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北京還嫌香港不夠熱鬧?

2015-09-29|来源: 德国之声

香港“占中”運動一周年,其成敗及影響成為輿論焦點。很多人看到,運動落幕之后,社會更加分裂。泛民派與建制派互為水火,而泛民派內部也割袍斷席。可怕之處并不在意見分歧,而是不同意見者缺乏政治合作的機制。從香港的前景看,目前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真普選。

遺憾的是,港人利益乃至香港社會秩序,并不是北京政權關心的重點。很多香港人想不明白,北京明明承諾了“一國兩制”,為什么要蠻橫地阻止“那一制”的發展?其實,只要換位思考一下就能理解:北京為什么要信守承諾?因為道義嗎?如果道義那么重要,中共早已經不存在了。問題在除了道義之外的理由是什么?不允許真普選,北京的代價有多大?或者說,跟壓制香港民主相比,那一種選擇更有利于它的統治?

“一國兩制”如何去殖?

“六四”鎮壓之后,直到今天,相關話題高度敏感,中共官員及宣傳系統總是避而不談,恨不得歷史失憶,只有自認為掌握了新的闡釋理論的《環球時報》敢于嘗試。“占中”運動的待遇很不一樣,中共官員及學者似乎還嫌不夠熱鬧,一再挑釁。周年紀念前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拋出“三權不分立”論,前官員陳佐洱及“北京來的學者”強世功則聲稱香港“去殖民化”不夠,均引發輿論反彈。

“一國兩制”是鄧小平的創見,被中共視為政治智慧一再贊頌。這個設計本身就意味著不會完全“去殖民化”,而是要保留殖民者英國留下的制度。那個承諾保留、被稱為“資本主義”的制度落實到政治上是什么呢?就是權力分設,互相制衡,而不是在黑幕之后養育成群結隊的“大老虎”,權斗需要時挑幾只來打打的“這一制”。

正如有學者指出,強世功關于英國殖民的論述前后矛盾,一會兒稱“行政吸納政治”掩蓋了殖民真相,一會兒又稱英國一開始就無意于殖民,其著重于行政管理的做法值得借鑒。之所以這樣顛三倒四,是因為他早就知道,越來越多的香港人認為:中共也是一種殖民政權,而且“新不如舊”。

這些來自北京的聲音用意原本不在學理,而是刺激輿論。為什么不是盡量回避呢?因為“占中”雖然讓北京難堪,卻并沒有讓它感到多痛。而且它了解事態,不會再來一次;即便再來一次,那又如何?再說,香港風平浪靜并非它所欲求,紛爭亂相正中其下懷。

為什么北京無動于衷?

去年運動進行期間,人們在討論駐港部隊動向時,我就指出,中共不會派軍鎮壓,不是香港人和平理性讓它克制,而是沒有必要。香港人餐風露宿,付出了極大的代價,而北京泰然若素,毫無影響,它為什么要浪費軍力和子彈?反倒是幾個在網絡上聲援“占中”的內地人,讓當局如臨大敵,迅速抓捕,有的關押至今。并不是抓捕他們更方便,而是對政權穩定來說更有必要。

我并不是在否定“占中”運動的成就。面對獨裁強權,站出來勇敢說不,本身就一種收獲。“占中”之后,“中國式選舉”未能在香港推行,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難平,甚至一場球賽之后輿論狂歡,都能看到這場運動的影響。

“占中”運動最主要的成績,是讓更多人看清中共實質,與它共建民主是黃粱美夢,“一國兩制”是一個美麗的謊言——就算它曾經真心實意,那也不能指望靠專制者的良心,而是要檢討到底有什么機制來兌現承諾。

運動的直接后果,是很多香港人離內地越來越遠。距離最遠的是那些言辭激烈的本土派,他們展開“香港城邦”論或者“香港民族”論。不過,即便這些論述成立,對于中共來說,也不過是在五十多個少數民族中再添加一個而已。除非提出獨立的具體主張,否則這些論述仍然是在乞望兌現“一國兩制”承諾的框架之內。跟臺灣不同的是,香港“主權回歸”是政治現實,未有宏圖大略,獨立談何容易?因此,“港獨”成了北京當局樂意使用的一頂帽子。

另一條道路就是繼續在現有權力結構中貼身肉搏。僅僅是在港內立法會抗爭還不夠,還要在能夠影響北京政權的地方下功夫,包括特首選舉、港區人大代表選舉以及支持內地人權抗爭等等。否則,僅僅劃分界限,遠距離說不,驅趕內地游客,更像是一種回避沖突的選擇。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