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郁芬】《華府觀察》臺灣人的奇幻漂流

2015-09-06|来源: 自由時報

連戰到北京參加九三大閱兵,算不算是「叛國」?那要看你是從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臺灣國,還是日本國的角度來批判。連戰引發的言論戰火,讓人看到臺灣人在認同上的奇幻漂流。

在海外,誰是臺灣人,得看他是何時上船、何時漂離。美國飛虎將軍陳納德的遺孀陳香梅,曾是中華民國在華府的堅強友人,但她和臺灣的連結,完全建立在撤守臺灣的蔣宋世家。遠離雙橡園後的陳香梅,今年也出現在天安門的閱兵大典上。她和一些隨著國民政府遷臺的外省貴族一樣,視臺灣為暫時漂浮的船,民主化後的臺灣,早已不是反攻大陸的跳板。曾經和共產黨鬥得你死我活,但最終還是要回到兄弟鬩牆的地方認祖歸宗。因為,在臺灣連說當年榮華和恩怨的聽眾都難找了。

另外一批屬於泛藍陣營的臺灣人,也以一九四九年隨國民黨政府到臺灣的外省後裔為主。不同的是,這些人曾在臺灣生活、就學,他們的國家認同雖然建立在三民主義萬歲的中華民國時代,但探親訪友的家鄉還是臺灣。連戰和馬英九來美國,他們會像興奮的小粉絲般要求合照,四、五十歲的辣媽們組成的啦啦隊,會在舞臺上為臺灣總統候選人跳康康舞。他們因為國共鬥爭而對臺灣缺乏安全感,但在國外落腳後,仍對臺灣心存留戀。偶爾,有些人還會懷念起臺灣戒嚴時代的穩定有序。

戒嚴時代對支持綠營的臺灣人,則是恐怖的記憶,有些長者甚至在民進黨執政時,都拒絕出入雙橡園。因政治立場不見容於國民黨政府而無法歸鄉的留學生中,雖然客家人不少,但多數集會場合講閩南語是主流。

每次聚會時,「故鄉」、「母親」、「思念」這些歌詞總是縈繞會場,只要是綠營的總統候選人來訪,總會見到他們熱情出席,選舉時返鄉投票。對他們而言,被迫離家是因為船難,但要擁抱中華民國又很困難。

二○一○年,主張臺灣仍被美國佔領的「臺灣民政府」在華府成立辦公室,我又見識到另一批極少出現在綠營集會的臺灣人。他們打扮貴氣,每人交了一萬美元到氣派的四季飯店出席酒會,許多人會說日語,甚至有日本名字。他們在日本統治臺灣時期建立身分認同,在國民黨政府來臺時棄船而去,臺灣或許是家鄉,但不是祖國。

還有一次,我在華府智庫遇到一位中國學者,她那位臺灣土生土長的父親,在二戰期間嚮往共產黨號召的新中國,從東京投共,從此離開臺灣這艘船,子女成了日語和普通話流利的「中國人」。

人類歷史殘酷又複雜,李安拍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讓觀者在如真似幻的神話裡,尋找自己的答案。尋找「我是誰」的少年PI最終靠岸了,而臺灣還有多少人至今仍是上船、下船的漂流者呢?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