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學】軟硬兼施難救中國

2015-07-22|来源: 民報

中國公安以顛覆政權為理由抓人,當然不是偶發事件,而是長期監控的結果。老共對群體運動永遠只有一招天下:「逮捕,抓人」。

時序進入七月的小暑,臺灣的氣溫飆破35度,但是聽說上海市在一陣大雨後,氣溫宛若入秋。地球混亂,世界當然混亂,歐洲忙著救希臘,中國正忙著以兩手策略,挽救政權,一手灑錢、救股市,一手以槍桿子抓維權律師。

中國公安從七月十日開始抓人,到目前已經有兩百多位律師被約談或入獄。中國公安以顛覆政權為理由抓人,當然不是偶發事件,而是長期監控的結果。自從2005年,中國在上海浦東成立二十萬的網軍部隊以來,中國政府利用高科技,監控人民一舉一動,已經不需要藉由引進美國思科的監控科技。中國國產的華為、中興,都有能力可以從電腦侵入特定對象,進行監聽、盜密,甚至從遠端啟動對方手機,進行錄影錄音工作。公安突然抓人,很可能重要的原因是,中國公安正掌握全國各地的維權律師,利用網路串連,企圖進行一項群體運動,但是運動目標性質至今仍然不明。

當前中國政權最怕的是群體運動,所以這次抓人行動,是六四事件後最大的一次。根據統計,2009年,中國發生九萬多起群體運動。但是到了2014年,已經高達39萬起事件。這些群體運動,包括土地被政府強圈的不滿、工人對抗資方運動、環保抗爭,這些運動的背後都涉及司法正義,所以都有律師介入。但是中國司法一向是共產黨一黨判決,民和官鬥,輸的一方都是民間居多,所以從司法走向街頭,也是無法避免的途徑。但是老共對群體運動永遠只有一招天下:「逮捕,抓人」。

老共心裡很清楚,「得民心者,得天下」。而現在,老共選擇站在人民的對立面。把過去老毛提醒官員,印著「為人民服務」的書包,倒著背,明明知道中國如果不進行體制改革,老共想要繼續集權統治下去,是很難的。其實早在1987年趙紫陽就看出這一點,所以率先喊出改革呼籲。趙紫陽提出七點改革:一、共產黨退出行政體系;二、破除共產黨權貴集團;三、公務員中立化;四、提升各級人代建議權;五、立法權獨立運作;六、一切依法行政;七、實施多黨政治。老趙的改革沒有成功,卻引爆六四事件。

現在老共的問題還是老問題。改革的話,老共失去政權。不改革的話,人民會讓你失去政權。最後是時間問題。寫下「312號國道」的美國公共電視北京特派員齊福德,看法最真實。齊福德於2008年,花了三個月時間,從上海312國道出發,一路向西,到達哈薩克斯坦的口岸賀爾果斯,一路上訪問中國普羅大眾,老共改革開放後,減少貧窮是功勞事實,但是多數老中對共產黨卻不抱好感,對中國是否走向民主也沒信心。齊福德說,重點是現在的老一代中國人很怕動亂,因為文革時代的恐怖經驗還留在心裡,新一代的中國人只顧享樂,沒有公民社會的政治社會意識,所以也亂不起來。但是當國家陷入困境時,就另當別論,這就是所謂困境中的轉機,中國目前就在困境中,而這個困境轉機可能是來自國際。

南非白人政權的倒臺就是一個例子,當全世界都反對你的時候,你就不得不改變了。中國崛起後,雖然以各種方法討好國際,但是它有很多做法,卻也令人討厭,例如迫害新疆維吾爾族人、迫害西藏民族、以經濟能力破壞亞馬遜雨林、企圖打通克拉克地峽、危及生態、對全世界輸出活體器官、南海造陸行動,許多做法都被國際懷疑。現在世界上可能礙於中國經濟實力,暫時給予寬容,但是,如果中國不知進退,天下圍攻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南非就是當代例子。1948年,南非國民黨為了永久執政,開始在境內進行種族隔離政策,把黑人視為次等人,隔離住所,取消黑人公民權利,最後是黑人不停反抗,從溫和的不合作主義,到暴力抗爭,最後包括更多維權律師,也加入抗爭陣容,其中最有名的律師就是曼德拉和奧比薩克斯。奧比薩克斯在曼德拉入獄後,流亡到接近南非的莫三比克首都馬布多,但是仍然對南非的迫害人權發表言論,引起國際關心。1988年,馬布多傳來爆炸聲,薩克斯的座車被定時炸彈炸毀,薩克斯倒臥血泊中,一隻手斷了,一隻眼瞎了,但是薩克斯卻奇蹟活著。

南非政府派出特務,到國外殺人的消息,激怒了全世界。過去,世界上認為南非是礦產大國,所以百般容忍,但是海外殺人行為太離譜,因此各方指責加緊而來,世界各國的經濟制裁,使南非承受不了。1990年,南非國民黨終於宣布釋放維權律師曼德拉。1994年,曼德拉上臺,結束種族隔離政策,南非維權律師的努力犧牲,贏來世界壓力,讓南非改變了。奧比薩克斯就是新政府第一屆的憲法大法官,他為新南非政府寫下憲法,後來有記者問他,你為甚麼不對白人報復,他說,「只要在這塊土地上可以實施公義、民主、自由、人權,就是我對白人最溫和的報復」。薩克斯後來在自傳中說,「民主自由如同是從我的斷臂上開出的玫瑰、百合花朵」,多麼偉大的胸襟啊!

維權律師對正義的堅持,是南非命運的起造者。同樣的,中國維權律師也必定會是中國人命運的起造者。當一個政權以暴力手段,讓人民短暫屈服的時候,也就是即將走向崩盤的時候。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這個法則,但是,政治人物總是健忘。左岸的老共,用暴力手段抓捕異議律師。右岸的國民黨也突然拋棄民主政黨的外衣,學習老共開除異議分子。兩黨有志一同,正在傳達一個重要訊息,民主本來締造不易,但是當人民沒有善加守護的時候,就會有一堆人會懷念起威權的時光。臺灣的藍色政黨,所製造的「秀柱現象」,不就是這一波懷念的聲音嗎?但是,不要忘了,懷念威權獨裁的政黨,也是要走向死胡同的政黨。老共和國民黨一胎雙生,命運恐怕也會雷同吧!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