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天津巨爆的八大議題

2015-08-20|来源: 民報

團結全國公民發起「反爆炸、反貪腐、反專政」的抗爭運動,才是天津市民應由之路,也是從奴民社會進化到公民社會的最低要求。

8月12日晚上11時左右,天津市濱海新區天津港瑞海國際物流中心貨櫃倉庫化工危險品發生兩次連環特大爆炸,威力相當於24噸TNT炸藥,火球衝天,橫向衝擊,死傷枕藉,方圓數百公尺內的人體、房屋、汽車、貨櫃全被炸焦,當地頓成廢墟,湧現蘑菇黑雲,不但引發地震,而且毒氣東擴,威脅韓日等國。爆炸現場炸出一個大坑,白、黑、紅色煙霧交錯冒出,毒氣刺鼻瀰漫,氰化鈉(山埃)污染土壤及下水道,儼如人間地獄。截至17日中午,當局聲稱只有114人死亡(但發現屍體數目竟遠超此數),721人留院治療,70人失蹤(包括公安消防人員8人,天津港消防人員56人,民警6人)。昔有天津教案,大清國愚民濫殺洋教士。今有天津爆案,中共國官商集團焚炸國人。黨屠國害,滿手血腥。畢竟,天津大爆炸帶給世人許多值得反思的議題。

一、違法責任:首先,發生爆炸的天津瑞海國際倉庫所提供的危險化學物品資料,與海關掌握的不符,涉嫌走私。此外,肇事的危險倉庫距離最近民居僅約600公尺,並未達到大陸法律至少1公里的規定,否則可望減少傷亡。再者,瑞海倉庫儲存的氰化物(山埃)有700噸,由河北一間公司暫時寄存,原本用作出口,但倉庫獲批的氰化物暫時儲存量只有10噸限額,實際超標70倍。而且無論如何,氰化物必須儲存在危險品倉庫,絕非露天地方,足見倉庫已經嚴重違規。此外,為倉庫實施安全評估的機構也有公安背景,涉嫌官商勾結。因此,倉庫負責人及其幕後的官商同盟,無論是否知情不報,抑或疏於監管,對於傷亡及財產損失,全應問罪賠償,不容推卸責任。16日,總理李克強聲言必定「一查到底,嚴肅問責,徹查事故原因」,但幾乎可以肯定最後「打蠅放虎」,黨爭不息,不了了之,下文再談。

二、魯莽噴水:焚燒的倉庫存放電石等化學品,遇水會有激烈反應,但消防員卻未探究竟,倉卒行事,以水救火,魯莽失職,反令災情更為嚴重。首批進入火場救火的消防員指出,從來無人警告他們內有不能碰水的化學物品,而當他們噴水15分鐘後,起火的貨櫃就突發再度巨大爆炸,衝擊波把許多消防員凌空撞開,彈飛到數公尺以外,死傷枕藉。公安部消防局也承認首批消防員的確噴水救火,但卻堅稱此非錯誤做法。當局如此「理直氣壯」,難道今天局長膽敢站在燃燒的電石旁邊,讓消防員在遠方向電石噴水試試看嗎?無知者不但無畏,而且無恥,毫無常識,強辯掩飾,真有中國特色。與此相關的《南方週末》報道很快就被刪除,看來共產黨還是要求大家繼續做中國夢。

三、人命蒸發:中國大陸每當發生大型災難事故,外界都會質疑官方沒有如實公佈死亡數字,弄虛作假,這次也不例外。114人死亡,70人失蹤,加總起來不足200人,可信嗎?記者翻查當地醫院的傷者名單,有重癥無名氏,竟有具體的出生日期,合理嗎?有公安更透露「死亡數字慢慢上,也是國家有考慮的」,「我們有一份內部統計的失聯和確認犧牲的人數名單,但沒辦法說」,不可疑嗎?官方一直強調死傷失蹤最多的是消防人員,而非當地居民,但當我們放眼鄰近數十層住宅公寓建築物照片,外牆炸至焦黑,窗戶玻璃全碎,難道裏頭幾乎沒有死人?難道死的大部分都是先已有序撤離居民(事實上根本沒有時間來得及撤離)然後衝向危險葬身大爆炸的消防人員?

放眼地圖,距離爆炸現場最近的住宅小區至少有3個:萬科清水港灣(500公尺)、啟航嘉園(700公尺)、萬科海港城(800公尺),全體住戶死傷失蹤情況為何?大家千萬不要把焦點全集中在消防員身上,更要投放在索賠金額龐大、影響地產價格、追究房屋質量責任的當地居民身上。居民的死傷及失蹤實情怎會如此輕微?遲緩疏散及安置居民的責任又由誰來負責?

另一方面,民間引述武警高層消息,截至15日中午,確認死亡已達1400多人,失蹤700多人,當中尚未包括防化部隊處理屍體的數字,以及遠離現場的醫院的死亡數字。綜合當地客觀條件、圖片影像、各方消息,這套數字恐怕比較符合實際。逾千生靈,斷肢焦體,慘不忍睹,令人心酸。黨屠國害,隱瞞真相,永恆失蹤,蒸發無聲。

四、封鎖消息:多個疑團,例如真實死傷人數、傷亡失蹤居民及消防人員詳細資料、倉庫化學品詳細成分、倉庫幕後實際控制人,以及當地工業住宅混建有否違規等,消息均被隱瞞或封鎖。13日,在天津市人民政府新聞辦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及危險品與住宅區之間有無合法距離。會上官員竟然面面相覷,無言以對,簡直混賬。黨媒央視甚至立即中斷現場直播。14日,天津市安監局副局長高懷友表示:爆炸的倉庫主要提供化學危險品的中轉及裝箱服務,由於是中轉倉庫,因此存放的化學品種類和數量並不固定,目前仍難獲取準確的化學危險品詳細資料。他不但徒以「中轉」二字作擋箭牌,更加推諉瑞海公司負責人和各管理人員所提供的資料不統一,導致官方未能公佈危險品成分細節,彷彿政府完全沒有獨立調查蒐證能力。以中國共產黨專政集團目前的組織實力來看,這種說法根本匪夷所思。況且,為何到事發後第五天才確認現場存放山埃?何以至今不公佈其數量、地點、來歷、用途?為何事發多天仍未搞清到底是何種危險品爆炸?甚至宣傳部副部長對誰是救災總指揮也搞不清?畢竟,以沉默、推卸、封鎖消息來對抗真實,終究紙是包不住火的。

五、炮製輿論:共產黨不但封鎖消息,還要操控輿論,自行造謠。造謠的前提是先禁止他人說出事實真相或不同觀點。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封鎖了50個網站,指稱其散播謠言,其中18個網站永久封鎖,另外32個封鎖一個月。網信辦表示,對網上謠言「零容忍」,會嚴厲打擊,又鼓勵網民積極舉報,並指「死亡人數至少一千人」、「方圓一公里無活口」等說法全屬謠言,製造恐慌情緒。《鄭州晚報》的微信更被指發佈不實資訊而被關閉。黨媒《環球時報》14日社評更明言,傳媒應以官方資料為報道基礎,其他自行發掘的材料只能作輔助角色。如此狠辣扼殺言論自由,怎能保證政府所公佈的必屬真相?難道又要以「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來解釋嗎?此外,為何民間「謠言」屢次成真?例如:政府在事發80多小時後,才肯承認有近百名消防員失蹤,但是首發這條消息的網民卻早已被公安無辜拘查?想到這裏,「死亡人數逾千是謠言」這個謠言不攻自破。

臺灣媒體表示,有臺灣記者採訪時,被天津公安搶去相機記憶卡,並被要求下跪才能取回,難道這樁新聞是「謠言」嗎?天津衛視遲遲不跟進如此重大新聞,13日更一直播放韓劇《糟糠之妻俱樂部》,令網民大罵「世界看天津,天津卻在看韓劇」,難道這又是「謠言」嗎?

15日,天津環境局總工程師包景嶺在記者會公布,空氣中未有檢出氰化物,空氣質量良好,近岸海水各項污染物均未超標,地表水和海水監測點位均未檢出三氯甲烷及苯類物。既然這麼心曠神怡,為何他不搬去當地紥營長住?有位解放軍代表還說:不戴面罩和防毒裝備在事故現場走一圈,也問題不大,不會影響健康,那麼他為何不請習近平和李克強兩人即場示範,走個大圈看看?簡直大言不慚。17日,同一個包景嶺卻公開表示,在其中一個距離事故爆炸點最近的地表水樣本,檢驗到氰化物超標27.4倍,其他兩個在核心區內的水質樣本,氰化物也分別超標4倍及4.7倍,而且在17個空氣監察點偵測發現,其中一個出現氰化氫超標,超標0.08倍。那麼,他在哪一天說是真的?哪一天說的是「謠言」?造謠、傳謠、信謠,通常起於暴政,未必止於智者。

六、城市規劃:工業住宅混建有否違規,成為爆炸事件的另一疑團。不少輿論質疑為何危險品倉庫旁邊會有住宅區,直指事件反映香港特首梁振英曾經參與及推薦的天津城市規劃出現嚴重問題。清華同衡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城市發展策劃研究所副所長彭劍波認為:濱海新區事故中危險化工品的倉儲用地設施和居民區距離太近,中間也缺乏有效緩衝和隔離措施,「從規劃上說,危險化工品的倉儲空間和相應的生產用地周邊要留足夠的防護距離,作為安全考慮。另外,國家有關危險化工用品的存儲規範應該考慮防爆間距的問題。」如此常識,拋諸腦後。全國炸彈,豈限天津。大江南北,風險密佈。官商勾結,遍地是災。

七、政治後臺:為何涉事的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及股東高層,至今未對事件有聲明、解釋、回應?他們是否真的深不可測?瑞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只峰在這次爆炸中受傷,入住泰達醫院。有人說只峰是天津前副市長只升華的兒子,但只升華的叔叔只茂順公開否認,強調只升華有女無子。只升華老家天津市靜海縣只官屯村村主任只丙全也表示:只峰並非該村村民,自己也不認識只峰。還記得在14日,在天津市爆炸事件記者會結束之際,有記者大喊「只峰是誰」,但臺上官員未有回應。只峰的身分,以及事件背後是否涉及政壇高官,有待解謎。

無論如何,只峰身為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可能只是「白手套」。再應追查的是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財經網》表示:瑞海的股東除了表面持股55%的李亮和持股45%的舒錚外,實有一名隱形股東兼實質控制人「董蒙蒙」,又被稱為董社軒,他被指是原天津港港口公安局局長董培軍(去年去世)之子,《新京報》更說「董蒙蒙」已被當局帶走調查。

畢竟該公司取得證照的過程,可謂離奇迅速。《新京報》報道,2015年1月29日,瑞海公司增加註冊資本1億元人民幣,同時法定代表人由李亮變更為只峰。此後不到5個月的2015年6月23日(之前根本一直無照經營),瑞海公司就拿到了《港口經營許可證》及《港口危險貨物作業附證》,足以從事危險品作業,而無需另行取得《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由於相關資格審批相當嚴格,需要消防、安監、海事等部門逐級審批,缺一不可。「董蒙蒙」在其中究竟發揮了甚麼樣的角色,備受關注。

無論如何,由於原天津港港口公安局局長董培軍可能根本不是甚麼大角色,因此「董蒙蒙」極可能又是更有權勢人士的「白手套」。那麼誰才是真正的「莊家」?為何官方至今不回應外界質疑,肇事的瑞海公司與現任政治局常委、前任常委有何關係?

李瑞環?溫家寶?曾任天津市委書記的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江澤民系)?當中是否涉及張高麗當時的「城建大總管」兼天津城投集團董事長馬白玉(已因另案落馬)?張高麗的天津市委書記繼任人孫春蘭又有無角色?抑或是城市規劃的始作俑者,亦即最早規劃及開發天津濱海新區、目前傳聞已被習近平查辦的前天津市市長戴相龍?

但習近平也不要開心得太早,因為至關重要的是,現任天津市委代書記(去年年底上任)兼天津市市長黃興國,正是習近平主政浙江時的舊部(當時習近平是浙江省省長,黃興國是浙江省副省長)。黃興國又應否承擔首要責任?是否難辭其咎?這恐怕不是在18日搞搞獻花、默哀、悼念就足以開脫責任。習近平、王岐山一系既然早在今年年初空降姚增科出任天津市紀委書記,以及在去年年底空降閻慶民出任天津市副市長,不是已經開始逐步操控天津巿官場和政商利益板塊了嗎?根據上述《新京報》報道,瑞海公司的增資和領證都在黃興國出任天津市委代書記後,突然迅速完成,他要如何解釋?

由此看來,江系與習系互指對方是始作俑者,目的又是一如既往的爭權奪利。難怪最近尉健行出殯時,習在,江不在。難怪事發第五天,中央和天津領導才「姍姍來遲」來到現場居高臨遠「眺望」爆炸區。原因極可能是中共高層各大派系在黨內秘密會議上分贓未果,爭權未息。這正是專制政權的本質,也是沒有民意授權及定期選舉的惡果。中共專政不變,憲政民主缺位,奢望清官賢能,自投無限輪迴。

八、公民起義:天津大爆炸導致居民人人自危,死傷失蹤者家屬更紛紛要求討回公道。16日早上,部分失蹤者家屬前往市政府門外示威,甘冒「尋釁滋事」罪名,要求公佈失蹤者名單等訊息。有家屬與在場的公安一度推撞,場面混亂。他們當中不少是消防員家屬,部分情緒激動,直斥官方至今從未向他們披露任何訊息,連一個名字都沒有,特意來討個說法。另有在爆炸現場附近居民到當局舉行記者會的酒店請願,表示住所遭受嚴重破壞,要求當局回購房屋及賠償損失。

儘管其情可憫,吾人哀其不幸,但是如果公民紛紛覺醒,組織起來,集體抗爭,公民抗命,不僅關注一己一家之得失,更加重視社會公義之伸張,要求賠償、究責,要求負責城市規劃、安全監督的政府必須由公民授權、向公民負責,爭取新聞自由,爭取司法獨立,將會更有能力面對現實和解決問題,進而避免中共政治專制與黨國權貴資本的癌細胞繼續擴散。

畢竟早在2012年4月,天津濱海新區曾有逾萬民眾,在當地世紀廣場示威,高舉「關愛生命,給老百姓留下生存空間」橫幅,反對興建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的化工廠計畫,亦即年產26萬噸聚碳酸酯(PC)項目,擔心一旦毒氣洩漏將導致方圓5公里內人畜均亡,後來更與公安爆發衝突,其抗爭旨趣值得肯定。警察當時拘捕了3名學生,民眾還圍堵警察局要求放人。這種真誠的抗爭態度,今天仍得復見?今天就算不敢要求全面政治改革,為何不大聲疾呼「殺人犯,要問責」、「化工廠,滾出去」?君不見浙江省嘉興市數百名市民,即在天津慘案後的13日中午,在嘉興市政府外示威,要求撒銷興建化工項目計畫,終於促使市政府即日宣佈擱置計畫。由此可見,哀嚎悲鳴已無用,抗爭才是硬道理。

團結全國公民發起「反爆炸、反貪腐、反專政」的抗爭運動,才是天津市民應由之路,也是從奴民社會進化到公民社會的最低要求。綜觀4月6日福建漳州古雷PX廠大爆炸,4月12日南京揚子石化廠大爆炸,6月12日南京化工園區德納化工廠火災及爆炸,7月16日山東日照石大科技石化有限公司液態烴球罐洩露爆炸,難道這次8月12日天津大爆炸只不過是孤立事件嗎?以後絕不會重蹈覆轍,慘案絕不會層出不窮嗎?團結全國,萬眾一心,公民起義,反抗暴政,此其時矣。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