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 江澤民已從領導人行列中除名

2015-08-13|来源: 自由亞洲電臺

近期,國內官方媒體連發三篇文章,劍指退位的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

7月30日,因應郭伯雄倒臺,財新網發表長文,題為《郭伯雄沈浮》,文中罕見點名江澤民,有這麼一句:郭伯雄出任第47軍軍長時,“他說要把415團的紅一連建成時任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五句話統領的免建團”。暗示,江提攜郭,郭效忠江。腐敗軍頭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是“江主席的人”。

8月5日,澎湃新聞網發表長文《媒體盤點北戴河新“貴賓”:各領域專家到此休假》,羅列曾在北戴河活動的歷代中共領導人,並描述其活動,包括毛澤東、鄧小平、胡錦濤、習近平,以及朱德、周恩來、劉少奇等。顯眼的是,在這篇長達近七千字的長文裏,唯獨對曾經執政13年、繼而又垂簾聽政10年的“第三代領導核心”江澤民只字不提。似在表明,江澤民已經從“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行列中除名。照以往中共文宣慣例,這幾乎就是被“打倒”的象征。

財新網是王岐山屬下的媒體,反映王岐山的意圖;澎湃新聞是習近平授意建立的新媒體,秉承習近平的旨意。上述兩文的特殊意味,不言而喻。如果說,這兩個媒體,還只是體現了習、王二人的個人意誌,那麼,作為黨的最高喉舌的《人民日報》,接著發表的一篇文章,就無疑表達了當權者的正式立場。8月10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題為《辯證看待“人走茶涼”》。文中寫道:

“有的領導幹部不僅在位時安插‘親信’,為日後發揮‘余權’創造條件;而且退下多年後,對原單位的重大問題還是不願撒手。稍不遂願,就感嘆‘人走茶涼’,指責他人‘勢利眼’。這種現象不僅讓新領導左右為難,不便放開手腳大膽工作,而且導致一些單位庸俗風氣盛行,甚或拉幫結派、山頭林立,搞得人心渙散、正常工作難以開展,削弱黨組織的凝聚力戰鬥力……“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些話,以及通篇文章,影射和針對的,就是一個人——江澤民。這篇文章,相當於,把習江反目、習江暗鬥、習江對決的宮廷大戲,公示於天下。

文中有敲打之意,也有奉勸之聲。釋放的信息,可能包括:江澤民仍有相當影響力,仍不放棄老人幹政,仍對當政者構成掣肘和牽制。習近平對此極度反感。正所謂:慶父不死,魯難未已。聯系到近期,伴隨北戴河有會、無會的混雜信息,江澤民可能正在北戴河活動,與部分政治老人或政治勢力串門、串聯、串通,發泄不滿,醞釀進一步的反習動作。習近平對此高度警覺。正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

該文最後一段,話鋒一轉,又說:“提倡把工作上的人走茶涼作為常態,絕不能影響對老黨員老幹部政治上尊重、思想上關心、生活上照顧、精神上關懷……”似乎又僅僅是奉勸江澤民不要幹政、並非要采取強制措施?

然而,如果僅僅是奉勸,習近平為何不私下進行?公諸於官方喉舌,更像是輿論造勢,提示全黨、全軍:有的政治老人不自覺、不守規矩、為老不尊,自討沒趣,如果逼我動起手來,別怪我下手無情。不排除的可能性是,這篇文章,為習的下一步動作預熱,預做輿論宣傳和輿論鋪墊。

點名與不點名,官方媒體向來很有學問。一篇文章點名,一篇文章不點名,一篇文章含沙影射,三篇文章構成一個完整的拼圖:習江惡鬥,撕破臉皮,面臨攤牌;或者,已經攤牌?

遙想當年,華國鋒發動宮廷政變,以突襲手段,逮捕“四人幫”,在尚未公布消息的那段時間裏,官方報紙上反復刊登毛澤東的“三要三不要”指示:“要搞馬克思主義,不要搞修正主義;要團結,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輿論造勢持續一段時間之後,才突然公布“四人幫”遭粉碎的消息。

習近平有意打造自己的歷史地位,欲與毛澤東、鄧小平比肩,但資本何在?毛推翻一個舊政權、建立一個新政權,並掃平黨內各派;鄧顛覆毛的經濟路線,推行改革開放,建立巨大聲望。習近平,僅僅拿下幾個前任的政治局委員或常委,尚不足以樹威,若能以反腐為名,拿下前任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那個賊心不死的政治老人江澤民,才可能制造真正的震撼效應,進而樹立自己在黨內的不二權威。

《人民日報》的那篇文章,指出政治老人持續幹政的兩個原因:不甘心“人走茶涼”——指的是權欲;為親朋好友的利益“發揮余熱”——指的是腐敗。

沒有說出口的,其實還有第三個原因,那就是,防變天。這是江澤民攬權、幹政的主要動機之一。被鄧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錦濤,從副主席任內開始,就遭到江澤民監控,就連美國政府安排副總統與胡錦濤單獨會見,都遭江派幹將、時任外交部副部長的李肇星大剌剌闖入,一屁股坐在中間不走,讓單獨會見搞不成。曾被薄熙來譏為“漢獻帝”的胡錦濤,面對區區一個副部長的鬧場、耍橫,竟然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絲毫不敢發作。

圍繞北戴河,傳出今夏有會、無會、甚至多年就已無會的多種版本,這種看似混亂與矛盾的信號,其實釋放了清楚而重要的信號:習近平無意再讓北戴河成為政治老人幹政的舞臺。習近平決意徹底終止老人政治,江澤民遭到完整封殺。

有人批評習近平,排除老人幹政,是為了走向個人獨裁,詰問:為何不推行黨內民主?為獨裁而集權,固然值得抨擊。但須知,當初,胡錦濤提“黨內民主”,乃是出於遭人架空、地位弱勢的尷尬,不得已而為之。自找說詞,實為自找臺階;自我解脫,實為自我解嘲。

說到“黨內民主”,如果曾經有那麼一點影子,那是在華國鋒、胡耀邦和趙紫陽時代,而絕非胡錦濤時代。因為,那時,與一定程度的“黨內民主”相對應的,是一定程度的社會寬松。縱觀共產黨當政的六十多年,只有上世紀八十年代,具有如此特征。可惜曇花一現。即便那時,中共黨內,還有一個掌握生殺大權的超級獨裁者——鄧小平。作為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有意嘗試“黨內民主”的華、胡、趙,最後盡都被擊倒在鄧的鐵砂掌之下。

嚴格說來,所謂“黨內民主”,在共產黨內,根本不存在。道理很簡單,專制與獨裁思維具有一貫性,豈有黨外一套、黨內一套的邏輯?沒有黨外民主,就沒有黨內民主,怎能想象,一個極權制度的掌門人,對人民獨裁,卻對同誌民主?

有人以為,對照今日習近平之表現,江澤民和胡錦濤似乎顯得更開明、更溫和一些?其實,只要一黨專制的格局不變,所有中共領導人都是獨裁者、鎮壓者。習近平任內,大舉抓捕維權律師和網絡異見人士,並持續鎮壓維吾爾人和西藏人。而早在江澤民任內,不僅捂死六四大屠殺的蓋子,還制造出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孽;胡錦濤任內,鐵腕鎮壓西藏人和維吾爾人,屢屢創下驚天血案。表現各異,但其專制本性,卻並無區別。

江澤民號召“悶聲發大財”,力圖以全黨腐敗、利益均沾達至全黨團結;胡錦濤提倡“和諧社會

”,意在保持黨內和諧,維持自身地位。相比之下,習近平掀起“反腐”、“打虎”浪潮,哪怕是選擇性的,卻具有沖擊黨內既定生態、打破死水一潭的破局意義。

今日中國之變,自下而上,從黨外到黨內,殊非易事。從上而下,從黨內到黨外,相對容易一些。只有打破黨內僵局,才可能打破黨外僵局。唯其如此,才可能為中國社會的某種變局,制造出某種可能性。當政者未必有此企圖,但變局一旦形成,就不以人的意誌為轉移。正所謂:形勢比人強,形勢不由人。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