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雞湯】 抱一抱我

2016-01-10|来源: 愛讀網

我在麥克唐納公司廣告部工作時,每月有一天要扮成代表公司形象的“唐老鴨”到一些醫院慰問病人,給他們帶來驚喜和快樂。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每次我都會對人世的溫暖與友情有新的體會。

不過,我每次去醫院都要受到兩條限制。第一,我去醫院的每一個地方都必須得到醫院和公司的允許,因為隨便走動有可能讓一些病人受到驚嚇;第二,在醫院期間,我不得與任何人有身體接觸,比如握手和擁抱等,這樣做的目的是以防傳染病菌。如果我觸犯了任何一條限制,都將會被解雇。

一次,我在一家醫院慰問完畢,正經過走廊準備返回公司,忽然,一個細小的聲音喊住了我:“唐老鴨,唐老鴨。”

我回過頭,發現聲音是從一間半開著門的病房里傳出的。這是我被允許可以進入的地方,我推開門,看到一個小男孩,大概有五歲左右,正躺在他父親懷里,身上連著各種醫療設備,他身邊還有許多家人以及醫護人員。看得出,這孩子病得非常嚴重。我問這男孩的名字——他告訴我他叫貝利——然后我給他表演了幾個小魔術。我準備離開時,問他還需要我為他做點什么。

“唐老鴨,你能不能抱一抱我?”貝利說。

在生活中,這本是一個最簡單不過的要求,但當時我想到的是,如果我抱了他,我將會失去工作。所以,我轉換話題,提議我和他一起畫一幅圖畫。我們一起畫了一幅畫,很漂亮,我們都感到自豪。但是,貝利又一次提出要我抱一抱。這時,我的心沖動地在喊:“行!”,而我的理智卻堅決地制止我:“不行!你會丟掉飯碗的!”

我靜下心來,反復在想,為什么我不能滿足一個可能再也回不了家的孩子的小小愿望呢?為什么一個我過去從未見過、以后或許再也不會見到的孩子讓我如此心亂如麻不知所措呢?

“抱一抱我。”這是一個多么微不足道的要求,可是……

我在心中搜尋著合理的告別理由,卻一個也未能想出來,我反而思考起另一個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失去工作難道還算是一個不幸嗎?

我在想,如果我失去工作,我還能夠找到工作從頭再來嗎?答案是肯定的,我肯定是會找到另一份工作的。此外,如果我一時半會找不到工作,會有什么風險呢?我會很快失去汽車,還有房子……說實話,我是非常喜歡這些東西的。但是,這些東西在我人生的終點將失去價值,人生唯一不變的價值只有經歷。假若我能夠給一個悲傷的氛圍制造出一絲歡樂,我那點兒風險還算得了什么呢? []

我請求病房里的其他人包括孩子的父母、爺爺奶奶和我的兩個同事暫且回避一下。由于護士必須照看醫療設備,就留了下來。但是貝利也要求她面朝著墻不要偷看我們。然后我抱起了小男孩。他是多么虛弱,多么擔驚受怕。我們一起說說,笑笑,哭哭,足有45分鐘,話題多是他擔心的一些事情。他擔心他的小弟弟沒有他的引路會在路上走失,還擔心家里的小狗找不到骨頭,因為他來醫院之前把骨頭藏了起來。這些就是一個知道自己回不去的小孩心中的憂慮。

從病房里出來,我不禁淚流滿面。我給了貝利父母我的真實姓名和電話,告訴他們如果需要我做什么盡管來電話。兩天后,我接到了貝利母親的電話。她說,貝利去世了,并代表她的全家感謝我在貝利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她還說,在我離開病房后,貝利對她說:“媽媽,我不再擔心今年見不到圣誕老人了,因為唐老鴨已經抱過我了。”

盡管我不知道明天我是否還能擁有這份工作,但我知道,為了獲得有價值的經歷而承擔一點兒風險是多么重要。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電郵: sohcradio@gmail.com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