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拘捕維權律師的流氓暴政

2015-07-17|来源: 民報

中共當局以大規模、有組織、有預謀的「白色恐怖」手段對付中國維權律師群體,堪稱特大人道危機與人權災難。

自7月10日早上開始,中共當局大規模扣查或約談維權人士,發動2011年茉莉花革命以來針對維護律師的罕見特大圍剿。及至15日晚上8點為止,王宇、周世鋒等190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先後被傳喚或拘留,人數仍然逐日節節攀升。中國大陸《維權網》暫稱之為「710大抓捕事件」。如此以大規模、有組織、有預謀的「白色恐怖」手段對付中國維權律師群體,堪稱特大人道危機與人權災難。

在這次「大圍剿」中國維權律師的行動當中,首名受害者是出生於內蒙古的維權律師王宇女士。7月8日晚上至9日凌晨,大約20至30名公安來到王宇居住的北京市朝陽區某小區,帶走了她。其丈夫包龍軍律師,以及16歲兒子包卓軒失蹤。現年44歲的王宇律師曾經代理多宗著名維權案件,例如范木根案、曹順利案、尹旭安案、伊力哈木案,並曾為法輪功學員王佔青、馬維山等人辯護,並且參與了國際著名的2014年黑龍江建三江法輪功學員事件。事發當晚,王宇律師當場發現住宅被斷電、斷網,更有不明人士撬門,於是發出短訊向朋友求救:「有人撬門的聲音,我從貓眼往外看,漆黑一團,甚麼也看不到。偶爾有低聲說話的聲音,但聽不清楚,我先生和兒子的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有甚麼事衝我來,為甚麼嚇唬孩子?幹這些雞鳴鼠盜的勾當!不要臉!」然後,她就失蹤了。

當朋友們收到她的求救訊息後,深表關注,紛紛行動。逾百名律師在7月9日當晚緊急發表聲明,譴責公安做法粗暴流氓,促請有關部門依法辦案,強調「刑訊逼供、濫用職權必遭天譴」。此事激怒了中共高層,特別是遠在俄羅斯的中國教父習近平這個粗鄙暴君。自7月10日這個「黑色星期五」開始,中共雷霆行動,幾乎同步在全國多省帶走多名維權律師。中國官媒新華社更主動證實公安部已經刑事拘留了多名維權律師及相關人士。

7月11日,《人民日報》微信客戶端深夜發表文章,題為《公安部揭開「維權」事件黑幕》,指出公安部部署指揮,經北京、天津、黑龍江、山東、福建等多地公安機關「偵查」,一舉摧毀了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由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一個「涉嫌重大犯罪團伙」,並且帶走及刑事拘留了周世鋒、劉四新、黃力群、王宇、王全璋、包龍軍(王宇的丈夫)等多名律師及相關人員,聲稱與早前被捕的兩名維權人士翟巖民、吳淦的案件有關。

該文聲稱:一、涉案人士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為平臺,自2012年7月以來「先後組織策劃炒作40餘起敏感案事件、嚴重擾亂社會秩序」,形成「重大犯罪團伙」,涉及包括今年5月在黑龍江發生的「慶安事件」(訪民徐純合在慶安火車站候車室被民警開槍擊斃,引發網民廣泛關注)。二、黑龍江慶安、江西南昌、山東濰坊、河南鄭州、湖南長沙、湖北武漢等一系列熱點事件現場,均出現律師「挑頭鬧事」、眾多訪民「舉牌滋事」、敏感案件的主審法官及主管官員在庭外被「詆毀攻擊、人肉搜索」。這些事件涉及一群「死磕派」律師,執著於法院及檢察機關程序不公之處,經常在法院外舉牌或留守。三、主任周世鋒、行政助理劉四新、律師黃力群是「組織核心層」,律師王宇、王全璋,以及推手吳淦、翟巖民、包龍軍是「策劃行動層」,部分訪民則是「跟風參與層」。四、多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了「鋒銳所律師代理炒作案件」手法,並指這些人「維權炒作」目的就是「揚名獲利、製造社會混亂」。周世鋒「自稱律師界的宋江,專門招收一些不遵守法律準則的死磕律師,用違法的手段炒作代理的案件。他主動把這些人拉攏起來,給他們資助,讓他們覺得有強大的後盾」。五、黃力群、翟巖民、吳淦、劉星等人對自己的涉嫌嚴重犯罪行為深刻反思,「認識到了所謂維權活動對社會的嚴重危害」。六、一個由維權律師、推手、訪民相互勾連、組織嚴密、人數眾多、分工精細的「重大犯罪團伙」終於浮出水面,揭開了以維權、正義、公益為名、行嚴重擾亂社會秩序之實、企圖達到不可告人目的之種種黑幕。

據統計,截至7月12日中午為止,被監視居住、約談、傳喚、帶走、失蹤及刑事拘留的維權人士已經增至81人(其中6人被刑事拘留、1人隋牧青律師被監視居住、28人被扣留而未獲釋、46人被帶走、傳喚或約談後獲釋),其中過半數是維權律師,3間律師事務所(周世鋒、李金星、李和平3位律師各自開設的律師事務所或辦公室)被查抄,橫跨至少21個省市。及至15日晚上8點,人數已由81人逐日增至190人,僅有部分人士暫時獲釋,大約30人仍被關押或失蹤。據稱,有關部門憑一份聲援王宇律師的百人聯署名單來收網,被約談者均被勒令「收聲」,不少人獲釋後因「發聲」而再被約談。凡此暴行,儼如黑幫。畢竟,早在2012年,《人民日報》海外版已經發表文章,把「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絡領袖、弱勢社群」列為「新黑五類」。粗風暴雨,令人髮指。

根據初步整理和媒體的零星報道,以下是這次遭受整肅的已知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的不完整名單,立此存照:(北京)周世鋒(2008年三鹿毒奶粉受害人的維權律師)、王宇、包龍軍(王宇丈夫)、包蒙蒙(王宇兒子)、李姝雲、王全璋、謝燕益、郭宇豪、左培生、劉曉原、李和平、江天勇、張凱、黃力群、望雲和尚(林斌)、戈平、老木(劉永平)、李小玲、胡石根、趙威(考拉)、游明磊(趙威丈夫)、王方、劉四新、周慶、游豫平、李方平、倪玉蘭、陳建剛、馮斌、袁立、佳期、程海;(天津)劉連賀、馬衛、鄭建慧;(河北)李威達、梁瀾馨、么民富;(河南)姬來松、任全牛、孟猛、馬連順、常伯陽、張俊傑、藍天憂、侯帥;(廣西)蘇少涼、覃永沛、楊在新、吳暉、吳良述、黃朝暉、覃臣壽、龐信祥;(廣東)隋牧青、王全平、黃義傑、吳斌(秀才江湖)、葛永喜、葛文秀、劉正清、吳魁明、陳武權、陳科雲、陳進學、吳鎮琦、崔小平、徐德軍、朱金輝、聞宇、龐琨、甄江華、肖育輝、王愛忠、陳榮高、王福磊、劉士輝;(福建)鄒麗惠、陳學梅、游精佑;(上海)任乃俊、張雪忠、薛榮民、秦雷、鄭恩寵、劉士輝、李天天、鍾錦化、王衛華;(浙江)王成、陳晨、張磊、莊道鶴、汪廖、袁裕來、呂洲賓;(江蘇)王明賢、丁紅芬;(陝西)張鑒康;(四川)王萬瓊、于全、冉彤;(重慶)游飛翥、付劍波、何偉、游忠洪、張庭源、雷登峰;(湖北)黃思敏;(湖南)呂芳芝、文東海、張玉娟、胡林政、謝陽、羅茜、蔡瑛、龍浪奔、張重實、王海軍、陳南石、石伏龍、楊璇、楊金柱、魏得豐、郭雄偉、歐彪峰;(山東)李金星、鞏磊、李向陽、徐知漢、張維玉、劉衛國、劉書慶、舒向新、徐紅衛、付永剛、王玉琴、熊冬梅、劉金湘、王學明、熊偉、張海、馮延強、許桂娟、趙永林、徐忠、劉金濱、劉國慧、盧秋梅;(山西)李發旺;(甘肅)李大偉、蔣永繼;(貴州)黃燕明、周立新、王宗躍、李貴生、陳建國;(雲南)曾維昶、劉文華、楊名跨;(遼寧)姜建軍、李昱函;(黑龍江)王秋實。

一石激起千層浪,維權律師齊發聲。北京鋒銳律師所周立新律師在網上發表聲明,直指新聞播報無權審判定性,不應未審先判。尚寶軍律師也表示,用媒體審判代替司法審判違背依法治國原則,而最不可思議的是當局竟然「在全國範圍內打招呼,叫律師不要評論此事,這太過分了」。斯偉江律師表示:「法院是最終決定罪與非罪的最終裁判機關」,「為甚麼官方媒體這樣可以大肆宣傳一個剛剛開始偵查的刑事案件?這種形式,和文革期間的遊街批鬥,有什麼區別呢?」廣東律師王全平在被傳喚約談6小時至凌晨一點半獲釋後,主動勇敢地宣示「沒有冤假錯案,怎麼會有維權;沒有違法辦案,律師是不可能去維權的」,並且指控國安人員全程對他軟硬兼施,要求他不再關注有關事件,還恐嚇他「如果參與會很嚴重」,後來他更自資10萬元人民幣,發起「710義辯律師服務團」,擬向被捕人士的代理律師資助車馬費。浙江維權律師陳晨也被傳喚,透露當局威脅他說:「不要在網絡上發有關王宇、周世鋒以及律師被抓等相關一切信息,否則有辦法搞你和你兒子。」湖南長沙律師楊金柱則在兩次被警方約談後,毅然宣佈將為被刑事拘留的鋒銳律師所主任周世鋒辯護,表示「職責所在,萬死不辭」,及後因屢遭恐嚇,拒絕接受境外媒體採訪,後來他擬到北京代理被捕律師案件時,卻被當局強行阻止,而他在出發前已經留下聲明,指一旦被捕即絕食絕水,「以命抗爭,致死方休」。除此之外,中國公安部更藉部分被捕人士的所謂「認罪」供述,宣佈周世鋒曾挪用律師事務所數百萬元資金,並與至少5名女子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男人用盡,女人下手」,企圖「人格謀殺」周世鋒律師,實在卑鄙。中共不亡,天地不容。

勇往直前而不畏強權的,還有深圳維權女律師王勝生。她雖已懷孕7個月,但仍勇於表態支持涉案律師:「如果我不支持,接下來就會更糟,業界與個人都會沒有一點反抗能力。」她表示已經做好一切心理準備,更在網上留下聲明,說明如果有一天她被限制自由,希望自己和預計在9月底出生的孩子能「堅持不做奴隸,不受這樣隨意侵犯」。她表示業界已經出現「白色恐怖」,「現在是他們想要的恐怖,我們以後都自我節制、閹割,如果不關注,以後就最糟糕」,「我自己沒他們那種魄力、勇氣,他們就像一個英雄一樣,但我至少要有給他們默默鼓掌的,如果也沒有,我就沒有那個資格了」,「當局是沒有底線的,現在不發聲,很可能下一個被抓的就是自己」。這些話真是說到我心靈深處,令身為律師的自己相當感觸和激動。

事件震驚中外。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資深議員、人權事務小組委員會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公開發表聲明:「中國政府逮捕的這些維權律師是中國人當中最有智慧、最勇敢的一批人,他們是我非常尊敬的人,他們擁有的知識和能量是中國應當大力採用、而不是強行壓制的」;「我們目前所面對的是一個對外更加咄咄逼人、更加肆無忌憚在網絡領域盜竊美方信息、對內加速鎮壓異見的中國政府」。隨後,美國白宮的請願網站上也出現聯署請願信,要求美國政府取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9月對美國的國事訪問,以及暫停其他與中國政府的官方交流活動,以表達對中國當局近日強行帶走多名維權律師的不滿。按網站規定,如請願信有逾10萬人聯署,將會被美國政府官員審閱及回應。據悉,這封請願信由2011年在中國掀起軒然大波的twitter「茉莉花」賬號率先在twitter上公開。7月12日,現年84歲的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江平更在一個演講中直言不諱:「公權力不能動不動就抓律師」,「只有律師自身的安全得到保障,律師才可能去盡到他維護他人的權利」。擁有法學博士學位的社科院學者于建嶸也發微博宣佈:「決定重新成為一位執業律師」,並稱正在申請律師執業資格。情義相挺,令人動容。同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科比(John Kirby)公開譴責中國「有組織地扣留」一些「和平捍衛他人權益」的維權人士,並指中國利用新《國家安全法》侵犯人權,「強烈敦促中國釋放這些因保護人權而被捕的人」。中外怒火,直撲中共。

說了這麼多事實,就是希望為這件大事留下歷史見證,體現中國共產黨已經完全無藥可救,大家無謂對它存有任何不切實際的談判、對話、盼望、懇求諸幻想。中共暴政是必須被推翻的。請大家擦亮眼睛看清楚客觀事實。中共同時威脅恫嚇至少190人,至今繼續囚禁或軟禁其中至少30人,給這些人和家庭帶來撕心裂肺的痛苦,甚至極有可能已經對當事人實施疲勞審訊和酷刑折磨,更不用說對獲釋人士的威脅恐嚇。這正是中共的暴政本質。從上世紀50年代對付香港記者周榆瑞(有興趣知道內情的讀者可參閱最近重印出版的《徬徨與抉擇》一書),到現在對付全國維權律師,心術不變,軟功狡猾,硬功狠辣,旨在消除異見,統一思想,嚇騙全民,維護極權(如今只不過化名為「維護社會秩序」而已)。然而,在這股「白色恐怖」力量越來越龐大的同時,昔日只需殺一儆百,今日則要殺百儆百,已如強弩之末,終必自取滅亡。

綜觀這次針對中國維權律師的「大圍剿」、「白色恐怖」和「現代版焚書坑儒」,有四種趨勢已經隱然成形。前兩者涉及中共,後兩者涉及民間。如果這些趨勢繼續發展下去,中國共產黨專制極權土崩瓦解,指日可待。我們不要輕視中共的邪惡及爪牙的暴力,但更不要輕視維權的啟蒙及民間的力量。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一、從逐一打擊到全面抓捕。昔日中共拘捕關押胡佳、譚作人、陳光誠、劉曉波、許志永、浦志強、高瑜、唐荊陵等自由勇士,都是分別在不同時間,逐個抓捕,溫水煮蛙,殺一儆百,不會蠢到選擇在同年同月同日一網打盡。而且被捕人士有記者,有律師,有作家,職業及身分不一而足。然而,在這次「710大抓捕事件」中,中共打算以周世鋒等律師聲援王宇律師為藉口,同一時間一次性在全國各地帶走與恐嚇所有相關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一窩端掉,殺百儆百,不再講分化策略,不再講逐點擊破,而是通通抓起來,一個不姑息。在被中共帶走約談、拘禁失蹤、疲勞訊問或反覆恐嚇的至少190人當中,絕大多數是律師,因此這次行動等於向整個中國維權律師群體宣戰。中共顯然是希望大刀闊斧,一舉砍斷中國民間社會的脊樑。但是效果卻適得其反。昔日散兵游勇分散各地,如今明辨彼此身分,未來大可聯合結盟,一呼百應,互相奧援,有組織地實現維權,推動公民權利覺醒,投身政治改革運動。地本無路,中共抓人,就自然成了路。歸根結柢,習近平「由點及面」的打壓,就好像他以前只用手指頭快速碰觸熱煱,覺得很刺激很過癮,現在卻用整隻手掌按壓在熱煱上,以為更刺激更過癮。套用習大大所鍾愛的毛魔暴力講法:手掌燒燙了,外焦裏不熟,擠出幾滴臭油,不需放屁,試看天翻地覆。

二、從人格抹黑到空言死磕。這是一個很微妙的變化。昔日說劉曉波、譚作人、唐荊陵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說艾未未偷稅漏稅,說浦志強尋釁滋事及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說姚文田走私,說高瑜洩露國家機密,都是編造謊言或騙局,羅織罪名,構陷投獄,盡情抹黑人格,傷害生靈。今天,中共面對全國各地審訊室內同時出現過百位維權律師,只能針對王宇、周世鋒等少數律師搞些低級的人格抹黑技倆,但畢竟被捕的人數實在太多了,難道百多名律師都是人人嫖娼,個個騙財,偷稅漏稅,尋釁滋事,全是魔鬼?這類妖魔化謊言一旦編得太多太廣太密,只會變成神話笑話瘋話,一捅即穿,毫無說服力。不過,理屈而詞不窮,正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大特色,於是它就決定把「栽贓」乾脆改成「廢話」來獻世。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特大暴力犯罪團伙,趁此機會,發明了一些「廢話」,既不敢說維權律師啟蒙公民社會和捍衛自由人權,也不敢承認他們對共產黨專政構成威脅,於是空言這些人是「死磕派」、「挑頭」、「擾亂社會秩序」、「炒作」、「惡炒」、「定期聚會」、「業務培訓」、「組織串聯」、「靜坐、喊口號、舉標語、打橫幅」、「揚名獲利」、「新奇特」。這些都是廢話中的廢話。歸根結柢,即使真的如此,這些維權律師何錯之有?

舉個例子,一目了然。中共官媒形容維權律師為「新奇特」,是這次最有「創意」的一個「亮點」。「新」就是他們追求「新思路」,不要像以往那樣「在公安機關聽警察的,在法庭聽法官的」,要敢於向強權反抗。(有問題嗎?)「奇」就是發揮「敢衝敢打」的「特長」,「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出的事」,例如「在法院門口給某高院領導設靈堂」。(真有問題嗎?)「特」就是用一些特別方式,聲援炒作圍觀他們代理的案件,舉報及投訴主審法官、辦案民警和當地官員,號召網民對他們人肉搜索,組織案件當事人、親友以及不相干的人包圍政法機關施壓。(又有問題嗎?)試問:這些「新奇特」行為,難道不正是文明社會「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嗎?對於這一點,中國共產黨「理屈詞不窮」,枯燥乾?得只剩下一堆言不及義的「形容詞」:死磕、惡炒、新奇特!足見中國共產黨文宣實力每況愈下,庸愚無能,面對正直人權勇士,竟然完全說不出令人打從心底討厭這些律師的任何客觀事實根據,就連編造謊言和抹黑人格的力氣都省了。如此空言一堆形容詞,控訴不清,接近弱智。試問:習近平提倡「一路一帶」,連目前整個「中共國」,不新、不奇、不特嗎?「抗日閱兵」,不擾亂社會秩序嗎?為何不立即把那個習近平抓起來?為何不乾脆把中共國消滅掉?當謊言走到了盡頭,獨剩假大空廢形容詞,儼如暴君將亡,胡言亂語,腦筋癡呆,偷生獻世。

三、從孤鳥維權到結盟抗爭。這正是這次共產黨親手催生的。2008年以劉曉波為首的「零八憲章運動」,雖然理念卓越,難脫斗室論道;2013年以許志永為首的「新公民運動」,縱使充滿大一統、不反共、勸籲改革的迷思,但卻坐言起行,投身維權。兩者都是由少數自由勇士發起,團結周邊個別律師、學者、維權人士參與,缺乏大學生和社會大眾廣泛參與(跟香港與臺灣情況截然不同)。一旦中共抓捕劉曉波及許志永而「獵頭」,該運動立即難以為繼,偃旗息鼓。然而,2015年「710大抓捕事件」卻有所不同。

事實上,目前中國已經沒有任何有組織的公民運動,更無首領可言。王宇律師和周世鋒律師更絕非某場政治運動或公民運動的首領或代表人物,只不過是各自默默耕耘,悉心個案維權。然而,這次真正把那至少190人串聯起來的,正是喪心病狂、主動挑釁、瘋狂抓人的中共專制集團。而且中共這次專門針對同一職業:律師。這樣一來,整個政治打壓就是針對整個飽讀法律的專業團體而為。

歸根結柢,不維權者,非律師也!「維權律師」中「維權」兩個字根本是贅詞,這就好比說「看病醫生」、「送信郵差」等表述一樣冗贅。幫助當事人在法庭內外捍衛權利、伸張公義,行使公民權利和表達意見自由,本是律師的天職。「710大抓捕事件」等於變相宣佈要剷除「律師」整個專業,因為上述心態和做法都會一概被中共定性為「死磕」、「挑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惡炒」、「揚名獲利」、「新奇特」。從今以後,中共只會允許以擁護和協助中共集團、公安、國保、法官為絕對第一優先的人士保留所謂「律師」資格。一旦如此,這個行業將只會剩下一堆「黨奴訟棍」罷了。

如此這般,士可忍孰不可忍!有人格和尊嚴的全體中國律師怎能坐視不理?某人被關,甲律師協助此人也被關,乙律師協助甲律師又被關。如是者,中國各地監獄大可撥出一半空間用來關押被判有罪的被告人,另一半空間用來關押曾經為他們據理力爭因而「獲罪」的所謂「死磕派」律師。這種做法簡直喪心病狂。因此,非屬中共黨員的一眾中國律師,將會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專業和尊嚴正在面臨巨大危機,必須加強彼此合作,互相奧援扶持,否則唇亡齒寒。中共集團昔日把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化整為零」,今天卻反過來「化零為整」,真是智商低劣,變相自掘墳墓。

畢竟,孤鳥維權已經走到盡頭,結盟抗爭才是方興未艾。儘管楊金柱律師擬為周世鋒律師辯護而孤身上京受阻,但是王全平律師卻銳意別開生面,自資發起「710義辯律師服務團」,擬向被捕人士的代理律師至少資助車馬費,等於廣發英雄帖,邀請全國各地有良知的律師為已被拘捕的律師「義辯」,略具中國版「臺灣美麗島辯護律師團」的想像,在法庭內外為人權與自由而奔走呼告,奮鬥不息,實在難得。未來中國律師更應聯合行動,投身維權運動、公民運動、社會運動、政治運動、民主運動,從上述至少190人的名單開始,結聚人脈,形成組織,扭成一股繩,絞殺黨天下,捍衛人權,守護自由。

四、從司法辯護到公民抗命。「710大抓捕事件」意味著在由中共黨委全面控制的中國法院當中,為當事人辯護,維護人權,反抗強權,是多麼脆弱和不堪一擊。當今中國,良法不依,惡法橫行,黨大於法,指鹿為馬,司法不獨立,媒體不自由。在法院內維權辯護,不只是伸手在烈火中取栗,更似是伸手在硫酸中取栗,結果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這種做法頂多在中共故意網開一面的情況下,才有機會僥倖伸張少數當事人的公民權利,喚醒少數知情人士的公民意識和擺脫奴民心態,但卻無從撼動整個專制極權腐敗無恥的司法制度和政治制度,到頭來還是走上「維權不反共」的老路:有勇氣維權,有勇氣坐牢,但卻竟然沒有勇氣主張反共反專制。結果就是從辯護人變成被告人,再變成受刑人,還問為何黨不聽逆耳忠言,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中國的病灶,已經不是個案維權的法律問題,而是獨裁專制的政治問題。這就好比說地球某個國家發生飢荒,不是我們有無捐款盡點心意的問題,而是我們應否致力推翻暴政的問題。1960年香港市民接濟中國大陸飢民,2015年維權律師協助中國苦難公民,畢竟兩者本質是相同的,效果也是類似的。與其單純滿足自己的「日行一善」式良知感召,個案勝利,沾沾自喜,不如冷靜思考,掌握禍根,正本清源。推翻共產黨,建設憲政、民主、獨立、自由、寬容、分權制衡、地方自治、文化多元的新中國,才是有識之士應由之路。非暴力和公開的街頭抗爭和公民抗命,追求憲政、法治、人權、民主、反共、獨立、自由,正是目前當務之急。維權不反共,護法不上街,顯然自相矛盾,完全不可思議。當有一天中國維權律師願意踏出「反共」的第一步,擺脫「新公民運動」的理念迷思,不再與虎謀皮,不再溫吞怯懦,未來中國政制和社會將會有意想不到的良性發展,全球華人也將共襄盛舉。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