言兜離兮狀窈停。
家既迎兮當歸寧,臨長路兮捐所生。兒呼母兮號失聲,我掩耳兮不忍聽。
追持我兮走煢煢,頓復起兮毀顏形。還顧之兮破人情,心怛絕兮死復生。

詩中描寫了蔡文姬被劫持到荒涼、野蠻的胡地,思念父母。當有客人從外地來,蔡文姬歡喜的詢問家里的消息,發現不是同鄉的人,非常失望。當曹操派人贖出蔡文姬時,蔡文姬的兒子抱著蔡文姬的脖子失聲號哭,問:“母親您要去哪里?別人說母親將要離去,豈能有再回來的時候?母親常常有惻隱的仁心,今天為何不慈祥?我還沒有長大成人,您為什么不回頭看看我、想想我呢?”蔡文姬號哭著撫摸兒子,捂住耳朵不忍聽兒子的號哭聲。蔡文姬回到漢朝后,看到家里的親人已死盡,戰亂使庭院長滿野草。出門聽不到人聲,一個人孤獨地對著院子。她登高遠眺,魂魄飛向了在匈奴的兒子。在她奄奄一息、就像壽命走到盡頭、無法生活時,別人寬大地善待她,使她得以嫁給新的丈夫,于是,在經歷了命運的磨礪后,她振作起來,勉勵自己做好。她在詩寫的“竭心自勖厲”正是她無論遇到什么挫折都勉勵自己做好的心聲的寫照。

(《后漢書 卷八十四 列女傳第七十四》)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