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歲女孩十秩老叟同譜民主訴求

2015-09-29|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

在金鐘的集會現場,不乏行動不便的老人,也有占領期間一直走在最前線的示威者,更有不理會家人反對也要到現場的學生。昔日老、中、青三代的占領者,在占領啟動1周年的日子,再次聚集起來互相勉勵,大談過去一年的得與失。(文宇晴 報道)

四位年過70歲的黃伯,在去年占領行動期間認識。占領啟動1周年的日子,四位老人再次結伴來到金鐘的集會現場。

四人中年紀最大的一位黃伯,已過90歲高齡,他對記者憶述,在電視機前目睹學生和示威者遭受催淚彈驅趕后,他即使行動不便,也堅持每天到旺角的占領現場留守。

黃伯說:為學生、為民主,聽到(警察)打學生我就出來了。去旺角,天天都去,早上去,晚上才回家。堅持了2個月了,后來“生蛇”太痛,所以才沒有再到現場支持。

另一名主要到金鐘聲援的黃伯,今年也77歲了。從學生罷課爭取真普選,要求確立“公民提名”為特首選舉提名方法的時候,黃伯也前來參與,甚至走到前方為學生護航。

黃伯說,他在香港生活了數十載,若不是看到學生勇敢站出來爭取,他也許也會默默去接受這種慢慢被侵蝕的民主自由。因而,黃伯希望透過實際行動,來繼續支持學生,期望香港有一天實現真正的民主。

黃伯說:9月26日、27日已過來了,9月28日那天是第3天了。如果有這些學生,我覺得還有希望,我們很團結,無氣妥,經過警察打,我們不怕;黑社會襲擊,我們也怕。都幾十歲,死就死,能幫到學生就幫,能幫到社會,我們憑著良心的。失去了核心價值,將來下一代怎樣過日子?我們老人家便出來。

中四學生阿天,去年在占領行動啟動后第四天,也來到金鐘占領區聲援。他對記者說,當時警方施放了催淚彈,也發生了政見不同人士的爭執,他的父母得悉自己去支持占領,也表示擔心,也曾阻止過。

阿天說,那時候他努力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父母,最后也取得父母的支持。

阿天說:坦白說我自己有點迷網,不清楚將來如何走。一直認為占中不關自己事,但當在電視機前看到警方所做的事情(施放催淚彈),坦白說家人不希望我出來,始終擔心我的安全。但陳健民(占中三子之一)前幾天說過,我們輸了現在,但贏了未來。透過占中,我有很多朋友和同學,對社會更多關注。

亦有帶同子女來支持的家長。一名9歲的女兒跟隨著父母來到金鐘的現場,還朗誦出在占領后寫的一篇日記來,獲得不少掌聲。

小女孩說:香港未來需要什么,我不知道。香港有50年的自由,2047年我剛41歲,我害怕政治變更。那時候爸媽老了,又需擔心政治,對他們身體不好。我計劃在結婚后就帶父母、妹妹和丈夫一起移民到德國。我是香港人,假如2047琑發生雨傘革命,我一定回來支持其他香港人。

市民:好棒!

至于參與占領期間,投訴遭7名警察毆傷的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慨嘆來得突然又結束得突然的占領行動,給予很多香港人一個公民覺醒和凝聚力量的機會。不過他同時也對香港的司法感到失望,形容自己的案件被拖了快將1年時間,卻完全見任何新進展。

曾健超說:其實我是很無奈、難過,亦感到憤怒。因為我的案件差不多1年了,即使你看到有人被拘捕,雖然覺得證據確鑿,大家心知肚明誰人有參與,有份涉嫌或已被停職也好。但無論是警務處還是律政司,都用不同的行政手段玩弄程序,將案件拖延。

曾參與過占領或出來支持過的市民,也藉著占領行動啟動1周年的日子,分別站臺表達意見。亦有市民派發單張、制作有雨傘圖案的小飾物等,把自己心中希望有真普選的想法,透過不同的方式,讓這個不變的信念再次傳遞開去。

圖片:2015年9月28日,四位年過七旬的黃伯(前三位和后左一),在去年占領期間經常到占領區留守聲援。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