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湯家驊辭職與中間派末路

2015-06-28|来源: 民報

如果「民主」是可以由手無寸鐵的市民跟專制獨裁的中共政權「談出來」……,如果「有條件地接受人大831決定」以後就有機會出現增量「民主」,那麼人類歷史和中國歷史恐怕都要全面改寫了。不解黨性與人性,終究愚昧。

6月22日,自稱「兩間一卒」並且剛剛參與組成智庫「民主思路」的中間派議員公民黨創黨成員湯家驊召開記者會,宣佈即日退出公民黨,並且突然辭去立法會議員職位,辭職自10月1日起生效,其職缺需要在新界東選區補選,時間待定,但當選議員任期可能不足半年,明年又要大選。目前建制派及公民黨都有意派人角逐,人選待定。公民黨魁梁家傑對湯家驊的決定感到可惜,但會尊重,希望他繼續爭取民主。

最近輿論大多聚焦討論出缺議席的爭逐問題。然而,我不太感興趣。畢竟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民主派公推一人參選,民主派幾乎必贏;一旦分票而建制派公推一人參選,民主派幾乎必輸。公民黨究竟要推余若薇抑或楊岳橋出選,本身無關宏旨。只要其他民主黨派不爭先恐後搶位(這個席位雖然開放各界競選,但畢竟它本屬公民黨籍議員席位,湯家驊也盼公民黨員參選補位),只要大家不視未來半年任期為大利所在(重點恐怕反而是2016年立法會全面改選),那麼民主派公推一人參選,本身應無難度。

退萬步而言,即使協調破局,多人分票內鬥,建制漁翁得利,結果也非不可挽回。在目前分區直選議席中,民主派18席,建制派17席(但實際上僅16席,因曾鈺成主席不投票);湯辭職後,民主派17席,建制派實際16席;如果民主派補選失敗,民主派17席,建制派實際17席,拉成平手。只要每位議員都出席會議,只要曾鈺成主席繼續不投票(他在23日已經對此公開承諾),由於沒有任何一派足以取得分區直選議席出席議員「過半數」,那麼至關重要的立法會《會議規則》不可能被修改成功。如此硬撐半年至明年立法會全港性全面改選,再接受全體選民民意檢驗,應無大礙。因此這些都不是我關注的重點。即使是坊間流傳的「婚外情」、「衰十一」等閒言冷語,空穴來風,暫且存而不論。

我比較關注的,反而是湯家驊自己提出來的退黨及辭職理由(姑勿論是否另有秘辛或隱情),以及對他追求「政治中立」思維的評價。以下我這套分析框架同樣可以用來評價若干「匯點」前成員及溫和民主派人士的政治立場,同時也可以用來檢視和反省自己。

先看看湯家驊怎麼說。在他向公民黨成員發出的信函中,他指退黨是因為公民黨現在的政治路線「與我創黨之理念已偏離太遠」。他認為:自2009年底公民黨參與五區公投運動開始,以至2012版權條例修訂,直到2014年人大831決定,公民黨所走的路線與「當日創黨理念」日漸偏離。他當時選擇留黨努力,希望可以啟發黨員視野,「轉而致力於吸納更多政治傾向較為中立的港人,以壯大民主運動」,「更希望公民黨能成為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首個民主黨派」,「這不是說要向中央委曲求全,而是以堅定立場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民主執政空間」。他認為這是「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之第一步」。他指「當日組黨的理念和目標,是要爭取政治較為中立的港人成為民主支持者,以執政黨的思維議政,最終成為真正的執政黨」,可惜「當日之高瞻豪情,奈何今天不再」。他形容退黨及辭職決定痛苦,但此刻可能是對黨的發展影響最少的一天。他的結論是:「可惜經過近五年的不斷努力,太遙遠和不切實際的,竟然只是我個人的政治理念!」

一、湯家驊聲稱退黨和辭職是因為公民黨「偏離創黨理念」。然而,公民黨創黨宣言寫道:「我們的政府必須真正得到廣大民眾的支持,以公民社會為夥伴,反映社會的意願和共識,並恪守憲制規定與精神。」請問:究竟一直支持五區公投運動、反對版權條例修訂、堅持否決人大831決定並參與佔中運動的公民黨主流成員有無「偏離創黨理念」,抑或是他本人「偏離創黨理念」?又是誰以公民社會為夥伴,誰以協商談判為夥伴?

二、湯家驊把公民黨的「創黨理念」無端地簡化為「政治中立」四個大字,聲稱目的是與中央保持良好關係,吸納中間選民支持,希望成為真正執政黨。畢竟這就是他本人的「政治理念」。歸根結柢,究竟他要「追求公關」、「追求選票」,抑或「追求公義」、「追求民主」?在這兩方面產生矛盾之時,他要如何取捨?不斷用「兩間一卒」、「心力交瘁」等悲情詞彙貼在自己身上,沒有回答問題,沒有思考清楚,終究無補於事。

試想:如果「民主」是可以由手無寸鐵的市民跟專制獨裁的中共政權「談出來」,如果我們「與中央保持良好關係」對方就會點滴割捨「專制」,如果大家「吸納中間選民支持」就會有機會在目前制度下「執政」,如果「有條件地接受人大831決定」以後就有機會出現增量「民主」,那麼人類歷史和中國歷史恐怕都要全面改寫了。不解黨性與人性,終究愚昧。況且,他說「政治中立」一直是公民黨的創黨理念,此話簡直荒謬,充其量只是他本人一廂情願的幻夢而已。

問世間何來「政治中立」?甲說要殺兩個人,乙說不要殺人,湯家驊是否走出來「政治中立」地說:殺一個人就夠了?不問是非,只問中立,德之賊也。他可能心生不忿,繼續狡辯說:他說的「中立」只是策略,「民主」才是目的。然而,當他把這張底牌掀開來後,中共就會想:你要以偽裝「中立」來「坑騙」中共對香港恩賜民主和放棄專政?省點吧!宣揚「友好關係」從來只是中共策略,炮製「分化欺騙」才是中共真正目的。所謂「保持溝通」、「建立互信」、「追求妥協」、「政治是用最低代價換最高回報」等說詞,都只是傻人被惡人「整蠱」後的夢話而已。

伊索寓言有個這樣的故事。一群海豚與一群鯨魚在海上激戰,戰況膠著。此時,一條鯫魚把頭伸出水面,嘗試居中調停。有一條海豚見狀,大喊:「承認你來調停比我們戰至最後一兵一卒更加可恥!」有英譯本編者表示故事的寓意是:certainnobodiesthinktheyaresomebodywhentheyinterfereinapublicrow。一針見血!再看看湯家驊以下這些說話,簡直相映成趣:「我由始至終也沒有說過中央沒有責任,或責任比泛民小,但這不代表你不用自我檢討,若自我檢討你也做不到,你永遠以為自己是對的,你永遠以為自己百分之百對,對不起,香港無普選,就是這樣。」「若你沒有給選擇予中央,由中央自己選擇,你認為他會給你一個很開放的方案?她不會,那是很普通的道理。」「一國兩制是妥協,這個態度是雙方都要有,若雙方也要維護尊嚴,永遠不會行出第一步,那你便不是做政治囉,你不會有成果。」

三、既然湯家驊自稱其「政治理念」「太遙遠和不切實際」,為何他依然籌組中間派智庫,甚至計劃再嘗試3年?這不是自相矛盾嗎?中間派智庫又如何「沒那麼遙遠」和「較切合實際」呢?為何此時此刻他還不反省自己,改過自新,讓自己的「政治理念」清晰鮮明和切合實際,反而要辭退閃人(逃避),然後籌組智庫(轉進)?他所追求的,究竟是陶淵明的「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抑或是魯迅的「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徬徨」,這是他個人的抉擇。

四、歸根結柢,中立溫和妥協對話之路還是一條路嗎?歷史事實證明,走這條路,如要成功,有個必要條件:專制政權內部出現開明派或改革派,掌握部分實權,足以頂得住死硬派壓力,漸進趨向民主化。放眼當今中共政權,有這樣貨色的人物嗎?請不要再繼續自欺欺人了!把單純傳話的「中間人」和過氣無權的「知港派」視為開明派,誤以為中共政權不是鐵板一塊,甚至可以溝通對話,堪稱愚昧無知,對共產黨的特務式嚴密組織能力毫無體認,甚至在心態上還殘留在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的元老政治,以及胡耀邦與趙紫陽對抗李鵬的曇花時代。

當今真相只得一個:習近平獨裁,王岐山輔政,其他人通通靠邊站,江胡兩派忿恨難平,習又以毛澤東為師,大搞權力鬥爭,兩個不能否定,七不講,捕公民,學普京,大閱兵。覇主駕臨天朝,誰還會跟你妥協、會面、對話、談判,然後自動放棄自己手上的權力,拱手讓渡給你?

無論如何,30多年時光早就過去了,妥協之路可有產生任何貨真價實的政治民主化成果?絲毫沒有!結果就正如湯家驊在2013年提出「排序複選法」政改方案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完全「無反應」,而中央則另外找人跟他說方案「方向正確」,然後沒有下文,不了了之。反觀香港人抗爭和抗命之路,至少曾經爭取得到許多階段性政治成果:擱置23條立法、葉劉淑儀辭職、董建華下臺、中共訂定2017年普選時間表、擱置國民教育等。何者才是正途,大家心知肚明。

畢竟有一點我還是要肯定湯家驊的。政改爭議約20個月,湯家驊最後還是信守承諾,投下反對票,因此沒有背棄選民或民主原則。他說外界令他「最上心」的質疑是說他會逆轉投下贊成票,但畢竟他守住了最基本的政治道德底線。縱使其政治思維軟弱、天真、混亂,甚至荒謬,但是畢竟他當不上「賣港」、「十惡不赦」等罪名。對於他的想法,我們大可批評,但對於他的人格,我無意抹黑蔑視。

相关文章

    shenyun performing arts
    Hot
    Copyright © 2010-2012 SOHCRadio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2220 Midland Ave., Unit 87, Toronto M1P 3E6, Canada    電話:416-737-0431
    友好鏈接:希望之聲縂臺 | 台灣手機台 | 巴黎生活臺 | 灣區生活台 | 英倫生活台 | 澳洲生活台 | 中國事務 | 新唐人加拿大 | 大纪元欧洲网 | 看中國