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中國很可怕 衰落的中國比崛起更可怕!

2016-03-22|来源: 民報

歐巴馬入主白宮七年多,他當年入主白宮之時,對中國的瞭解限於皮毛,這些年經歷了好些場中國風雨,能夠如此認識中國,應該說這張成績單不俗。圖為美國總統奧巴馬。

美國總統歐巴馬最近接受《大西洋月刊》(TheAtlantic,4月號)雜誌記者傑佛瑞·戈德堡(JeffreyGoldberg)的採訪。這位記者最後將這篇採訪命名為「歐巴馬主義」(TheObamaDoctrine)發表。每個被談到的國家與地區都很關注歐巴馬對自己的看法,並摘要在國內發表與討論。中國媒體以《美媒專訪歐巴馬:衰落的中國比崛起的中國更可怕》為題轉摘。由於中國媒體處理譯文有遺漏關鍵句子的習慣,我因此特意對照了原文,基本準確,歐巴馬所言確實是這意思。

國際社會看中國:從和平崛起到中國衰落

歐巴馬在採訪中確實指出「衰落的中國比崛起的中國更可怕」,理由是「如果中國失敗,如果未來中國的發展無法滿足其人口需求進而滋生民族主義,並將其作為一種組織原則(中文漏譯了這一句:……andhastoresorttonationalismasanorganizingprinciple.),如果中國感到不知所措而無法承擔起構建國際秩序的責任,如果中國僅僅著眼於地區局勢和影響力,那麼我們將不僅要考慮未來與中國發生衝突的可能性;更應知道,我們自身也將面臨更多的困難與挑戰。」

歐巴馬入主白宮七年多,他當年入主白宮之時,對中國的瞭解限於皮毛,這些年經歷了好些場中國風雨,能夠如此認識中國,應該說這張成績單不俗。

中國這個世界第一人口大國因其政治專制體制,始終讓世界不安;但引起不安的原因卻在變化,曾經擔心過的問題有:先是“誰來養活中國”,2003年開始擔心“中國崛起”威脅世界和平,現在則擔心中國衰落拖累世界。至於拖累的方式,預測有多種多樣,中國人自己設想過的有“黃禍”之類,歐巴馬提到的“用民族主義組織民眾”,與中國鷹派鼓吹的“持劍經商”相類似。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觀察時常大起大落,直到前年還有研究堅稱,中國在2030年將超過美國,成為世界最強大經濟體;但從去年開始又紛紛討論中國將要崩潰了。從世界最強大經濟體的預期到行將崩潰,這中間落差也實在夠大。之所以產生這種巨大落差,是因為對外部觀察者來說,中國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部分源自他們對中國的不瞭解,部分源自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中很少按規則出牌。

根據我對中國的長期研究與瞭解,中國從來就沒有超過美國的可能性,但只要中國沒捲入不可控的外部衝突,短期內也不會崩潰。

中國看自身:從輸出中國模式到應付內部危機

北京其實比國際社會更早認識到內部危機,這從中國的對外宣傳重點變化就很清楚。

中共理論界的三朝元老鄭必堅2003年底提出「中國和平崛起」之說,成為國內外關注熱點。美國《外交季刊》2005年9-10月號上發表他的文章《中國和平崛起》,接下來短短三年內,中國的對外宣傳口徑由「和平崛起」轉變成要以「北京共識」取代「華盛頓共識」,最後要向世界輸出「中國模式」,而且獲得委內瑞拉總統查韋斯的高調回應,一時之間,營造出「中國模式」行將被發展中國家接受之勢。

但從2009年以來,中國在國際上的姿態逐步收縮:首先是「北京共識」與「中國模式」這類外擴式的宣傳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是習近平那句「不讓外國人指手劃腳批評中國,不輸出貧困與饑餓」。接著就是應付政治高層內部的激烈權力鬥爭。2015年,習近平總算是將周永康、令計畫等送進秦城監獄,緊接著開始應付企業倒閉引發的失業潮。在這一過程中,習近平逐步加強社會控制,針對所有批評中國現行政治與管理體制的言論,予以嚴厲打擊,並抓捕政治反對者。

這種打壓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取消各種外國資助的NGO。抓捕郭玉閃時,警方在通知書上特別列舉了一大串外國機構的名稱,意在恫嚇那些有海外資金背景的NGO成員,連政治上並不敏感的女權專案也被停止,到現在一共逮捕了三百多位維權律師與維權人士。在這種日益緊張的恐怖氣氛中,2016年3月上旬,美國、加拿大、德國、日本及歐盟等各國駐京大使連署致函中共公安部長郭聲琨,就新《反恐法》、《網路安全法》及《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表達關注及憂慮,希望能夠迫使中共放鬆壓制。

國際社會的隱憂

國際社會的真正隱憂其實只說了一半。歐巴馬說「以民族主義為組織形式」,而另一半話藏在舌頭下面,那就是中國通過對外軍事擴張時,轉嫁過剩人口危機。

隨著中國經濟的衰退,中國失業人口高達3億多。政府過去幾年曾用巨額銀行貸款支持一些國企虧損運行,就是為了保住企業員工不失業,產生了不少銀行壞帳,如曾是世界企業500強之一的渤海鋼鐵,欠銀行的債務高達1920億。2015年,法國里昂證券估算中國銀行業的壞帳率可能高達8.1%,超過中國GDP的十分之一,形成壞帳的主因就是國企與房企債務。

中國當局與人民之間原有的「麵包契約」難以為繼,黑龍江雙鴨山煤礦的大規模抗議,口號就是「我們要吃飯」。國際社會開始意識到:中國的麻煩除了中共專制政府之外,還有一個,即誰能為數億失業人口找到工作?「中國的崩潰」這個問題之所以從去年開始被提上日程,乃因觀察者隱隱意識到:眾多民主制國家同樣面對高失業問題。中國的人口、資源與就業等問題,就算是中國民主化之後,仍然還是嚴重的問題。這就是衰落的中國比強大的中國更可怕的現實前提。

阿拉伯之春變成阿拉伯之冬,以及由此而生的敘利亞難民危機,讓全球看到兩個問題:第一,秩序的破壞遠比秩序的重建容易;第二,全球範圍內已經產生的2.44億難民,正在成為全球治理的核心問題。2015年歐盟面臨的敘利亞難民危機證明,開放的民主社會、脆弱的福利系統,在幾百萬外來難民潮的衝擊下難以自保。

中國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這個國家自古以來,除了很少的年代,比如漢代的文景之治、唐代的貞觀之治之外,大多時候都與災荒、饑饉相聯繫(有興趣的可查閱《中國災荒史》)。中國從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的30多年間,以透支生態與勞工生命福利為代價的經濟發展,確實讓中國人吃飽了飯。我將這稱之為中國統治者與老百姓之間達成的“麵包契約”,即:政治上剝奪老百姓各種權利(Rights),但承諾發展經濟,讓老百姓能夠就業,衣食住行得到基本滿足。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階段,國際社會曾認為,可以通過促進中國的經濟發展進而促成中國的民主化。美國在柯林頓任

總統時期曾確定一個長達十年的對華法律援助計畫,並在2003年開始付諸實施,就是希望通過中美間的法律合作促進中國的法治建設,最後促進中國的民主化。

從2005年中國和平崛起論出現之後,國際社會擔心「強大的中國對國際社會將形成威脅」,現在變成「衰落的中國比崛起的中國更可怕」,對中國的認識十年間轉了一圈,又回到原點。根據我對中國的長期研究與瞭解,中國從來就沒有超過美國的可能性,但只要中國沒捲入不可控的外部衝突,短期內也不會崩潰。早在2003年,我在《威權統治下的中國現狀及前景》一文中就預測過:在今後20-30年內,中國只會陷入潰而不崩的狀態,這是中國日漸衰敗的過程,也是中國不斷向外部釋放各種負面影響的過程。鑒於中國現狀,我認為,美國總統歐巴馬關於「衰落的中國比崛起的中國更可怕」的看法,提出了一個真實的問題。

※本文資訊來自美國之音(VoiceofAmerica,VOA):何清漣:關於中國,歐巴馬這次說對了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